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弑父母

第五百三十二章 弑父母

  本来李老头自己以为这一鱼叉怎么着也得刺这个冒充自己儿子的“鬼”身上一个窟窿,因为他手中的这把鱼叉可是在寺庙里面开过光的。

  在那个年代,特别是黄河边上打鱼的渔民,经常在黄河里面遇到诡异的事情,几乎人人身上都带着护身符,能自卫的鱼叉也都找和尚道士开光。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李老头万万都没有想到,他手上的鱼叉刺在了那个“鬼”身上,就好像直接刺到了一块儿透明的空气上一般。

  鱼叉穿体而过,而那个“鬼”,依旧用一双跟正常人一样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李老头,看着他“咯咯咯……”的阴笑。

  李老头此刻再也受不住这种连续的恐惧,惊吓过度,眼前一黑,直接昏倒在了渔船上面……

  等到李老头他再一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却吃惊的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自己家里面的木床上面,老李头还以为自己之前和儿子去黄河里面的那个神秘岛屿上面遇到的事情,是做梦。

  他忙从床上站了起来,一边往外屋走,一边开口叫着自己的老伴和儿子的名字。

  李老头的老伴一直待在外屋里,她听到屋子里李老头叫自己后,忙走进了屋子。

  李老头看到自己的老伴之后,忙开口问道:

  “老伴,大……大春呢?”

  李老头的老伴听到李老头的话后,沉默不语,接着哭了出来。

  原来李老头是被同村一起下河打鱼的村民意外遇到他昏迷在船上,给救了回来,可是自从李老头的儿子“大春”跟着老李头回村之后,一句话也不说,就是喜欢看着人嘿嘿嘿的傻笑……

  村里面的人都以为“大春”脑子坏了,忙让李老头和他的老板去找个郎中来看看。

  看着自己“儿子”这幅样子,只有李老头他自己心里面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眼前这个老是看着人不断傻笑的“大春”,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儿子!

  但是这句话他没敢说出来,一来,他是害怕自己的老伴接受不了。二来,就算说出来,也没有人相信。

  就这样,李老头把在黄河里面遇到那个神秘岛屿的事情压了下去,烂在了自己的肚子里。

  当天,李老头的老伴护子心切,请来了郎中,当那郎中给“大春”把脉的时候,本来血红色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一点儿血色都没有,身子也情不自禁地微微颤抖了起来。

  因为这个郎中在给“大春”把脉的时候,根本就从他的手腕上面感觉不到脉搏,好似这个坐在自己对面一直傻笑的汉子,他根本就是一个死人!

  只有死人的脉搏,才会停止跳动。

  李老头的老伴见郎中这个反应,还以为自己儿子的病治不好了,忙担忧地问道:

  “大夫,您看我儿子这是得了什么病?!”

  那个郎中先是把手收了出来,摇了摇头,留下了一句还算是有良心的话:

  “你的儿子得的不是病,不应该给他请郎中,给他请个道士吧……”那个郎中说完这句话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走的急匆匆,甚至就连诊金也只字不提。

  郎中临走留下的那句话,倒把李老头的老伴能弄懵了,但她细细一想,再结合自己儿子现在的表现,难不成是闹了撞客?被鬼给上身了?

  想到这里,李老头的老伴没有犹豫,忙朝着附近的一个道观赶去。

  李老头坐在自己的屋子里,从窗户外面看着自己的老伴急匆匆的跑了出来,暗自叹了一口气,因为他心里清楚,自己的儿子大春,是无论如何都回不来了,或许现在已经死在那个不知名的岛屿上了。

  每当想起自己的儿子,李老头心里面就是一阵懊悔,他也曾多次打算过,跟老伴坦言,再次撑船前往那个岛屿,去寻找自己的儿子,哪怕把他的尸骨带回来好生安葬,也比现在守着这么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要强的多。

  但是李老头他给自己做了好几次的思想准备,终究敌不过心中的那份恐惧。

  这份恐惧,就好像在他的心里面生了根,发了芽,快速占满了他的全身上下,让他每每回忆起来那个岛屿上面发生的事情,就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夜幕降下,这个本来就不算大的村子再次沉寂了下来,偶而有几声狗叫传来,让人还能感觉到这个村子里面有人居住。

  坐在炕头上的李老头却越发心急了起来,心道:这自己老伴去请道士,怎么请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会不会是在半路上遇到什么事情了?

  突然,老李头听到了一直坐在外屋的“儿子”再次发出那种好似鬼鸮的笑声:

  “咯咯咯咯咯……”而且最让李老头心里惊恐和害怕的是,听那个“鬼”口中发出的笑声,离着自己这间屋子,越来越近。

  难不成那个“鬼”见天黑了,想害自己?老李头心里面想着,越来越害怕,慢慢地把一直藏枕头下面的护身符拿了出来,紧紧地握在了手中。

  门帘被一只惨白的手给慢慢地挑开,接着“大春”便阴笑着走了进去,一步步朝着坐在炕头上面,全身发抖的李老头逼近……

  当天晚上,等老李头的老伴带着附近的一个道士回来的时候,看到自家屋子里面的一幕,顿时把她给吓昏了过去,因为此时的屋子里,满是血迹,到处都是一道道暗红色的手指印,而地上的一大堆血泊之中,则是老李头那被撕的粉碎的尸体。

  请来的道士,看到屋子里的这般情景后,心头也是一颤,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屋子里面便传出来一阵诡异的阴笑声:“咯咯咯咯……”

  这个道士本就是前来骗吃骗喝的,哪有什么真本事,看到屋子里面血腥的景象又听到房间传出来的诡异笑声,七魄顿时就吓掉了六魄,当下哪顾得上抓鬼驱邪,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跑,连鞋子都跑掉了。

  这件事情第二天早上就在村子里面传开了,老李头夫妻两个,全部惨死在家,尸体就好像被一群狼给撕咬了一样,满屋子都是血迹、碎骨头、碎肉,惨不忍睹。唯独他们老夫妻俩的儿子大春,不见了踪影。

  心细的村民还发现,在老李头他家中的屋子正中间的一根横梁上面,不知道被谁用血迹写了三个歪歪扭扭的大字:

  “阴阳岛。”

  这个本来不算大的村子,顿时就炸开了锅,说什么的都有,镇公所派人来查,也是查不出个所以然来,他们给村里面村民们的解释就是:

老李头家中的这个傻儿子突然犯病,六亲不认,弑杀了自己的老父老母,从而潜逃。让村里村民小心的同时,镇公所也下达了抓捕令,到处搜素老李头的儿子大春。

  但是这个大春在弑杀掉自己的老父老母后,就好似在人间蒸发了一般,镇公所派出了好几十号人,连夜搜捕了三天三夜,愣是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找到,这件悬而又悬的惨案,也就不了了之了……

  从此,这个‘阴阳岛’的传说,便在黄河附近传来了,只不过当时的政府打压,这件事情也就隐了下去。

  我坐在车子里面看完之后,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此刻坐在车子后面的赵曼见我看完之后,猛地伸出手,拍了我肩头一下。我被她这突然一拍,给吓了一跳。

  “怎么,十三,你怕了?”赵曼看着我问道。

  “害怕倒是不怕,我就是怀疑这件事情的真实程度。”我看着手上的这几页黄纸说道,刚才那个老李头的故事,写的就跟电影剧本一样,我怎么看,怎么都不像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