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出事

第五百三十四章 出事

  “最起码有整整十年咯,俺们再也没有见过那个叫‘阴阳岛’的怪岛了。”老大爷看着赵曼说道。

  我们听完这个老大爷讲完的话后,当下就全都了解,这个‘阴阳岛’的的确确是在这黄河口镇附近。

  告别老大爷之后,我和胖子还有赵曼三人,背好装备之后,便朝着这个村子后面的黄河走去。

  虽然那老大爷说是在村子的后面,但是这一个“后面”,就是几十里路,而且这些路全部都是软沙路,本来赵曼打算回去开车,我们直接开着车子过去。

  但是却被胖子给拦了下来,他十分不赞同赵曼开车走这些软沙路。

  因为虽然赵曼车子是SUV,但是走这样的路,很损车子,赵曼舍得,胖子他这个爱车的主舍不得。

  所以我们三个商议之后,我也觉得几十里路走着过去得了,犯不着为了这点儿路,祸害车子,更何况那是一辆新车。

  赵曼见我和胖子的意见一致,她只好点头答应,跟着我和胖子一起朝着前面的黄河走去。

  其实赵曼这个女人并非吃不得苦不想走这点儿路,只不过到了眼下,她心里面着急而已。

  这几十里路,说远并不算远,但是说近它也不紧,走了一个多小时后,前面全部都是细砂戈壁滩,四周一片荒芜,没有一个人烟。

  看到这里,我不禁开始有些狐疑了,都说这黄河两岸满是渔民,不说繁荣,最少也得车来车往吧?这个地方却是人迹罕至,根本就很荒漠戈壁滩差不到哪去……

  越是往前走,就越是偏僻,又继续走了能有半个小时后,胖子当先沉不住气了,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水后,又把外套脱掉,看着我和赵曼开口说道:

  “我说两位,我怎么感觉这个地方有些不对劲呢?你说黄河岸边的渔民呢,人呢?怎么我们走了这么老半天,离着那黄河越来越近,别说是人了,连特么一条野狗都看不到,这是怎么一回事,不合常理啊?”

  听到胖子的话后,我默不作声,因为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他,关于这个村子附近的事情咱也不了解,不能瞎说。

  但走在我身旁的赵曼却看着胖子说道:

  “会不会跟前面黄河里面的那个‘阴阳岛’有关?这里经常死人,所有都走光了?”

  赵曼刚刚这个猜测的确很有可能,胖子听到后,却不以为然,说道:

  “只要不上那个‘阴阳岛’不是啥事没有吗?有什么好怕的?”

  听到胖子的话后,赵曼白了他一眼道:

  “你见过?你怎么知道只要不上那‘阴阳岛’就一定没事?”

  赵曼的这句话,倒是把胖子给问住了,当下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她了,支支吾吾了半天,说了句咱一起走过去到前面的黄河边上看看,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赵曼冷哼了一声又堵了胖子一句:

  “这还用你说。”

  ……

  这一段细沙路,我们三个人,一直走了四个多小时后,才遥遥地看到了前面的黄河。

  十分钟后,我们三人走到黄河边上,看着前面看不到头的黄色河水翻涌,听着黄河里面传出来的轰隆声,四周都溅起了一层层薄薄的水雾。

  我们站在黄河的边上,朝着黄河里面看去,一片雾气之外,除了湍急的黄色河水之外,什么都没有,四周一片黄色,如有千军万马之势。

  诗仙李白曾用诗句:“君不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可见黄河的气势恢宏,我们三人站在黄河的岸边,听着滔天骇浪,想要说话就必须得对着对方的耳朵大声吼,否则根本就听不清楚。

  看着这条湍急的黄河后,我站在原地,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这个附近没有任何渔民,要是真有就怪了!

  就现在黄河里面这个气势,别说是小小的渔船了,就算来搜航空母舰也得给掀翻了。

  其实住在黄河两岸的人都知道,黄河也不是每一段都水流湍急,像我们现在遇到的这一段这么猛,很多地方都比较缓,较为湍急的只是海拔落差大的地方。

  我们三个人退回去之后,胖子摇晃了一下脑袋看着我问道:

  “我说师兄,要是这‘阴阳岛’就是在这一段的话,咱怎么去?别说雇船了,就这么湍急的河水,你给人家一百万,人家都不一定愿意,谁会跟自己的命过不去?”

  听到胖子的话后,我也是沉默了,想了一会儿后,回头看了一眼雾气之后那条黄河,对胖子说道:

  “眼下咱只有等,它即便是再湍急,也有平缓下来的时候,到了那个时候,咱在雇船过去,眼下之急,就是现在附近找一条愿意让我们雇佣的渔船。”其实我这么打算,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渔夫对于黄河的了解,可比我们要多的多,多听听他们的意见,总比我们现在站在这里,大眼瞪小眼要好的多。

  胖子和赵曼听到我的建议后,也都点头同意了下来。

  就此我们顺着这条黄河边的上游走去,在这一段没有渔民,不代表别的地方也没有。

  我们顺着上游一边赶路,一边吃了些压缩饼干和牛肉干,填饱肚子。

  一路上再没停歇,走了大约小半天之后,终于,我们在前面不远处的地方看到了一个能有几十户的小渔村。

  而在这个小渔村附近的黄河,河流也变得平缓了起来,时不时的就能从河道里面看到一条条渔船和货船从中经过。

  看到我们之前所处的那个地方,的的确确是这些渔民眼中的‘禁区’。

  当我们走到这个小渔村的时候,夕阳已经落下,渔村里面的渔民正在河岸前面的空地上面晒着渔网。

  我寻了其中一个看似和善的渔民走了过去,对他开口问道:

  “这位大哥,我们想问你一下,你们这个村子附近有没有招待所,或者是小旅馆?”走了一天的路,我们三人身子都乏的不得了,先找个落脚的地方,舒舒服服的洗个澡,好好休息一下,再从长计议。

  那个渔民看着我上下打量了一圈儿后,这才开口用不算熟练的普通话对我问道:

  “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

  “东店。”我说道。

  “哦,那离着我们这可不算近便,你们大老远的来这里是干什么?”

  “旅游,我们一直都想来黄河附近旅游旅游。”我说道。

  “哦,旅游啊,我们这里什么景都没有,你们还不如去前面的黄河口镇,那里风景不少,你们今天晚上要是没地儿住,就去我们村子后面,那里有个招待所,不贵,一晚上二十。”那渔民大哥看着我好心说道。

  我点头:

  “行,谢了啊大哥。”跟这位渔民大哥道谢之后,我们三个便朝着这个村子后面的招待所走去。

  可就在我们刚刚转身走人的时候,突然间我敏锐的感觉到在我们身后有一丝阴气!

  确定不是错觉后,我忙回头看了过去,正好看到距离我们这边不远处的黄河河道里,有一条渔船朝着岸边开了过来。

  看到那艘渔船所在的位置后,我忙聚集阳气于双目和双耳之中,隐隐地从那艘渔船上面看到了一丝黑色的阴气,同时我又听到了那艘渔船上面还有妇人的哭声……

  “十三,怎么了?”走早前面的赵曼见我突然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我好奇地问道。

  “有阴气。”我看着身后的那艘渔船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