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九十七章 撕心裂肺

第三百九十七章 撕心裂肺

  我忙打开灯,推开窗户,朝着院子外面看了出去,外面也是同样静悄悄的什么都没有,坐在木床之上,我有些蒙了,忙伸出胳膊推醒了睡在我旁边的胖子。

  “嗯?怎么了师兄??”胖子被我推醒,半睁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我问道。

  “胖子,你刚才睡觉的时候,有没有听到有什么猛兽的怪叫声?”我看着胖子问道。

  胖子听到我的话后,打了个哈欠,摇了摇头,丢给我三个字:“没听到。”继续倒头睡了过去。

  看着躺在床上的胖子,我继续坐在床上听了一会儿,四周依旧一片寂静,哪里有什么猛兽的叫声?

  难道是我的幻听?亦或者是我刚才做梦的时候听到的?

  也只能这么解释了,想到这里,我关上窗、关上灯,再次躺了下去,闭眼睡觉。

  躺在床上没一会儿,我便感觉全身一阵轻松,好似整个都放空了一般,马上就睡了过去……

  朦朦胧胧之中,我好似再一次的听到了之前的那猛兽的怪叫之声,我猛地被惊醒,睁开双眼一看,我此刻正处在一个满是灰色雾气的地方。

  这是哪儿??

  站在原地,我谨慎的四下打量,渐渐地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喊叫声从我身后的远处传了过来,声音很小,即便我仔细听,也听不清楚那个女人口中喊的是什么。

声音有点像是惨叫。

  回过头看去,在我身后依旧是一片雾气,什么都看不到,我有些犹豫的站在原地,看着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想了一会儿,还是抬腿走了过去。

  好奇心重,是我与生俱来的毛病之一,而且这个女人的声音虽然我听不清楚她在喊什么,但是却给我一种似曾相知的感觉。

  随着我一步步的朝着那个声音靠近,渐渐的那个女人的声音越来越清晰,我分辨出好像是已经死去白若彤的声音!

  而且她发出的声音,根本就不是平常的喊声,就仿若是在痛苦的惨叫一般!!

  听到这里,我当下心中一紧,顾不上别的,抬起腿快速朝着前面白若彤所发出来的前冲了过去。

  随着我一路狂奔,冲开浓雾,我渐渐的看清了眼前的事物,在我面前,浓雾之后,有一个立着的红色木质棺材,棺材的上面紧紧绑着一个全身是伤痕的女人,此刻那女人垂着头,一动都不动,之前的惨叫声估计多半就是从她的口中发出来的。

  再近前几步,我顺着那个女人垂下去脸庞打眼一瞧,正是白若彤。

  看到这里,我忙朝着那个木质棺材前就冲了过去,可就在下一刻刻,我的身子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控制住了一般,硬生生的把我蹿出去的身形给拉住,我当下站在地上,一动都不能动!

  我试着努力挣扎,但是依旧没有似乎的效果,全身上下除去脑袋之外,身子一动都不能动,心里一着急,我忙朝着眼前的白若彤大声喊道:

  “白若彤!白若彤!白若彤!……”

  随着我一声声的大喊,绑在那木棺材上面的白若彤好似听到我的喊声,先是身子阵阵发抖,紧接着她连着咳嗦了几声,慢慢地把头抬了起来,一双毫无精气的眼睛朝着我这边看看了过去。

  “三……三哥,真的是你吗?我……我是不是又是再做梦?”白若彤看到我之后,脸上明显一喜,但是这种喜色一闪而过,语气之中带有怀疑的看着我问道。

  我站在原地猛地摇头,看着她大声回答道:

  “白若彤!你不是在做梦,真的是我,我是左十三!”

  白若彤听到我的话后,先是愣愣地看了几秒,接着泪水不受控制的从她的双眼之中夺眶而出。

  看到这里,我心中泛起一种莫名的感受,很难受,也很自责,我自责一是因为我的原因,害死白若彤,让她死后依旧不得安宁,在此地饱受折磨。二是因为安如霜,我自始至终都觉得有些地方对不起她,虽然我从来没有作出背叛她和出轨的事情,但是我每一次面对喜欢我的女人都会有一种负罪的感觉,让我心中自责的同时,懊恨不己。

  因为我理解,爱,这个奇怪的东西,是最自私的……

  “白若彤,你怎么在这里,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身上的伤又是怎么一回事?!”我收起思绪,不再去想,看着白若彤开口问道。

  白若彤听到我问她的话之中,好似想起什么一般来,满脸着急和担忧地看着我说道:

  “三哥,你快点儿离开这里,这里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你快走,现在还来得及!!”

  听到白若彤的话后,我一楞,马上又摇了摇头,莫说是我现在被制住了身形,即便是我没有被制住,我也不能走,丢下白若彤一个女人在这里继续挨打受罪。

  “白若彤,我不能走,如果要是走,那也得带着你一起。”我看着白若彤,语气坚定的说道。

  随着我话音刚落,就这这个时候附近起了一阵冷风,把周围的灰色雾气渐渐吹散,接着一个尖锐的女人声音从白若彤的那边传了出来:

  “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大胆狂徒!!”

  这个女人的声音,除了尖锐一些之外,竟然和白若彤的声音差不了哪去。

  而绑在棺木之上的白若彤听到那个女人的声音后,吓得全身一颤,不断地发抖了起来,但即使是这样,白若彤依旧用一双发红的眼睛看着我说道:

  “三哥,你赶快走,快走……”

  听到白若彤的话后,一股火气和冲劲窜到了我的脑门之上,我一咬牙朝着那个木质棺材那边大声喊道:

  “我今天要是留下你一个人跑了,那就是个王八!!”

  白若彤听到我的话后,脸上的表情一僵,低着头对我说道:

  “三哥,谢谢你……”

  “哈哈哈……左十三啊左十三,你倒是有情有义啊,只不过你这份情义到底是真情还是假义,那我可得好好瞧瞧,只要把你的心给挖出来看看,看看它到底是个什么颜色,就什么都知道了……”木质的棺材之中,那个尖锐的女人声音再次传了出来。

  我一句话都没说,双目死死地盯着那个棺材,心中猜想,棺中说话的那个女人,多半就是我们上一次再古墓之中看到的那个和白若彤长得一模一样,不腐不坏的女尸。

只不过,为什么她会和白若彤出现在这个不知名的地方?

  “吱呀~~!”一声轻响,那个立在地面之上的棺材慢慢地打开了,马上就有一股浓郁的黑色阴气从棺木之中散发了出来,木棺里面,漆黑一片,看不真切……

  突然间!从那木棺之中忽地蹿出两条红色的绸缎,如同灵蛇一般,快速地缠绕再白若彤的身上,把她整个一拉,白若彤发出一声惊呼,便被那两条红色的绸缎给拉近了木棺之中。

  “白若彤!!”随着我一声大喊,“吱呀~~!”又是一声,木棺上面的棺盖开始自己慢慢地合并了起来。

  就在棺木之上的棺盖彻底合并的那一刻,我听到了再木棺之中白若彤虚弱的声音传了出来:

  “三哥,你快跑,不要管……”木棺合上,声音断绝!

  我站在原地,死命的挣扎,想跑过去救人,但是依旧没有丝毫的办法,控制住我的全身的力量,根本就让我无法动弹分毫。

  “他大爷的!豁出去了!!”我大骂一声,开始用“无极真气”第一式的心法想慢慢地聚集自然之中的真气,可也就在这一刻,棺木之中突然传出来一阵白若彤撕心裂肺般的惨叫之声。

  这声惨叫回响在我的耳朵里,撕碎的是我的心,裂开的是我的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