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二十章 我是一个人偶

第五百二十章 我是一个人偶

  当我听到饕鬄这句话的时候,一下子就懵了,但是下一秒,我又反应了过来,当下明白了饕鬄刚才所说那句话其中的意思。

  想到这里,我先是朝着邱莎莎那边看了一眼,记住了她所在我具体位置,同时往前走了两步,把刈冥剑握在手中,然后朝着地上就摔了过去,摔倒后,我闭上双眼,在地上一动不动,接着把自身的阳气全部都集中在双耳之上。

  四周一阵阵阴风吹过,我同时也清楚的听到了在不远处赵曼的喘息声,除此之外,还有远处斗笠男、陆真人和那具‘金甲尸’打斗的声音。

  我试着把双耳上面的听力都集中在了赵曼所在的位置,然后运起‘茅山潜息术’,把生命体征全部降到最低,静静地等着……

  过了一会儿,邱莎莎低声疑了一句,然后她对一旁的那个赶尸派长老开口问道:

  “厉长老,这小子是怎么回事??”

  厉长老听到邱莎莎的问声后,接着对她说道:

  “别着急,那小子头顶上面的那本《玄黄地经》还在,我先过去看看,小心这里有诈。”说着我趴在地上就听到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厉长老走到我身旁后,先是用脚在我身上踢了两脚,然后蹲下身子,把我整个人都地上翻了过来,他先是伸出手试了试我鼻子下面的鼻息,然后有把他那只冰冷的手放在了我的脖颈上面,想试试我脖子上面的脉搏是否还跳动。

  感觉到后,我心中冷笑:这‘茅山潜息术’运用出来后,不但能让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面屏住呼吸,而且甚至都能把全身上下的温度降低,心跳变缓。他要是能试出来,那就怪了。

  果不其然,十多秒钟后,厉长老把他的手从我的脖颈上面拿走,回头对邱莎莎说道:

  “全身的脉搏都不跳了,这小子还真死了……”

  “你说什么?他死了?他怎么会突然死掉?!”邱莎莎满是不信的语气响起,随之我便听到了她带着赵曼朝我这边走过来的脚步声。

  我不得不承认,这饕鬄的确很聪明,能在这种山穷水尽的时候,替我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就现在来说,这个办法绝对是一个上上之策。

  “十三,十三……”是赵曼在叫我。

  “别特么叫唤!否则老子把你先J后杀!!”厉长老听到赵曼的声音后,忙开口吼道。

什么赶尸派长老,跟市井流氓毫无区别。

  我躺在地上,清楚地感觉到了邱莎莎和赵曼两个身上的阳气,同时锁定住了她们俩人的具体所在位置,不过我现在还不能动手,因为我虽然锁定住了邱莎莎和赵曼俩人的所在位置,但是根本分不出到底哪一个是邱莎莎,哪一个是赵曼,在这种情况下,绝对不能贸然出手。

  所以,我一直在等,等邱莎莎她开口说话。

  突然,我感觉到了一双带有人体正常温度的手,放在了我的脖子上面,估计是邱莎莎。

  “他还真的死了……”是邱莎莎说话的声音!

  听到邱莎莎开口说话,我马上就根据她说话的声音,分辨出了之前被我给锁定住的其中一人,当下身子借力一弹,猛的从地上弹起,转身朝着邱莎莎那边就用手中的刈冥剑刺了过去。

  这个突然的变故,让邱莎莎和厉长老都是一楞,待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我手中的刈冥剑一下子就刺进了邱莎莎的小腹里。

  我只感觉右手上面一热,从邱莎莎小腹里面喷出来的鲜血,一下子沾满了我右手,看着邱莎莎被我刺中后的痛苦表情,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瞬间就涌上了我的心头!

