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四百六十章 过年

第四百六十章 过年

  听到胖子刚才那句话后,我差点儿没直接让他给气出心脏病来,胖子被我骂了一句,也觉得自己刚才说错了话,忙改口看着那个寿衣店的老板说道:

  “我家一亲戚走了,身材跟我这位哥们儿差不多……”

  寿衣店老板听到胖子这么说后,这才明白了过来,看着胖子答应道:

  “好咧,没问题,你们来看看选个颜色,是要黑色、蓝色还是褐色?还有这图片你们要绣五蝠捧寿,还是蝙蝠纹,莲花纹??”

  “先看看再说。”我说着便和胖子一起朝着这家寿衣店里面的隔间走了进去。

  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自己给自己买寿衣……

  因为晦气的很,我也没认真看,胡乱挑选了一件寿衣之后,就准备直接付钱走人,胖子却在这个时候,凑到我跟前笑嘻嘻的说道:

  “师兄,你现在不穿身上试试大小?”

  “我试你大爷!”我一看到胖子,今天气儿就不打一处来,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

  从这个寿衣店买了一整套的寿衣、寿帽和寿鞋之后,我便和胖子一起走了出来,开车朝着家中赶去。

  不过在车上的时候,胖子看着一拍自己的大腿,好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我说道:

  “对了师兄!咱俩今天白花钱了!!”

  我听到胖子这句话后,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忙开口问道:

  “什么白花钱了?什么意思?”

  “师兄,你记得之前咱俩去帮一个大姐她丈夫看鬼上身,你不是问那个大姐要了一块钱,和一件寿衣吗?咱今儿个又买了一件,不是白花钱吗?”胖子看着我说道。

  听到胖子的话后,我这才恍然,一拍自己的脑袋说道:

  “你别说,我还真忘记这事儿了,最近遇到的事情太多,倒是把这件事给忘记了,算了,买都买了,这套也比较合身,就穿它吧……”

  等我和胖子开车回去之后,把寿衣放好,我没有浪费多余的时候,接着在屋子里面开始修炼起了“无极真气”,而胖子则是在他的屋子里面研究起了画符,很显然,胖子他现在对画符很感兴趣。

  ……

  就这样,在年前的这几天,我一直都待在胖子的家里修炼“无极真气”,以及学习《茅山道术大全》上面的那些道家术法。胖子也在按照《茅山符箓大全》的那本书上面开始不断地学习画符。

  我师父清风道长最近好像也有很多事,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让我近期先不要回青竹观之后,再也了无音讯。

  期间,方子燕、雷子、夏琳萱等人来找我和胖子一起聚了聚,吃了顿饭,聊了聊天,便各自散去。

  这一段时间里面,看似很平静,而我的心里却一点儿都感觉不到平静,反而一直有一种暴风雨来临时的前兆一般的平静。这种感觉,一直让我心里很不安。

  我心里一直在打算去阴间搭救安如霜的事情。同时也在想到底白若彤跟古墓里面的那具女尸她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白若彤所化的那一颗白色珠子被那女尸吸走之后,她身上的封印就解开了?

  还有那个古墓青铜棺椁之中的阴魂生前又是什么人?那个自称自己为孤王的阴魂到底是历史之中的哪位皇帝?斗笠男他的身上到底隐藏了多少的秘密?那个神秘的老和尚到底是什么身份?他送个我的那块儿古玉里面究竟藏着什么?

  贵典他是不是真正龙虎宗的叛徒?之前藏在手镯里面一直要交换我身体的声音的主人,又是什么?还有这本《玄黄地经》什么时候我才能掌控于它?

  最后,那把神秘且又带着强大阳气的拂尘又是什么来历?

  这一切一切的问题,都是时时刻刻的在我脑海之中来回徘徊盘旋,让我心里始终都是悬着,而且压力也感觉越来越大。

  俗话说的好,这压力越大,动力也就越足,所以我修炼起“无极真气”起来,几乎到达了一个废寝忘食的地步,这让每天都帮我做饭的胖子表现出了强烈的不满和抗议。

  但是他的这种不满,在我给他五千块钱的改善伙食费后,不复存在……

  时间也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一直到了前三十除夕夜的一天中午,我先是接到了我妈的电话,她在电话里跟我讲今天晚上回家吃顿团圆饭,饺子都已经包好了。

  听到我妈的话后,我马上就答应了下来,挂了电话,我心中却泛起了一种极为难过的苦涩情绪。因为我的命理,从小到大我和我爸妈待在一起过的天数,都能数过来,我这种克人的命理,在我没有成家之前,到底都什么时候才能算是个头?!

  就在这个时候,“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我听到之后,忙走了过去把门打开,一看来的人正是刀疤脸和赵曼等人。

  刀疤脸见我开门后,笑着对我说道:

  “十三老弟,年底了和我们灵异调查队一起聚聚呗?”

  我这头还没说话的呢,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我的身后,喊道:

  “行!去哪吃?酒管够不?”

  刀疤脸一笑:

  “就在前面的一个小酒店里,酒尽管敞开喝。”

  就此,中午我便和胖子跟着刀疤脸和赵曼等人一起去了附近已经订座的那个酒店,吃了一顿午饭,也算是提前先过了一次年。

  ……

  从酒店里出来后,胖子早就喝的找不找东西南北上下了,我也没拦住他,因为过年了,一年也就这么一次,他今天想痛痛快快的喝一顿,我怎么说也得让他喝个痛苦不是?

  回去的时候,刀疤脸和我一起扶着胖子上楼,之后也都告辞而去。

  屋子里面顿时就剩下了我自己和躺在床上“半死”的胖子,这个时候,手机铃声不断的响起,多数都是同学、朋友之间的拜年短信,我一一回复后,便把手机扔到沙发上面,靠着沙发看着窗外出神……

  不知道在上面时候,窗户外面又飘起了白色的雪花,我一个人坐在屋子里,看着外面不断往下飘落的雪花,还有那时不时响起的鞭炮声,我的思绪好似又回到了小时候。

  那个时候,我媳妇儿如霜还陪着我的身旁。那个时候,我无忧无虑,没有任何心事。最盼望的就是过年,因为过年可以到处去玩、可以放鞭炮、可以穿新衣服,可以吃好吃的,最重要的是还有压岁钱。

  如果今年我的爷爷奶奶还在的话,今天他们是最忙活的一天,我爷爷一定在集市上面购置年货,而我奶奶也会和我妈一起准备做一顿丰盛的年夜饭、包饺子。

  但是这一切,从今年之后,便不再有了……

  这这一刻,我突然很想念我故去的爷爷和奶奶,也同样很想念如霜。

  而现在所给我留下的,却只有回忆而已。

  渐行渐远的回忆与现在一直隔着一层捅不破的窗户纸,永远也不可能划上等号,因为回忆永远只能是回忆,只能储存过去,而现在永远是现在。

  过不去,回不来……

  躺在床上睡觉胖子也和我一样,他自小父母双亡,到现在以是单身一人,估计今天喝这么多酒,也是因为害怕过年这种孤单,和小时候的回忆吧。

  随着我们年龄的不断增长,快乐似乎离着我们越行越远了。

  当天晚上6点多,我把胖子从床上叫醒,准备叫着他一起到我家里吃年夜饭的时候,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我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