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四百七十四章 马无盐

第四百七十四章 马无盐

  就这样,安如霜她抱着我,我也沉浸在她的怀抱之中,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我早已没了时间上面的观念,可能是一分钟,也可能是十分钟,安如霜慢慢地松开了抱着我的双手看着我心疼的说道:

  “十三,你身上的伤口真的不疼了吗?”

  我看着安如霜笑着说道:

  “不疼的,真的不疼了……”

  安如霜看着我慢慢地伸出手擦掉了我脸颊上面的眼泪,看着我认真的说道:

  “十三,我跟那个马无盐阴司虽认识,但却不熟,我之前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因为担心你,所以才开口让马无盐帮忙带我来此看你,但我跟他之间真的没有关系,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嫁给她,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我相信,我心里也只有你自己。不过那个叫马无盐的阴司他是不是喜欢你?”我看着安如霜问道。

  安如霜听到我的话后,微微一笑接着对我说道:

  “他喜欢我是他的事情,我喜欢的是你,对了十三,你为了救我,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值得吗?”

  听到安如霜的话后,我看着她的双眼,目不转睛的问道:

  “如霜,如果换做是我在阴间代替你来顶罪受罚,我相信,你也一定会来救我。”

  安如霜听到我这么说后,看向我的双眼之中充满了感激和柔情,她靠近我,在我的脸颊上面轻轻地吻了一下。

  突然被安如霜这么一吻,我只感觉左脸颊上面一阵冰凉柔软的触感传来,我整个人就如同是触电了一般,呆立在原地!!

  这是我在娶了安如霜为媳妇后十年以来她第一次吻我!!

  我那心情,当时就激动、澎湃、兴奋、飘飘然的找不着北了……

  “十三?”安如霜看着我问道。

  “嗯?”

  “我想听你对说我爱你。”

  “我爱你。”

  “带上我的名姓……。”

  “安如霜,我爱你!”

  ……

  “如霜?”

  “嗯?”

  “我、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你……”

  安如霜没有等我把话说话,她便伸出了手,轻轻地挡在了我的嘴唇上面,没有让我继续说下去。

  “十三,阴阳两界,人鬼百万,唯你一人在我心,放不下,舍不得,离不开,如我血,如我肉,如我心,如我魂与魄……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一直爱你,你若是少了两条胳膊,别人在我眼中就多出了两条胳膊,你若是少了两条腿,别人在我眼中就多出了两条腿。”安如霜看着我微笑着说道。

  听到她说话的话后,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充斥这我的全身,我左十三到底有何德何能娶了安如霜这样的媳妇??

  “如霜,我好爱你。”此刻我除了这句话,不知道应该对她说些什么。

  安如霜却看着我说道:

  “十三,我曾经也想也答应过你今生重生为人能与你一直在一起,可是这个承诺我恐怕是做不到了。”安如霜看着我笑着说道,但是她的眼睛却在流泪。

  我站在原地,听到安如霜对我说出这句话后,心里面瞬间冻住,我甚至从她那含着泪花的双眼之中看到了一种不舍和难过的神色。

  “为什么?”我问道,可是当我刚刚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自己马上也就想通了,我们现在这个处境,别说我带着安如霜重回阴间,就连我能不能或者从这牢房里面出去都是个问题!

  “十三,不管用什么办法,我都会想办法把你先从这牢房里面带出去。”安如霜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看着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就我在听到安如霜这句话的时候,突然一下子就明白了安如霜刚才所说的意思!

  她莫非是要自己去答应嫁给阴司马无盐,以此来换回我自由,重回阳间。

  这本来是我来阴间救她,现在反而成了安如霜救我……讽刺,真的很讽刺,这种讽刺甚至让我有些抓狂,为什么无论我如何努力,无论我怎样拼命,都不能和安如霜她在一起?!!

  或许我和安如霜她在一起,永远只能连累她,更别谈什么保护她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是因为我命理还是道家的五弊三缺?亦或者是真如曾经贵典贵真人所说,人鬼殊途,阴阳相隔,活人禁忌!……

  要是我现在就动用《玄黄地经》的话,我这两条废掉的胳膊会不会在短时间里面恢复,如果可以恢复的话,只要动用了这本《玄黄地经》我就有把握带着安如霜从这些鬼差判官中逃回阳间。

  但转念一想,我便放弃了这个办法,因为即便是这样,也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就算我和安如霜现在从阴间逃回到阳间,阴间也同样会派人前来追捕,再次把我和安如霜抓回来。

  现在回想,是我之前把救安如霜这件事想的太过于简单了……

  “如霜,对不起,我来这里根本就不是救你,而是拖累你。”我看着安如霜说道。

  “十三,你千万不要这么想,我很感动你能生死不顾的来阴间救我,真的很感动。说真话,我之前在阴间罚恶司里面待着的时候,心里也一直在期待,我期待你来救我,同时心里又很矛盾的希望你永远不要来,可是你终究还是来了,所以无论你来阴间能不能救我回去,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来了。”安如霜听到我的话后双眼盯着我认真的说道。

  就在我刚要开口说话的声音,在牢房的外面突然传进了一阵脚步声,我朝着安如霜身后的牢门那边一看,只见一个身穿黑袍的人走了进来,站在牢门朝着我和安如霜这边看了过来。

  透过牢门的缝隙,我看到了那个黑袍人的双眼虽然秀气,但是看向我的眼神里面明显带着一股杀气和怨气。

  难道这个黑袍人就是阴司马无盐?!

  “如霜?这牢房里面你是怎么进去的?”那个黑袍人看着牢房里面的安如霜语气平静的问道,从他的语气之中,听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回马大人的话,是我相公他从小随身带着的那块儿玉佩,我之前一直待在这块儿玉佩里面陪着我相公,所以今天就接着这块儿玉佩进来看他了。”安如霜回头看着那个黑袍人解释到。

  我从安如霜的话语中,知道了这样黑袍人就是阴司马无盐!而且安如霜刚才跟马无盐说话的时候,对我称呼突然从“十三”改为“相公”,她这是在给马无盐打“预防针”。

  马无盐听到安如霜的话后,脸上没有丝毫不悦,而是轻声一笑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不过如霜,虽然我也想让你们在一起多待一会儿,但是现在已经到了我权限的尽头了,你要是再在这里待下去,我也压不住了,咱们应该走了……。”马无盐说着便让跟在他身后的阴差把牢门给打了开来。

  安如霜看着打开的牢门,又看了看我,接着对我说道:

  “十三,我先走了,你自己待在这里千万不要乱想。”如霜说着低下身子,把地上的那块儿玉佩捡了起来,帮我挂在了脖子上面,然后转身朝着牢门外走了出去。

  “安心在这里养伤,我会嘱咐这里的阴差,让他们不难为你,想办法给你带来一些阳人所需的饭菜来。”马无盐在这个时候,看着我笑着说道,语气之中满是关心和照顾。

  安如霜走出去后,牢门接着被阴差给锁死,我站在牢房里面,从门缝中看着安如霜和那个叫马无盐的阴司走远,心里涌上来一种苦涩和自责……。

  我就这样了认命吗?!不行!我得振作起来,只要没死,我就有希望能自己从这里面逃出去。绝对不能拖累的安如霜!

  想到这里,我忙鼓励自己振作起精神来,不能失去信心,同时盘腿坐在地上,认真的开始修炼起了“无极真气”的修炼法门,既然阳气之前试过没用,我想试着用“无极真气”看看能不能慢慢修复自己那被铁钩穿透的琵琶骨。

  就在我刚刚开始运转丹田之中真气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脚步声朝着我这边一步步的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