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一十七章 伪善

第五百一十七章 伪善

  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一句话,那本书的名字我现在早已经忘记,但是那句话我却一直牢牢的记在心里,那本书里面说:

  ‘你无法将近在眼前的云层伸手拨开,更控制不了人心的善变,那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想象。回过头去,记忆无法被拔出脑里,看着那些痕迹,骂没出息的自己……。’

  在此时此刻,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样的言语去描述我现在的情绪,看着站在我面前那个曾经很熟悉,现在却很陌生叫邱莎莎的女孩,心里面发堵。

一咬牙,忍住痛,我把身子快速往后退去,自己从她手中的那杆毛笔上退了开来。

  只感觉小腹上面附近一热,血迹瞬间就从伤口处涌了出来,邱莎莎也在我往后退的同时,突然对一直用手枪指在她脑袋上面的赵曼出手,瞬间把赵曼手中的手枪给打落在地。

  赵曼并没有跟邱莎莎死缠,反而接着邱莎莎刚才的那一击之势,转身朝着我这边跑了过来。

  “十三,你给忍住,千万不要乱想,我现在就带你出去!”赵曼看着我小腹上面的伤势之后,一边着急的开口安稳我,一边伸出双手把我给扶住。

  我听到赵曼的话后,先是用自身的阳气聚集在伤口之处,以此来止住血,然后摇了摇头,对赵曼说道:

  “赵曼姐,我没什么事……”我虽然在对赵曼说话,但是双眼依旧盯着站在我对面不远处的邱莎莎,一直到现在,我的心里都没反应过来,也没法接受她突然叛变这个事实。

人与人之间,为什么要存在欺骗?为什么要带上一张伪善的面具?

  “你到现在了还跟我逞强!先别说话,忍着点儿疼。”赵曼一边轻声呵斥着,一边从身上拿出了随身带着的包扎绷带,朝着我小腹上面就绑了起来。

  这个时候,一直在邱莎莎身后的那个女尸却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卷着一股黑色的阴气,朝着我和赵曼这边就扑了过来。

  “赵曼姐,小心!!”当我看到那个女尸冲上来后,忙伸出手一把把赵曼给拉到我的身后,然后聚集阳气朝着她就狠狠地打了过去。

  那具女尸被我一掌打在身上,退了回去,我同时也感觉到自己小腹上面的伤口传来了一阵绞痛,还没等我喘口气,那具女尸便再次冲了上来。

  大有跟我不死不休之势!

  我身上虽然受重伤,但是这一次,我也是火了,直接挥起右手上的刈冥剑朝着那具女尸前额的命关上面就狠狠地刺了过去。

  女尸扑过来的速度极快,刈冥剑瞬间就刺在了她的前额上面,但却根本没有刺进去,女尸也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伸出一双生满指甲的利爪,朝着我的脸上就狠狠地抓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我别无办法,只得咬破了自己的舌尖,朝着她就吐出了一大口至阳之血,舌尖血!

  嘴里面的舌尖血被我一口喷在了那具女尸的脸上、身上,她随之身子一缓,我则是趁着这个机会,再一次的聚集体内所剩不多的阳气,狠狠地挥出一拳,打在了那具女尸的脸上,直接把她给打退。

  看到那具女尸被我给打退之后,我同时朝着自己右手上面的那把刈冥剑看了过去。

  我一直都在想,这边阎王爷赐给我的刈冥剑到底有什么用处?它在我的手里面,就跟一把普通的铁剑一般无二,并没有什么能有效克制这些阴煞之物的功效,该不会是阎王爷故意拿我寻开心,送给我的冒牌货?

  “左十三,接招!”就在这个时候,邱莎莎突然手持她手中的那杆毛笔,轻喝一声,朝着我就冲了过来。

  她的速度很快,我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想要躲避,几乎是不可能,只得站在原地与逼近的邱莎莎出手相接。

  但是拳头终究比不过长杆毛笔,我拳头还没有打在邱莎莎身上的时候,她的那杆毛笔却一下子抽在了我的前胸之上,瞬间就把我给打倒在地。

  赵曼看到我被邱莎莎给打倒后,同样也朝着她冲了上去,却被邱莎莎再次用毛笔抽在她的身上,和我一样,被打倒在地。

  “邱莎莎!”我此刻趴在地上,朝着她那边大吼了一声。

  邱莎莎听到我喊她的名字后,转过身子,朝着我这边一步步的走来。

  她走到我近前,用一双冰冷的眼睛低头看着我,然后缓缓地举起她手中的毛笔,把笔尖顶在了我的脖颈上面,说道:

  “左十三,你要是不想现在就死的话,便把那本《玄黄地经》以及“无极真气”的修炼法门给写下来。”

  我听到邱莎莎说出的这句话后,本来一直藏在心底对她存有的那一丝侥幸心理,荡然无存,看来,现在的她才是真正的她。

  抬起头,我和她的双目相对,忍不住对她问道:

  “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你要这么做?!难道那些所谓的修炼功法,比朋友还重要吗?!”问到最后,我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出来的。

  邱莎莎听到我质问她的话后,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左十三,为什么你到了现在还不明白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我强忍住小腹上面传来的一阵阵绞痛,看着邱莎莎问道。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既然你是个将死之人,有些事情,跟你说出来也无妨,‘无极真气’可以让修炼它的人,延年益寿,甚至还有可能摆脱道家‘五弊三缺’之命理灾祸,当然,我并非和你一样,是天生道体,所以必须要杀了你,把你身上流着的血,换到我的身体里面来,这也是我多次救你的原因,你若是被别人给杀死了,岂非太可惜了。”邱莎莎看着我说道。

  她说话的时候,风轻云淡,但是我听在耳朵里面,却如同一把尖刀,狠狠地扎进了我的心里!

  “那又能怎么样?那又能怎么样?!你活得时间再长再久,道术再高深,却连一个交心说心里话的朋友都没有,这么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问道。

  邱莎莎听到我这句话后,突然笑了,笑着跟我说出了一段让我听不明白的话:

  “当我在最年轻的时候,是最勇敢和单纯的时候,看见一点点的光,就会毫不犹豫、毫不保留的往前冲,多么简单的情绪,我是这么想的,于是就这么做了,但是换来的,却是便体鳞伤。所以,有些时候,活着和强大,比什么都重要。”邱莎莎说到这里,双目之中寒光一闪,看着我再次说道:

  “左十三,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把《玄黄地经》和‘无极真气’的修炼法门交出来,我便念我们相识一场,给你一个痛快。”

  “我宁愿死,也绝对不会把它们交给你。”我看着邱莎莎说出这句话的同时,伸出手慢慢地把随身背包里面的那本《玄黄地经》拿了出来,准备随时借用这本书中的力量。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

  “那你就别怪我心狠手辣!”邱莎莎冷冷地说出这么一句话,接着便用手中的毛笔朝着我的后心就猛刺了下来。

  见此,我忙就地一滚,闪了过去。同时把手中的这本《玄黄地经》的第一页给打开,口中大声念道:

  “瞾!!!”

  四周的空气,在这一刻凝固了,一道暗黄色的淡光从我手上的这本《玄黄地经》上面闪出,接着一股极为强烈的阳气瞬间充满了我的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