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四百二十四章 打通脉络

第四百二十四章 打通脉络

听到斗笠男的话后,我咬了咬呀再次从地上站了起来,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从牙缝里面挤出了两个字:

  “再来!!……”

  ……

  一直到了中午,这次的训练才停了下来,我趴在地上全身疼的一动都不敢动,动一动就是那彻骨的钻心的疼痛。

  麻木,绞痛,全身冰凉,而且还迸沁着冷汗。

  而斗笠男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后,丢下一句:‘如果没死,明天继续。’这话之后,身形一动,几个掠行便消失在了树林之中。

  我看着斗笠男消失的方向,忍住疼伸出胳膊慢慢地擦了擦就要流进眼睛里面的汗水,一阵冷风吹过,吹在我身上让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抬起头,我朝着头顶之上看了看,发现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天空已经阴沉了下来,从刚才那刺骨的寒风之中,我开始意识到冬天到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上突然出现了无数的白色小点儿,随着冷风,朝着地面之上慢慢的飘落了下来,下雪了。

  看着满天飘舞的雪花,我休息了好一会儿之后,想试着从地上站起来,却发现自己的身体虽然能动弹了,但是依旧不能站起来,只要全身一用力,便疼的要命,几乎无法忍受。

  咬着牙试了几次之后,都无法从地上站起来,我只得放弃,心想再等一会儿试试。

  今天这一次,我挨的打,哪怕是不死也脱掉了一层皮,现在我真的很怀疑,明天我别说再来受虐了,还能不能从床上爬起来,都是两码事。

  就在我趴在地上乱想的时候,突然我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一阵很轻微的脚步声,接着若柳那充满吃惊和异愕声音从我身后响起:

  “三……三哥,这大冷天的你趴在地上干什么?!不怕冻坏了身子吗?!”

  我听到后若柳的声音后,也没回头,苦中作乐的对她说道:

  “若柳啊,你这就不懂了,你三哥这叫意境,趴在地上赏雪别有一番景致,这可是今年的第一场雪,不好好欣赏那不可惜了?”

  若柳听到我的话后,走到我身旁,把装满饭菜的竹篮放了下来,蹲在我眼前抬头看着天空摇了摇头:

  “我感觉不出你这样赏雪到底有什么意境,我就是替你感觉到了冷……”

  听到若柳略带着讽刺的话后,我只得苦笑道:

  “我也不想趴在地上,只不过我现在起不来。”

  若柳好奇的上下打量着我,对我问道:

  “三哥,你怎么了?为什么起不来,扭到脚了吗?也不对啊,扭到脚你也不至于和一只板鸭一样四仰八叉的趴在地上啊……。”

  若柳的话我一脸黑线,这算什么比喻,哥们儿怎么会和鸭子扯到了一块儿?

  “三哥,你怎么不说话,你到底怎么了?”若柳见我一直都没有回答她的话,便接着对我问道。

  我摇了摇头,看着她说道:

  “身上受了点儿伤,不敢动,一动就疼的要命。”

  若柳听到我这么说后,先是仔细的打量我全身一会儿,然后接着面带担忧的对我问道:

  “三哥,你到底哪里受伤了?要不要紧?”

  “没什么事儿,趴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就好了……”我说道。

  “这哪行啊,地上这么凉,要不我把外套脱下来,垫在你身子下面。”若柳说着就要动手脱自己的衣服。

  见此我忙开口拦住了她:

  “别,你可千万别脱啊,就你那小身子骨,脱下衣服来,没一会儿就得感冒了,我真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

  “要不……要不我先慢慢扶着你坐起来试试?你总这样趴着可不行,肚子要是着凉了,你晚上肯定要跑一晚上茅厕。”若柳依旧有些不放心的对我问道。

  我点了点头,让若柳扶着我,咬牙忍着身上的绞痛,试着慢慢地从地上给坐了起来。

  坐在地上之后,我长出了一口气,身上的痛楚时时刻刻折磨着我,我实在想不通,斗笠男这么虐打我,究竟是为了训练什么,难道是抗击打能力??

  摇了摇头,让自己不再去想,而是慢慢地盘起来腿,开始练习起了“无极真气”第一式的修炼法门,想以此试试能不能让自己的身体快速自我恢复。

  “若柳,你先回去吧,我待会儿自己回去。”修炼“无极真气”之前,我看着眼前的若柳水说道。

  而若柳听到我的话后,则是摇了摇头:

  “现在的你,让我根本就不放心把你自己留在这里,我现在回去也没有事干,而且我也想趁这个机会,在外面看一看这雪景。”

  听到若柳的话之后,我并没有勉强她,半闭起双眼,聚精凝神,开始修炼了起来。

  随着修炼开始,自身的阳气和真气刚刚从丹田之中提出,还没来得游走全身,我当下便感觉身体里面传出来以一阵极难忍受疼痛感!!

  嘴角一阵抽搐,牙缝之间同时也吸入了一口冷气,只觉得自己的全身从里到外似乎忽然间麻木了下来,一阵阵滚烫的疼痛感直钻入骨髓……

  在这种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感之后,接着我体内的阳气在疼痛的刺激下,似乎比之前更加的具有活力,不用我控制的的,自行朝着我全身上下所以的脉络和穴位游走。

  甚至之前一些没有游走过的脉络和穴位,我体内的阳气和真气也开始自行游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疼痛感慢慢减轻,直至彻底消失,身体之中的白色阳气和紫色的真气相互结合,一点一点的透进了我筋脉和肌肉之中,好似在改善和修复着我的身体……

  身体之中突然的变故,让我有些始料不及,但这却是一个好的征兆,这证明斗笠男他今天一天的“虐待”我,虽然把我给打了个半死,但是却让我在“受虐”之中,打通了身体之中以前不曾打通过的筋脉和穴位。

  随着真气和阳气快速在我全身游走了一遍之后,我缓缓的睁开了双眼,吐出了一口浊气,四下一瞧,若柳依旧蹲在我的身旁,看着天空之上的慢慢漂亮下来的雪花出神。

  “若柳,你很喜欢雪?”我看着她开口问道。

  若柳听到我的话后,像是吓了一跳,然后才看着我回答道:

  “对,从小就喜欢,我喜欢雪的白,喜欢雪的透明,纯洁的透明,它给我们带来了宁静,带来了祥和,掩埋了一切污垢,好似真的能净化了这世界一样……”

  我看着若柳那充满憧憬的眼神后,笑着摇了摇头:

  “雪虽然很白,但是它却永远都无法净化这个世界。”我说完后,试着从地上慢慢地站了起来,好在经过刚才的恢复后,之前身子之中的疼痛感,减轻了一大半,我也能站了起来。

  “那三哥你说什么才能净化这个世界?”若柳看着我不解地问道。

  “人性和人心。”我抬头看着这不断从天空之上漂落下来的雪花对若柳说道。

  若柳听我的话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我问道:

  “三哥,吃板鸭吗?”

  我:“……”

  等我吃完若柳带来的板鸭后,一起朝着来时的路赶去,等回到院中,却发现斗笠男已经不再,我回到了自己的书房之中,开始利用下午这一段时间开始修炼起了“无极真气”的第一式。

  一直到了夜色将至,我才从停了下来,慢慢地从屋子里面走了出去,也就在这个时候,若柳从厨房里面跑了出来,叫我过去吃饭。

  我点头答应了一声,便走了过去,在吃饭的时候,我明显的发觉若柳脸上有些不对,好像在犹豫着什么一样,时不时的抬头瞄我一眼。

  看到这里,我就知道,她心里肯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