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四百九十八章 收衣者死

第四百九十八章 收衣者死

  这是一件血红色的寿衣,被人给叠成了几个极为怪异的三角形,寿衣的中间带着一根根黑色的细线,血红的颜色透露这一股妖异之色,整件寿衣被放在这个黑色的袋子里,给我一种极为不详的预感。

  “你们都是什么表情?那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这个时候,躺在病床上的主播朱诚舞好奇的看着我和赵曼这边开口问道。

  赵曼听到朱诚舞的话后,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会儿,便直接说道:

  “朱小姐,我估计是有人恶作剧,给你用快递寄过来一件寿衣。”

  “你说什么?那包裹里面是……是寿衣?!!”朱诚舞听后睁大双眼,脸上满是吃惊之色。

  “是的,是一件寿衣。”我看着朱诚舞开口说道。

  朱诚舞听后,忙从穿上半坐了起来,招手看着我和赵曼着急的说道:

  “你们快拿过来给我看看。”

  我只得走上前,把手中那个放着红色寿衣的包裹递给了朱诚舞。

  朱诚舞从我手中把那个包裹接过去之后,忙把里面那件叠成三角形的红色寿衣给抖了出来。

  她看着落在白色被子上面的那件红色的寿衣之后,眼神之中有惊奇和愤怒,却依旧没有一丝的恐慌之色。

  看到这里,我心中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正常人特别是一个女孩,若是在经历过“见鬼”事件后,再收到这么一件诡异的红色寿衣,眼神中绝对会恐慌,但是朱诚舞她的眼中没有。

一丝一毫都没有!

  “真特么的丧气!这到底是哪个不要脸的王八蛋给我寄过来的这件破衣服!!”朱诚舞气得满脸通红,脏话也骂出了口,直接把被子上面的那件红色的寿衣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这个时候,门外一响,正好刚刚出去抽烟溜达的胖子走了进来,他手里提着一个袋子,看着半躺在病床上面发飙的朱诚舞开口问道:

  “我说朱主播,你刚才干嘛发那么大的火?有啥话咱不能心平气和的好好说话?”胖子估计当成朱诚舞和我跟赵曼俩人吵架,所以才这么开口劝道。

  我怕胖子不知道不知道状况,口无遮拦的乱说,忙开口对他说道:

  “朱主播她刚才收到了一个快递,里面是一件给死人穿的寿衣。”

  胖子听到我说的话后,脸上的肥肉抖了两抖,半响才反应了过来:

  “寿衣?谁他娘的这么缺德,给人送这种东西?!”

  “对了,朱小姐,你最近有没有得罪过人?”这时赵曼走到朱诚舞的病房旁边,看着她问道。

  朱诚舞低头想了一会儿后,便抬起头看着我和赵曼这边说道:

  “我一直没有得罪过什么人,我平常多数时间都是待在家里上网直播,门都很少出,交际圈子也不大,根本就不会得罪什么人。”

  “那这就奇怪了……”赵曼看着地上那件红色的寿衣,眼神出多出了一丝顾虑……

  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口袋里面的手机突然响了,我拿出来一看,正是我师父清风道长给我打过来的。

  刚接听电话,我还没来得及说话,里面便传出来清风道长急切的声音:

  “喂,师姐,你在哪呢??”

  听到我师父这句话后,我一下子有些没反应过来,忙开口说道:

  “师父,我是十三,你打错电话了吧?”

  清风道长在电话那头也是咦了一声,然后接着对我说道:

  “那啥……你师父我刚才一着急打错了,对了十三,我听说你前段时间还真一个人去阴间了?!”问到最后,清风道长的语气明显严厉了起来。

  我只得承认:

  “对,去了,昨天刚回来的。”

  “你这混小子!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学了本事后,翅膀硬了是不是?!你师父我的话也不听了?是不是没把我这个师父放在眼里!!”清风道长很少对我发脾气,但是这次却是对我发火了,他说的话,几乎全部都是吼出来的。

  听到清风道长他是真发火了,我连忙说道:

  “师父,你先别生气,我的确一直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混蛋玩意!你刚才说什么?!你有种再给我说一遍试试!!”清风道长听到我刚才的那句话后,直接在电话那头炸毛了。

  “师父是肯定不能放在眼里的,应该把他放在心里。”我马上补充道。

  清风道长听到我这句话后,二三秒没有说话,接着说话的语气才缓了下来:

  “好你个小子,去了一趟阴间,连嘴巴都变甜了,对了,你这次去阴间,能安然回来,是不是因为你报出了你师父本道长‘清风道长’的大名?”

  听到清风道长这句话后,我差点儿没当场一口血喷出来,得了,刚没说几句,又没正形了……

  我强忍住吐血的冲动,应和道:

  “对,对……”

  “算了,不跟你扯了,既然你回来了就好,不过有件事我正好得跟你说一下。”清风道长不经意的叹了一口气对我说道。

  “什么事情?”我问道。

  “最近这东店市老是有人收到快递的死人寿衣,只要收到那件寿衣的人,当天晚上必会穿上那件寿衣暴毙而亡,一直到现在,咱们龙虎宗都没有查出这些事的幕后到底是什么人干出来的,所以你要是在东店听到有人收到寿衣,马上就跟住那个人,查清楚幕后到底是什么人所为。”清风道长在电话里面的这句话,顿时让我一下子呆立在了原地。

  “师……师父,你说的那些人收到的死人寿衣,是不是都被叠成了一个三角形?”我转过身子,压低声音对电话那头的清风道长问道。

  清风道长略有吃惊的问道:

  “十三,你是怎么知道的?是不是你收到了?!”

  “不是我,是我认识的一个女孩刚刚收到的。”我说道。

  “你现在什么事情都别干,就跟在那个女孩身旁,盯住她,你师父我现在抽不开身,你先把地址发给我,晚上我赶过去。”清风道长对我说道。

  “好,我知道了,对了师父,有件事我想问问你,你知不知道在黄河里面有一个叫‘阴阳岛’的地方?”我问答。

  “‘阴阳岛’??我还真从没有听过,你问这个做什么?”清风道长对我问道,看来那个黄河之中神秘的“阴阳岛”,就连我这个见多识广的师父也未曾听说,想必以后找起来,定然不会容易。

  “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要是没有别的事情,就先挂了啊……。”

  挂断电话后,我先是把我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发给了我师父,然后便把手机放回了口袋里面,心中同时再想,这些藏在幕后邮寄寿衣的人到底是谁?难道又是那具和白若彤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尸所制造出来的?

  她这么做的目的又是什么?

  “哎呀~!你轻一点儿,疼。”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了躺在病床上面朱诚舞的喊声,忙转头朝着她那边看了过去,发现那个一直都没有说话、穿着朴素的女孩正在给她的脸上往下拔银针。

  短短十几秒的功夫,那个女孩便把朱诚舞脸上、头上的银针全部都拔了下来,但是让我觉得奇怪和不可思议的事情,也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因为那个女孩刚刚把银针全部从朱诚舞身上拔出来的时候,那朱诚舞本来没有一丝恐惧之色的双眼中,突然间就多出了一丝恐慌,随之神情也变得紧张和仓猝起来。

  不对劲,难道说这里面的问题,都是因为那个女孩手中的银针?

  “好了,现在她没什么事情了,多休息,再吃一些安神的药物,用不了几天就会痊愈,要是没有其它的事情,我就先回去了。”那女孩说着便背起自己的小木箱,朝着病房外面走了出去。

  见此,我赶紧追出了病房外面,开口叫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