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四百七十五章 祭旗

第四百七十五章 祭旗

  当我听到那一声声脚步声后,忙抬起头朝着前面的牢门看了过去。

  只看到了一个身穿黑袍的人朝着我这件牢房里面慢慢地走了过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阴差,还有一个和他同穿黑袍的小胡子。

  这里的光线很暗,我看不真切,心中猜想,难道是之前那个去而复返的阴司马无盐又回来来,他又来找我干什么?

  待那黑袍人走近牢门之后,我顺着门缝往外看了一眼,正好看到了黑袍人那双看着我充满敌视和怨恨的双目。

  这双眼睛我之前刚刚接触过,并不陌生,他就是马无盐!

  “把牢门快给我打开。”马无盐那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在牢门外面响起。

  跟在他身后的那个阴差听后忙快步上前,打开了牢门。

  随着牢门的打开,一身黑袍的马无盐带着身后两个阴气走了进来。

  我盘坐在地上,就这么抬头看着他,一句话也没说,当我看到马无盐那看向我的眼神的时候,隐隐地觉得他这一次马上折回来找我,恐怕是善者不来!

  “你就叫左十三?”马无盐走到我的前面,居高临时的看着我问道,语气之中满是傲气和骄矜。

  “对,我叫左十三。”我看着马无盐回道。

  “是你在九岁的时候和如霜结了阴婚?”马无盐看着我接着问道。

  听到他问我这句话后,我当下就明白了过来,他现在回来找我,是因为安如霜。

  “是,她是我媳妇儿。”我说道。

  “她是你媳妇?!”马无盐看着我接着问道。

  “对。”我点头。

  马无盐听到我的话后,慢慢地在我身前蹲下了身子,用一双带着怨恨的眼睛盯着我冷冷地说道:

  “错了,以前是,以后便不是了。”

  “马大人,您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我双眼于马无盐的双眼对视,看着他开口问道。

  马无盐冷笑一声:

  “人鬼殊途,人和鬼在不同的世道。人属阳,鬼属阴,就像正负两极一样互相排斥所以永远不可能在一起,即使勉强在一起了,也不可能有好结果。小子,我的话你懂了吗?”

  听到马无盐这句话后,我一笑看着他说道:

  “这一点儿就不劳烦阴司马大人您操心了,我们自己的事情,自己会有决定。”

  “自己会有绝定?你难道还真的以为,如霜她会一直跟着你吗?你难道真的以为你还能从这里活着出去吗?!实话告诉你,别的地方我马无盐不敢说,但是在这枉死城!就是老子说的算!!”马无盐看着我越往后语气越是阴冷……

  “那又如何?即便安如霜她不会跟着我,即便我自己不能从这里活着出去,依旧是我左十三自己的事情!马大人操心好像操的太宽了吧?若是你来这里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些,恕我不理会。”我看着马无盐冷言说道,我这个人就是这种性子,别人敬我一尺,我还一丈。别人不拿我当回事,我同样也不会拿着他当成一回事。

  马无盐听到我的话后,牙根咬的“咯吱,咯吱”直响,看着我恶狠狠的说道:

  “左十三,别说我没有警告过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抱歉,我不会喝酒……”我看着马无盐说道。

  “你这是找死!!”马无盐听到我这句话后,我猛地感觉他一直内敛起来的阴气瞬间就从他的身上爆发了出来,他接着举手朝着我的左肩膀上面就狠狠地打过来一掌!!

  他这一掌来得太多,而且太过于突然,我盘腿坐在地上没有丝毫的防备,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只得硬生生的挨了他这一掌!

  随着马无盐一掌打在了我的左肩之上,我整个身子被他给打倒在地,本来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再次崩裂,鲜血接着就从崩裂开的伤口处流了下来。

  难以忍受的疼痛感也随之而来,我躺在地上,竟然疼的无法站起来。

  “你这个人前一套,人后又一套的卑鄙小人!!”我此刻躺在地上看着慢慢站起来的马无盐开口骂道。

  “卑鄙?小人?呵呵呵呵……无毒不丈夫,既然我看上了如霜,那么你就必须得死!本来我是想给你活命的机会,但是你这小子并不想领本阴司的情,那么我只得对你下杀手了,虽然在这里直接杀了你以后会麻烦一些,但是为了抱得美人归,再麻烦也是值得的。”马无盐看着我冷笑着说道。

  他说完之后,朝着我走了过去,一脚猛地就踩在了我的前胸之上,一股巨力从胸口上面传来,我忍不住张开口咳嗦了起来……

  他大爷的!我现在应该怎么办?!难道说真的在这个时候,命丧于此了吗?!

  我躺在地上,大脑开始快速的思索了起来……绝对不能死在这里,就算是死也不能死在马无盐这种卑鄙的小人手里!

  突然间,我脑海中一闪,想到了斗笠男之前送给我的一个小红包,他在给我之前亲口告诉我,在我命将不保的时候才能用此小红包保命。

  现在正是时候!

  不过虽然我想到了这个保命的小红包,但是我现在依旧犯难,因为小红包被我给放到了随身背包里面,而我现在双手尽废,根本就拿它不出!

  “就是这块儿玉佩?这是你和如霜的定情信物?”

  就在我思索如何把随身背包里面的小红包拿出了的时候,突然听到马无盐说出了这句话,当下一惊,忙朝着他的手上就看了过去。

  此刻他手上正握着挂在我脖子上、衣服外面的那块儿玉佩!

  “放下它!!!”

  不知为何,当我看马无盐手里拿着安如霜一直所待的那块儿玉佩的时候,一股火猛地就从心底窜到我全身,几乎让我失去理智。

  这块儿玉佩,是我现在最在乎的一样东西,它不止是因为安如霜之前一直在里面陪着我,还因为这块儿玉佩是我那已经过世的爷爷送给我的!

  “放下它??你算什么!让本阴司放下就放下?!”马无盐说着握住玉佩的手一用力,直接把玉佩上面的红色给拽断,拿了过去。

  我此刻双目里面满是怒火,几近暴走,这块儿玉佩我绝对不容许被人给夺走,我想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却再一次的被马无盐狠狠地踹在了胸口一脚。

  他这一脚用力极足,踹在我胸口上面后,我只感觉自己胸口里面一阵翻江倒海,血气倒流,忍不住张嘴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今天如霜就是用借用它才得以进入这个牢房里吧?哼,该摔碎!!”马无盐说着把手中的那块儿玉佩猛地就朝着地上狠狠地摔了下去。

  “啪!!”随着玉佩被摔落在地后发出的脆响声,被马无盐摔落在地的玉佩瞬间变得四分五裂。

  当我看到眼前这一幕后,心好似跟着那块儿玉佩一样,碎了开来。

  这块儿玉佩是同安如霜一起从小到大陪在我身旁,从未离开过,它在我的眼中早已不是一块没有生命的玉佩,而是我的朋友!

  我躺在地上看着那块儿被摔的四分五裂的玉佩,心里好似被挖掉了一块肉……

  “哈哈哈……来人,祭旗,我要把这小子给抽了魂,炼了魄,今天我就让他在这里魂飞魄散!!”马无盐那阴毒的声音再一次的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马大人,请恕我多言,这小子虽然触犯咱阴间的条例,但是阳寿未尽,而且他的身份不明,现在动手直接对他抽魂炼魄,实属下下之策!”这个时候,一直跟在马无盐身后的小胡子开口劝道。

  “我说让你祭旗!今天我就是要把这小子给抽魂炼魄,任何后果我自己来承担!!”马无盐看着那个小胡子怒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