  她曾经是我的朋友,她曾经救过我的命,她曾经跟我一起“并肩作战”,她曾经……这个叫邱莎莎的女孩虽然我认识她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是有太多太多的曾经,我不是一条全身冷血的蛇,我有感情,只不过,现在我宁愿自己变得冷血无情,或许只有这样,我才不会难过伤心。

  我永远都想不到,龙虎宗宗主的女儿邱莎莎,有一天也会和赶尸派以及那具女尸同流合污,混在一起,害人害己。

  “左十三……”邱莎莎看着我,从口中极为生硬的叫出了我的名字。

  抬起头,我朝着邱莎莎看了过去,当我看清她那张漂亮的脸庞后,却一下子呆住了,因为此刻她的脸上,挂满了泪痕……

她为什么会哭?

  “被……被你亲手杀死,也比一辈子做一个被人操控的活人偶要强的多,至少……至少我自由了,至少我是我自己了……”邱莎莎说完这句话后,身子慢慢地朝着后面倒了下去。

  听到邱莎莎刚才说的那些话后,我心口上面突然像是多出了一块千斤大石,死死的压住,搬不开,挪不开,一种自责的情绪浸入了我的全身,瞬间达到了每个毛孔。

  她……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人偶?难道说,邱莎莎这么做,跟我反目为仇,一直都是被人所迫?

  看着已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邱莎莎,我刚要走过去,突然用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黑影朝着我冲了过来。

  我转头看去,正是之前在我身旁站在的赶尸派的厉长老,他此刻在手中多出了一根怪异的短棒,短棒之上,暗光闪动,朝着我的脑袋上面就狠狠地砸了下来。

  见此,我左脚朝后移开一步,同时身子侧开,闪了过去,左手狠狠地挥出一掌,顺势打在了厉长老的胸口上面,一掌击中,我没有等他后退,接着又死死地抓住了他的衣服,用右手中的刈冥剑刺进了他的左胸之上。

  被刈冥剑刺中后的厉长老,张开口瞪大了眼睛看着我,慢慢地倒了下去。

  看着躺下去厉长老身上的阳气一点点消散,我收回了目光,朝着邱莎莎那边看了过去,发现她身上阳气虽然很薄弱,但依旧还有,并没有完全散去。

  走到邱莎莎身旁,我蹲下身子,看了一眼她小腹上面的伤势,一片触目惊心的红色血迹,刚才我那一刀,刺的太重了!

  邱莎莎也好似感觉到我走了过来,一直紧闭的双眼,微微地睁开,当睁开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

  “十三,我要死了……”邱莎莎看着我很平静地说道,就好像跟我在说,‘我吃过饭了’一样平静。

  我看着她,在此时不知为何,心里面很难过,甚至还多出了一种自责的情绪。

  “邱莎莎,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看着邱莎莎问道。

  邱莎莎听到我这句话后,没有回答,反而认真地对我问道:

  “十三,我们曾经是朋友吗?”

  我没多想,点头。

  邱莎莎看到我点头之后,笑了,她笑着对我说道:

  “在……在我小的时候,我经常听我爸爸说,天堂是最美丽的地方,那里有美丽蓝色的天空河流,那里有飘渺的碧绿山野白屋。怎不叫人心驰神往呢?而且到了天堂,我就会和爸爸相聚……。迟早,所有的故事总会有一个结局的,然后就再也没有可以添加的东西……。”邱莎莎说到这里,双眼慢慢地闭上了,身上所剩不多的阳气,瞬间散去……

  把邱莎莎那具已经开始变得冰冷的身躯慢慢地放下,我站直了身子,看着那从她身躯里面飘出的魂魄,心中一片惆怅。

  邱莎莎的死,让我难过的同时,心底下那一股一直被压抑着的杀意,开始涌现,一次次撞击着我的理智,就在这个时候,饕鬄开口跟我讲话,此时我已经完全听不清它在跟我说什么,也不想去听。

  现在的我,脑海中存在的,只有杀虐!

  转过身子,脚下一动,我朝着那具和斗笠男跟陆真人缠斗在一起的“金甲尸”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