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三百九十八章 跳楼

第三百九十八章 跳楼

  “啊~~!!!”我大喊了一声,猛地从木床之上坐起来,同时睁开双眼四下一看,发现自己依旧躺在青竹观的房间中的床上,而一旁传来胖子的呼噜声一直再提醒我,刚才那只是一个梦!

  想到这里,我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擦了擦自己前额之上的汗水,努力让自己的因为刚才梦中的情节而狂跳的心脏平缓了下来。

 朝着窗外看了出去,此刻虽然依旧是黑着天,我从床头上面把手机拿了出来,打开看了一眼时间:

  凌晨三点半。

  把手机再次放了回去,我坐在床上面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把身子上面躺了回去,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老是做梦梦到白若彤,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白若彤她现在真的跟我梦境中一样,被那个木棺之中的女尸给截了去,一直饱受残虐?

  还是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木棺之中的女尸故意给我制造出来的?若是这样,那女尸她的目的自然不言而喻,以此来引诱我去那个古墓之中再去寻找她。

  但若是这么推算的话,那女尸为什么一直让我去找她,其中难道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本来最近的事情就挺多,先是安如霜再阴间代替我顶罪,然后是相田下一步的收集阳人的精血以此加快那个数千年阴魂出世的计划。其实我一直认为,萧然从那底下宫殿里面找出来的那张地图,一定和相田他们的下一步行动有干系。

  最后,便是这《玄黄地经》和“无极真人”的秘密,还有龙虎宗的真正的叛徒到底是谁?直到现在看来,我个人感觉绝对不会是那个斗笠男清幽。

  但若不是他的话,那么又会是谁?

  还有,之前那个老和尚送给我那块儿墨黑色的古玉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他有为什么一句话都不留下的转身离开?

  到现在,我还没有从这些事情之中摸出了一个头绪来,又碰到了这个叫云子的女鬼,这事咱总不能撇下不管吧?要是不管的话,别的先不说,我特么自己的良心上面就过不去。

  估计以后想睡个安稳觉都难。

  但是,这件事情还没解决,白若彤和那个女尸的事情再一次的出现在我的梦中,我此刻回想着脑海之中的一个个的问题,让我几近抓狂!

  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吐了出来,打开窗子,看着窗外的月色,我开始告诫自己,越是在这种时候,心里就越不能着急,否则只会自乱了阵脚!

  一件一件来,一件一件的来……

  我在心里开始默默做起了规划,当下之急,就是明天先去那南环高校把那个会邪术的禽兽校长给解决了,以免他继续祸害女学生。然后我就马上动身前往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荔波县境内的喀斯特原始森林,再次下到那个不知具体年代的古墓,去找那个木棺中的女尸,不管这是不是一个陷阱,我都得去!

  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查清楚白若彤和那个女尸的关系,也只有查清楚之后我才能彻底的放下心来,要不这么一直下去,我心里始终带着不安和对白若彤的愧疚,早晚得疯掉!

  做好了决定,我紧绷的情绪这才稍微缓和了一些,想躺下再睡一会儿,但是却困意全无,正好盘腿再床上修炼“无极真气”的第一式。

  ……

  就这这次我按照“无极真气”上面的修炼法门开始修炼的时候,随着修炼的深入,我渐渐的感觉我从自然界之中吸收的紫色真气慢慢地和我体内自身的阳气相互结合,慢慢地随着我的全身游走,渐渐地全身泛起了一股燥热,身上也冒出了汗水……

  这次修炼,一直到我感觉有阳光照到了我的身上,我才缓缓地睁开双眼,轻吐出一口浊气,低头朝着自己身上一看,当时就给吓了一跳!

  因为此刻再我的身上穿着的衣物,已经全部被汗水湿透。

  我天,这次是怎么一回事,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多汗?

我有些惊疑的从木床上面走了下去,穿上鞋子,把还在那鼾声大睡的胖子给拍醒,让他快点儿起床,便从屋子里面拿了一套干净的衣服,跑了出去,直接去后院冲凉去了。

  洗完澡,回来之后,胖子已经再厨房里面准备早饭了,看到后我也上前帮忙。

……

  闲言不表,我和胖子俩人吃过早饭之后,我去马上就去清风道长的书房里面,开始画符,因为现在我背包之中的符纸并不多了,我先是画了阳符和阴符各十张,然后又画了十张六丁六甲驱邪符,最后我又画了一张借雷符,虽然此符用了之后有很强的副作用,对使用之人有一定的伤害,但是关键在于这张符纸强大,留做保命之用。

  符纸全部画好之后,我慢慢地把它们小心的叠了起来,分开位置放在了随身背包之中。

  然后我接着把墨斗线,和朱砂盒装满,接着便开始在清风道长的屋子里寻找了起来,因为烛龙九凤这个月的解开封印次数已经全部被我给用光了,所以我不得不再找一把道家法器,用来防身。

  找了一会儿,我便在清风道长的书桌上看到了一柄做工十分精致的铜钱剑,想都没想,我直接把它抓了过来,一起放进了随身背包之中。

  就此,我算是准备完毕,叫着胖子一起走出了青竹观的大门,锁上门后,直接驱车朝着东店市南面的南环市的高中开去。

  一路无话,等我和胖子到了南环高校的时候,正好是放学的时候,学校里的学生大部分都回家吃饭了,留校的也都回到了个自宿舍里。

  偌大的一个学校再此刻看起来有些空空荡荡,这正合了我的心意,我和胖子一起走进南环高校的大门后,前面是一条大路,顺着路旁的路标,我和胖子找到了半天,也没找到校长的办公室具体的所在位置。

  只好拦住一个小伙子,从他口中得知了校长办公室的具体位置后,我俩没有犹豫,直接朝着高校的后面走去。

  穿过眼前这条大路,往右拐穿过了一片小花园,前面的那栋楼的第六层,其中的一个房间,便是这个学校校长的办公室。

  可就在我和胖子俩人刚刚走到这个楼层底下的时候,我猛地感觉头顶之上一暗,有什么东西遮挡住了阳光一样。

  还没等我来记得抬头看,接着在我和胖子的眼前就用一个东西从天而降,“砰!!”的一声闷响,狠狠地摔在了我俩面前的地上!

  我心头一颤,忙朝着眼前的地面上低头看了过去,只见再我面前躺在一个穿着校服的女学生!此刻在她的脑袋附近流出了一大滩的鲜血,甚至之前她摔落在地的那一刻,血迹溅在了我左腿的裤脚上面!!

  猝然间,四周开始有人尖叫,接着也有留校的同学靠近了过来,耳边满是女学生的尖叫声,和男学生的惊叹打电话求教声。

  同时,学校的保安和教师也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站在原地,我看着躺在一片血泊之中的这个女学生,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平复了一下情绪,马上聚自身的阳气于双眼,朝着地上的那个女学生就看了过去,但见她身上白色的阳气已经开始慢慢散去,回天无力了……

  我紧紧地咬住自己的下唇,这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面对跳楼的自杀的女孩……不,不对,这恐怕不是自杀,而是:

  他杀!!

  我想到这里,我忙抬起头,顺着这个女孩儿所摔落的位置,朝着六楼看了过去,果然,此刻有一个黑色的人影正站在其中的一个窗户边上,冷冷地盯着那个跳楼摔死的女孩!

  “他大爷的!胖子,跟我上楼!!”我说着当先朝着这栋楼的楼梯口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