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四百七十三章

第四百七十三章

  安如霜她依旧一身白衣,面孔还是倾国倾城,一双丹凤眼里面永远都散发出一种独特的美。

  我看着她,根本无法用任何的语言描述自己此刻此时的情绪,激动、高兴、惊喜、意外、吃惊……各种各样的情绪都在她出现的一瞬间,全部都涌上了我的心头。

  呆立在原地,我张开口,想叫她的名字,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话来,脑海之中只剩下了一句话:

  终于,终于见到你!

  “十三,你真傻!你为什么要……你、你身上怎么了?!”站在门外面的安如霜看到全身是血的我后,脸上神情一紧,忙改口看着我问道,她的双眼之中满是担忧和顾虑。

  “没……没怎么,就是受了一点皮肉伤……”此时听到安如霜的问话后,我看着她结结巴巴的说道。

  “你骗我!”安如霜说着身子快速一闪,瞬时化为一道白光朝着牢门之中的空隙里面飞了进来。

  于此同时,整个牢房上面所画的那些奇怪的符文同时闪出一道刺眼的亮光,顿时就把那化为白光的安如霜弹开。

  被弹开之后,安如霜她并没有放弃,再次朝着牢门之上飞了过去……

  结果,再一次的被牢房之上的符文弹飞。

  “如霜,这里布置着防止阴魂逃走的阵法和符文,你根本就进不来,别伤着自己!”看着安如霜这个样子后,我忙跑到牢房的牢门前冲她喊道。

  听到我的话后,安如霜显出鬼体,再次站到牢门之外走近看着我问道:

  “那你跟我说实话,你身上的上的伤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安如霜此刻看向我的双眼发红,眼神深处满是心疼急切之色。

  “我……我不想说……”在自己最爱的女人面前,我根本就张不开口说出自己已经变成一个废物的话。

  虽然“废物”这两个字对现在的我来说,已然名副其实。

  “你不想说是吗?那好!”安如霜说着把她的双手从牢门之间的空隙中伸了进来,看着我接着说道:

  “把你的手伸给我,我想握住它。”

  看着安如霜伸到我身前的双手,一种极为难过的心情涌上了心头,我做不到……我现在就连握紧自己媳妇的手都无法做到!

  “十三,你是不是被……被穿了琵琶骨?!”安如霜见我的双手一直都没有动,结合我双肩之下的伤口,猜出了我之前的遭遇。

  看着安如霜那越来越急切的眼神,我不忍心继续瞒着她,点了点头。

  安如霜听到我说的话后,身子一震,着我接着开口问道:

  “这阴间哪个判官如此狠心对你这么做的?你、你现在伤口还疼吗??”

  听到安如霜问我的话后,我摇了摇,语气中充满沮丧的对她说道:

  “不疼了,血也止住了,我没什么事……”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内心无比痛楚煎熬,所有的自尊因为这两条残废掉的手臂,被我自己一扫而光。

  安如霜听到我说话的话后,双眼之中流下了泪水:

  “十三……你、你真的好傻!你这样以后怎么办?!”

  “如霜,能够再见到你一次,我就知足了,真的,别无他求。”我看着安如霜,说出了一直藏在心里面的话。

  “我又何曾不想见你?”安如霜红着眼对我说道。

  当我听到安如霜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只感觉喜从心来,甚至就连伤口上面的疼痛感也减轻,她的这一句话,让我觉得所做的一切,都值得。

  但也就在这个时刻,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便看着安如霜接着问道:

  “如霜,你,你怎么知道我被关在这里?又是怎么进来的?”之前见看她那份狂喜的心情过后,我隐隐地觉得安如霜她既然能来这里,那就表示她现在在阴间是自由的,也或者是说,她很可能因为来看我,从而答应了那个叫什么马无盐阴司的某个条件。

  这是我最不想问,但是却不得不开口去问的一个问题。

  在等待安如霜回答我的同时,我的心不知不觉的自个悬了起来……

  “是一个叫马无盐的阴司告诉我你因为强闯阴间,被判官抓住送入枉死城的地牢,也是他把我送到这里来的。”安如霜听到我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还是说了出来。

  听到安如霜对我说的这句话后,我感觉自己的胸口好似被一团无形的棉花给死死的堵住了一般,它没有任何的重量,却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没来由的就难受了起来……

  “如霜,你……你那个叫马无盐的阴司,是什么关系??”我看着安如霜问道。

  就在我问出安如霜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害怕她的答案,诚惶诚恐了起来。

  安如霜看着我问道:

  “十三,你是不是来到这阴间之后,听到过什么?”

  我如实说道:

  “对,我在之前听到一些阴差在私底下议论你和马无盐。”

  “他们在议论些什么?”安如霜问道。

  “他们说……说你准备嫁给那个叫马无盐的阴司。”我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安如霜把之前所听到的说了出来。

  安如霜听到我的话后,先是一楞,然后接着对我问道:

  “十三,那你相信他们说的话吗?”

  我摇头:

  “我当然不相信,可是我听到那些话后……”

  “可是你听到他们说的那些话后,心里还是不好受对吗?”安如霜打断了我的话,看着我接着问道:

  “十三,我们先不要管那个阴司,你从小带到大的那块儿玉佩你现在带在身上吗?”

  我忙点头:

  “带着,一直挂在我脖子上面。”我说着就想动手把安如霜之前一直待在里面的那块儿玉佩从我脖子上面拿下来。但我突然感觉自己的手臂毫无知觉,我才接着反应过来,一种悲凉之感从我心头升起,我现在已经是一个什么事情都不能做的废人了。

  安如霜好似看出了我刚才想要动手去拿脖子上面的玉佩,双手却不能动弹丝毫,马上对我说道:

  “十三,你往前走,我帮你把那块儿玉佩从脖子上面拿下来。”

  听到安如霜这么说,我只得朝着她走了过去,安如霜伸出手慢慢地从我脖子上面把那块儿玉佩摘了下来,拿在手中。

  她先是看了手中的那块儿玉佩一眼,然后对我说道:

  “十三,把你的脚从这个牢门的门缝里面伸出来。”

  我虽然不知道安如霜她接下来要干什么,但是我依旧还是听她的话,把左脚从牢门下面缝隙之中伸了出来。

  也就在这个时候,安如霜的身影一闪,化为一道白光朝着玉佩里面飞了过去。

  随着安如霜所化的那道白光彻底隐入玉佩里面,在半空之中的玉佩猛地朝着地上掉了下去。

  “啪~!”的一声轻响,落下去的玉佩刚好掉在了我伸出去的脚背上面。

  当我看到这一幕后,当下明白了安如霜她的用意,忙把伸出去的脚连同掉落在脚背上面的玉佩收回到了牢房之后。

  就在我刚刚把脚收回来的时候,玉佩上面的白光一闪,安如霜的身影瞬间显出在了我的身前,她出现在这牢房之中后,二话没说,伸出双手一下子抱住了我。

  “左十三,我好想你……”

  这一瞬间,安如霜所说的一句话,让我鼻子一酸,眼泪同时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她的身躯虽然冰冷,但是我的心却在这一刻,春暖花开……

  身上的痛楚不再痛,心中的担忧不再忧,此刻此时,在我的世界里面,她便是一切。

  感情不是一个的全部,但是当它真正来临时,它可以瞬间成为一个人的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