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四百二十八章 追寻

第四百二十八章 追寻

  “那个女人让我帮忙找男人去她家里打麻将。”骆驼哥看着我回答道。

  听到骆驼哥的话后,我一下子就愣住了,那个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一直躺在棺材里面不触世事的女尸,她怎么会打麻将?!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

  只不过,那个女尸让骆驼哥给你找人去打麻将又是什么个意思?难道说她一个人在冰冷的底下古墓待得时间太久了,感觉到了寂寞空虚冷?然后想找人陪着她解解闷,每天打上几局?顺带还能吸取人的精血,而且还不容易被道家中人给发觉。这女尸有够聪明的,一举三得。

  想到这里,我便接着对骆驼哥问道:

  “那个女人她现在在哪?”

  骆驼哥听到我的话之后,忙开口对我说道:

  “就……就在我们镇子后面的一个出租房里……”

  听到这里,我忙转头朝着若柳问道:

  “若柳,你身上带绳子了吗?”

  若柳听到我的话后,有些不解:

  “带是带了,怎么了?”

  “先给我用一下。”我说道。

  从若柳手中结果一条不算太长的麻绳后,用烛龙九凤把它给割断成六段,就朝着骆驼哥绑了过去,骆驼哥见我要动手绑他,哪里还肯?转身就跑,我一个纵身追上,一拳打在了他的小腹上面,直接给他打的蹲在地上吐酸水。

  另外两个小弟见此,本来也打算跑路,当下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些人都是老皮子了,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跑不掉,早晚都得绑起来,不如老实一点儿,还少挨些揍。

  这下正好省了我的事,分别把骆驼哥和他的两个小弟手脚同时都给绑了起来。

  “三哥,你把他们绑起来干什么?”若柳看着问道。

  “待会儿我有用到他们的时候,我得先把送你回去,省的让他们给跑了。”绑好之后,我拍了拍手,对若柳解释道。

  “我自己也能回去,三哥你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去忙。”若柳说道。

  “不用,我先送你回去,我今天晚上办的事,去太早了也没用。”我说着又从背包里翻出了一块布条,把他们每个人的嘴巴死死的堵住,以免他们开口叫人。

  “你们三个听好了,我先把她送回去,你们在这里等我,我过会儿回来再找你们。”对那三人说完之后,我便和若柳朝着山中走去。

  在回去的路上,若柳一直低着头走路,也不说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我便开口问道:

  “若柳,你有什么心事?”

  若柳抬头看着我说道:

  “三哥,得饶人处且饶人,你刚才教训他们一顿也就算了,这么冷的天把那三个人给绑在外面,万一……”若柳说道这里停了下来,并没有接着说下去。

  我听到若柳的话后,当下明白了过来,感情她是在替那三个混混流氓担心。

  “我说若柳,你可赶紧算了吧,收起你那同情心,那三个王八蛋根本就不值得可怜,今天亏着我陪着你一起出来,要没有我呢?你自己的话肯定得让那三个王八蛋给糟蹋了不成,像他们这种人要是不给他们长长记性,下次指不定哪个女孩儿就得倒霉,你一直在山里面待着不了解外面的世间,很多强J犯被抓在牢里待个七八十几年,出来之后接着犯,屡教不改,这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狗改不了吃火腿肠,我这么对他们还算轻的!”我看着若柳说道。

  若柳听到我的话后,这才点了点头,没有继续再说什么。

  “对了若柳,我一直奇怪一件事。”我说道。

  “什么事?”若柳问道。

  “今天晚上我要去找的那具女尸她都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了,但是她还会打麻将,你说这事奇怪不奇怪?”我看着若柳直接说出了实话,因为若柳从小就跟着斗笠男,鬼怪僵尸之说自然不会少闻。

  “三哥,这有什么奇怪的?麻将她本来就源于我们中国,之前是皇室和王公贵族的消遣道具,一种文娱游戏。麻将这种游戏,在我们中国最起码得有三四千年的历史了,在长时间的前史改变进程中,麻将才逐步从宫廷中传播到民间,所以那个女尸她会玩麻将也属于正常啊。”若柳对我解释道。

