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兽吼

第三百九十六章 兽吼

  那妇人听到我的话后,先是站在原地呆了一会儿,然后才慢慢的反应了过来,看着我连连摆手:

  “小道长,你看你这话说的,你这大半夜的来一趟也不容易,哪有要一块钱的说法?都不够你们车油钱的,要多少钱,你们尽管说就行,大姐不至于那么小心眼儿。”

  “我说大姐,我师兄说要一块钱就一块钱,你给他得了。”这个时候,胖子走过来看着那个大姐劝道。

  那妇人听了胖子的话后,还要说些什么,我忙拦住她:

  “行了大姐,干我们这一行这就是规矩,钱不能多要,要多了则寿,你给我一块钱,再把你男人身上穿的那一件寿衣送我就行了。”

  妇人听见我要他男人身上穿着的那件寿衣的时候,双眼只红带着一种十分不解地眼神看着我问道:

  “小道长,你要我男人他身上的那件寿衣做什么??那东西可不吉利。”

  “这个不能告诉你,反正我拿来有用就行了。”我看着那个妇人含糊其辞的说道。

  那妇人听到我的话后,虽然脸上依旧挂着疑惑,但也没多问,对我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

  “那行,你们在这等了一会儿,我这这就进屋给他把身上的寿衣脱下来给你们拿出来。”那妇人说着转身朝着房间里面快步走了进去。

  等那妇人进屋后,胖子在这个时候,点上了一根烟走了过来,看着我问道:

  “我说师兄,刚才屋子里的那个鬼你给超度了还是灭了?”

  我看了胖子一眼,故意吓唬他说道:

  “没,那女鬼现在就在你身旁站着呢……”

  胖子脖子一缩,看着我问道:

  “我说师兄,大半夜的,这种玩笑你少开啊……。”

  我摇了摇头,认真的看着胖子说道:

  “胖子,现在我可没什么心思跟你开玩笑,那女鬼就站在你身旁,我没超度她,也没灭了她。”

  胖子先是朝着自己身旁瞅了瞅,然后才看着我说道:

  “师兄,你这、这是什么意思?一个女鬼你不超度,也不除了她,还留着她在咱们阳间干啥?”

  “等会儿回去的时候,我再告诉你。”我对胖子解释道。

  “那行,对了,这个女鬼她不会再对咱们动手了吧?”胖子看着我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我打了哈欠,转头看了站在胖子身旁的那个女鬼学生一眼,对胖子说道:

  “胖子你就放心得了,没事。”

  就再我和胖子站在屋子外面有一句没一句聊着的时候,那个妇人已经把她男人身上穿的那套黑色的寿衣脱了下来,贴整齐,又装在了一个塑料袋里面,连同之前说好的那一块钱一起递给了我。

  接过衣服,收下钱,我便和胖子准备告辞走人,那妇人忙拦住了我俩,说是要给我俩做一上一桌子菜,等吃完了再回去。

  ……

  十多分钟之后,我和胖子终于是推掉了那妇人的挽留,但即使是这样,她依旧是把我和胖子送到了村头,直到看着我俩坐车走人的时候,她才转身回家。

  驱车从王家村开出来后,我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座上的那个女鬼学生问道:

  “对了,我还没问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郭云,你们叫我云子就行。”这个时候,云子见车中没有外人,显出了自己的鬼体,胖子自然同样也能看到她,也能听到她说的话。

  “云子?这名不错啊,小姑娘人长得也俊。”胖子这个时候,从身上面的反光镜打量着云子说道。

  “谢谢……”云子似乎并不怎么善于言表,话不多。

  “对了云子,我还没有问你,你们学校的那个校长,他会什么邪术?”之前我再王家村的时候,被气得不轻,倒把这事儿给忘记了。

  云子开口说道:

  “具体什么邪术我也不懂,他玷污我的那天晚上,我看到他先是把一张符纸,贴在一个草人的身上,接着我的身子就不能动了,而且话也喊不出来。”

  “巫蛊术?”听到云子的话后,我忍不住问除了口。

  “巫蛊术?那是啥?”开车的胖子听到后,转头看着我问道。

  我没有回答胖子的话,而是马上把随身背包之中所带的那本《茅山道术大全》找了出来,仔细查看。

  果然,没一会儿,我便再书中找到了关于这“巫蛊术”的相关记载,书中所叙:

  ‘所谓的巫蛊术并不是蛊术,多以咒语、下毒和草人为基,即用以加害仇敌的巫术,起源于古代,包括诅咒、偶人厌胜和毒蛊等……

  历史中也有“巫蛊术”的相关真实记载:传世之《祖楚文》,据考为秦惠王诅咒楚怀王的告神之辞。汉代,“巫蛊术”十分盛行,所以法律规定对“巫蛊术”都处以绞刑。射偶人是用木、土或纸做成仇家偶像,暗藏于某处,每日诅咒之,或用箭射之,用针刺之,如此便可使仇人得病身亡。西汉武帝晚年,奸佞江充诈称武帝得病是由于巫蛊作祟,以预先埋设的偶人诬害太子,结果造成太子及其家属全部遇难,连累而死前后共数万人的大冤案。

  《红楼梦》第二十五回及八十一回,赵姨娘买通女巫马道婆剪纸人和做木偶人陷害凤姐与贾宝玉,也属此类。毒蛊指用毒虫害人。又称蛊毒、放蛊、蛊术等,当代法律严禁,自汉代起即规定,对蛊人者处以斩刑。近代则闽、粤及西南少数民族中有行毒蛊之术者,名目繁多。’

  看到这里,我心里不禁有些疑惑了,这种“巫蛊术”难道还真的如书中所叙,面对着一个草人就能活生生的把另外一个人给咒死骂死??

  “师兄,你查到了?”这是胖子看着我问了一句。

  “查到了,是一种很怪异的邪术,咱去找那个校长之前,最好得做足充分的准备,不能轻敌。”我开口对胖子说道。

  胖子点头后,安心开车,没再说什么。

  “对了,两位高人,你们的名字是?”这时,坐在车子后面的云子对我和胖子问道。

  “我姓胡,云子你叫我胖子就行,好记,形象,而在我身旁坐着的这位,叫左十三,你也可以叫他左装X……”

  “胖子,你大爷!!”

  ……

  车子一路行驶,不到半个小时,我们一行两人一鬼就回到了青竹观。

  打开观门,走了进去,我让云子再院子里等着我俩,我和胖子便去烧水,前后洗了个澡。

  回到屋子,我看着跟着我俩进来的云子,便把脖子上面挂着的那块儿玉佩拿了出来,对她问道:

  “云子,我和胖子明天就带你去南环高校找那个校长算账,你现在先试试能不能进入到这块儿玉佩里面?”

  “谢谢你,那我试试。”云子听到我的话,点了点头,马上身形一转,化为一道黑色的阴气,朝着我胸前的玉佩里面就慢慢地飞了进去。

  就在这一刻,我不禁想到已经和我分离的安如霜,如今却是物是人非,日新月异、玉在魂离……

  不过我也突然想起之前安如霜进出玉佩的时候,是白色的淡光,而云子则是黑色的阴气,这难道就是千年灵鬼和小鬼的区别?

  我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不再去想她,躺在床上,关灯睡觉……

  可就在我刚刚合眼的时候,半睡半醒之间,我似乎听到了附近有一阵阵的低吼声,吼声很低沉沙哑,也很怪异,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野兽的叫声。

  听到这里,我忙从床上一屁股坐了起来,再床上仔细一听,之前再四周的那怪异的兽吼声戛然而止,就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