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章 怪事连连

第五百章 怪事连连

  眼前的这一幕,让我惊心触目,看着躺在被褥下面的朱诚舞身上穿着那一身血红色的寿衣,我心中多出了一丝寒意。这件寿衣到底是什么时候跑到这个病房里面的?而且还神不知鬼不觉的穿在了朱诚舞的身上……

  病房里面不光是我跟胖子都没有察觉,就连身上被换成一身寿衣的朱诚舞她自己,也丝毫都没有感觉到,就好似朱诚舞身上的那件寿衣,是它自己瞬间转移到了她的身上一般……

  若是有人偷偷进来,以我目前的听力,即便那个人脚步声在轻,我一定会听到动静。但若是阴魂鬼怪来此作祟的话,我同样也能感觉到阴气。

  为什么我之前既没有听到脚步声,也没有感觉到阴气,而朱诚舞身上却十分诡异的被换上了这一身红色的寿衣?

  怪也就怪在这个地方!

  就在我疑惑心寒的同时,开门的声音传了过来,我忙回头朝着病房门口看了过去,正好看到赵曼打完电话,走了进来。

  当回到病房里面的赵曼她看到躺在病床上面休息的朱诚舞身上被‘莫名其妙’的换上了那套红色的寿衣后,吃惊的情不自禁一张口,但接着被她自己用手捂住了嘴。

  看来,眼前发生这诡异的一幕,让赵曼也是吃惊不轻。

  “胖子,胖子……你先别玩游戏了,你做好心理准备啊,别叫唤出来,你现在看看朱诚舞,她身上不知道在什么时候被换上了刚才的那套寿衣。”我看着坐在我对面玩游戏的胖子低声说道。

  胖子听到我的话后,忙把手机关掉,抬头朝着病床上面的朱诚舞那边看了过去。

  当胖子看到后,明显被吓愣住了,许久才缓过劲来,转过头,瞪着一双牛眼看着我问道:

  “师……师兄,这……这真他娘的邪门了,她……她身上的寿衣上面时候穿上的?!我特么就坐在她身旁,我怎么不知道?!”

  “你小点儿声说话,别把她给吵醒了,要是她醒过来看到自己身上穿着这一套寿衣,我估计马上就得吓死过去。”我看着胖子说了他一句。

  胖子连忙点头,压低声音接着对我问道:

  “师兄,那……那件寿衣你不是扔到医院外面了吗?怎么它又自己跑回来了?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胖子问的话后,我又转头看向了朱诚舞那边,随后对他说道:

  “我要是能知道就好了,我们先别说话了,打起精神来,我倒想看看他们下一步想干什么。”

  我说话的同时,也聚集阳气朝着朱诚舞身上看了过来,发现她身上虽然穿着寿衣,但是并没有丝毫的阴气存在,而且她身上的阳气充足,证明她现在并没有什么事。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突然之间,我听到在这个病房之中响起了一阵阵轻微的声音,这种声音就好水滴滴落在石头上面,也像是一个定时炸弹倒计时所发出来的声音……

  “滴答,滴答,滴答……”随着声音越来越急促,我隐隐地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涌上了心头。

  突然间,屋子里面一阵怪异的阴风吹过,接着我便感觉到了有一股阴气不知从哪里猛地冒了出来。同时“嘭!”的一声响动,一直躺在病床上面安稳睡觉的朱诚舞猛地就坐了起来。

  此刻她穿着一身红色的寿衣,双目呆滞,还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她便从病床上面纵身跃起,一个虎扑便朝着病床旁边的玻璃窗户上面就狠狠地撞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我心中一惊,当下什么都顾不得了,快速聚集阳气,纵身一跃,朝着马上就要撞在窗户玻璃上面的朱诚舞就冲了过去。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朱诚舞的身子刚刚撞在窗户上面的玻璃上,我同时便伸出手一把抓住了她小腿下面的寿衣裤脚!

  “哗啦~!刺啦~!!”一声玻璃破碎和寿衣被撕碎的声音同时响起,我手中紧紧抓住了的寿衣裤脚一下子被撕破,我身子因为惯性同时往后一闪,朱诚舞整个人便朝着窗外跃了出去。

  “艹!!”我大骂一声,再想动身去追,已然来不及,也就在这个时候,一把横着飞过去的椅子狠狠地砸在了马上就要跃出窗外的朱诚舞身上,一下子就把她给砸倒在地。

  我看到这里,心中松了一口气,朝着朱诚舞那边就跑了过去。

  此刻她躺在地上,额头和手上都有被玻璃给划破的血痕,双目紧闭,一动都不动,如同一个死人一般。看到这里,我忙探出手放在她的鼻子下面试探鼻息。

  鼻息虽然微弱,好在还有……

  把昏迷过去的朱诚舞交给跑过来的赵曼,我忙起身朝着窗外的楼下望了下去。

  果然,我看了一个黑漆漆的身影站在了我们这间病房的正下方,此刻他手中好像还拿着一个怪异的东西,当他看到我看到他的时候,忙转身朝着医院外面的后墙快步逃去。

  “胖子,你马上就叫医生过来。赵曼姐,你在这里看着朱诚舞,我去追外面那个人!”我说着便朝着病房外面跑了出去。

  我没有等电梯,直接从一旁的楼梯跑了下去,我一口气从八楼冲下来的时候,没有停顿,接着就朝住院部的后墙那边跑了过去。

  跑到后墙边上,我聚集阳气于双腿,猛地纵身一跃,直接跳到了墙顶之上,站在墙上,打眼四下观瞧,墙后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根本就看不清任何事物。

  即便我聚集阳气于双目之中,依旧没有丝毫察觉。

  他西瓜个兔子的!到底是让他给跑了!我在心中暗骂一声,刚准备要从墙壁上面跳下去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猛地看到一个黑色的身影朝着我这边蹿了上来。

  看到这里之后,我忙转身朝着那个人影就狠狠地踹过去一脚,那个人影用双臂一档,被我这一脚给踹上之后,整个身子同时倒飞了出去。

  那人影落地之后,就地打了一个滚,再次站了起来,于站在墙头上面的我对视而立。

  见此,我一句话都没说,当下决定什么先不管,有话等放倒那人再问。一个纵身快速从墙头上面跃了下去,掠到那人的身前,聚集阳气于右拳之上,朝着他的前胸就狠狠地打了过去。

  那人身子快速往后一闪,但却没有躲利索,我这一拳依旧打在了他的肋下,只听那人“哎呀~!!”惨叫一声,身子连连后退。

  不过当我听到那个人的惨叫声音之后,一下子愣住了,因为这个声音我很熟悉,正是我师父:清风道长!

  “师父,是……是你?”我看着这个被我打退回去的黑色人影开口问道。

  “不是我还能是谁?!好你个小子,为师刚才那是故意试探你的身手,处处留情,招招留手,你小子可倒好,从墙头上面蹿下来,直接跟我玩命!要不是师父我怕伤到你,刚才一脚就能把你给摔飞出去!!”清风道长单手捂着自己的左肋,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当我看清之后,忙看着他有些担忧地问道:

  “师父,天太黑,我刚才又一着急没看清,便把你当成那个送寿衣的幕后主使了,所以下手比较重,你没事吧?”

  清风道长对我摆了摆手,看着我说道:

  “瞧你这话说的!什么叫我有没有事?!你师父我能有什么事儿?!这点小伤,无足挂齿,不值一提……不是你师父吹牛,就你现在那小胳膊小腿,那两下子,还能伤的了本观……咳……咳!”清风道长话还没说完,弯腰咳嗦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