  听到若柳的话后,我这才明白了过来,敢情是自己懂的太少了,我之前还以为这麻将是近代的产物,并没有多少年的历史。

  一路上,我陪着若柳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没一会儿便回到了斗笠男的住所,把她送回去后,她嘱咐我万事小心。我点头答应,然后转身折回,抓紧时间,朝着山下赶去。

  既然找到了那具女尸的线索,我就不能不去,不管怎么样她是我给放出来的,我必须要对这件事情负责,绝对不能让她祸害无辜的老百姓。

  而且我也想借此想借此机会,试试斗笠男对我这长达三四个月的“魔鬼式”修炼的成果。

  心念至此,我把自身的阳气从丹田之中提了出来,聚集到了双脚之上,一个纵身,蹿出去数米,加快了掠行的速度。

  本来走路需要接近两个小时的路程,我一路快速掠行,不到十分钟便赶了回来。

  遥遥的就看到那骆驼哥那三个流氓在被困在了地上。

  走到近前,我先是给他们一个个松绑,然后便让他们带着我去那个女尸所在的屋子。

  骆驼哥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边揉着自己的手腕,一边看着我对我问道:

  “我说小兄弟,我们哥三个要是带你到了目的地,咱今天这事儿就算两清了吧??”

  听到他的话后,我心中冷笑,想得美!但嘴上还是点头答应道:

  “你们先带我过去了再说……。”

  顺着前面的路走下去,那骆驼哥先是带我回到了这个镇子里,然后顺着一条小巷子走了进去,估摸着继续走了能有十多分钟,便来到了一片相对破旧的民房前面。

  骆驼哥带着我走到其中一排民房的屋子前面,房门之前停放着五六辆自行车,她用手指着前面对我说道:

  “就在这间房子里,下面有个地下室,她一般让我带人来打麻将,都是来这里。”

  听到他的话后,我微微一点头,然后聚集自身的阳气于双眼,朝着眼前的这件屋子里面仔细的望了过去。

  果然,我在这间民房之中发现了阴气的所在,一丝丝的阴气之中带着一股极为强烈的怨气,时有时无的围绕在这间民房周围盘旋。

  就是她在这里!!

  “那个……那个小兄弟,地方呢我们已经把你带到了,现在能走了不?”这个时候骆驼哥见我一直盯着前面的房子没有说话,诚惶诚恐的看着我问道。

  我瞅了他一眼,并没有说话,而是从背包之中掏出了一瓶止痛药,朝着那个骆驼哥就冲了过去,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面,他一张嘴,我马上顺势把手中的止痛药倒进了他的嘴里。

  没等剩下那两个人反应过来,我再次朝着他们出手,以同样的方法强迫他们把我手中的药吃了下去。

  “你……你给我吃的是什么?!”那三个人双眼充满惊恐,同声异口的对我问道。

  “其实也没什么,蛊毒你们都听说过吧?我刚刚给你们吃下去的便是五毒保身散,也就是家喻户晓、人人口中俗称的“情蛊”,凡是中了此蛊毒的人,自服用之后,一辈子只可与一个女性同房,如果出现了第二个,马上便会全身溃散而亡,只要你们一直忠于自己的老婆,这个“情蛊”就会让安好无事。”我冷笑着对那三个人瞎编道。

  其实我给他们吃下去的,就是我修炼所一直服用的普通止痛药而已。

  骆驼哥等人听到我的话后,吓得脸色惨白,相互对视一番后,丧气的转身走人。

  看着他们脸色的变化,我知道刚才的确是唬住他们了,没有人愿意拿着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比起自身的yu望来,活下来,更加重要。

  把手中的止痛药收起来后,又从随身背包之中掏出了一张六丁六甲驱邪符,握在手中,朝着前面那个充满阴煞之气的屋子里面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