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入住

第五百三十五章 入住

  “阴气?!”赵曼听到我刚才所说的话之后,忙顺着我所看的方向看了过去。

  她和胖子也同时看到了那艘朝着岸边慢慢靠近的渔船。

  “十三,你所说的阴气,不会就是在那艘渔船上面吧?”赵曼走到我的身旁,开口问道。

  我点头肯定的说道:

  “对,就是在那艘渔船上面,虽然那股阴气很弱,但的确存在。”

  “我估计是不是那艘渔船上面的渔民,他们在外出打鱼的时候,遇到了那个‘阴阳岛’?”胖子也看着那艘已经靠近在岸边的渔船猜测道。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因为具体原因咱也不知道,不能妄下结论。这时,赵曼把从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小型望远镜,朝着那艘渔船上面仔细的看了过去。

  “不好,我看到在那艘渔船上面有人昏倒了。”赵曼用手中的望远镜看着那艘渔船对我和胖子说道。

  听到赵曼的话后,我忙说道:

  “走,先过去看看再说。”说着我和胖子还有赵曼便一起朝着那艘渔船靠岸的方向跑了过去。

  跑到黄河岸边的一个木质码头上面,此刻在这个码头上面已经围满了看热闹的渔民,随着那艘渔船靠近,我清楚地感觉到了渔船上面的那股阴气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但是让我心里有些诧异的是,在那一股阴气里,似乎还有一点儿阳气掺杂在了其中……

这点儿有些不合常理。

  “船停了,船停了……”在这时,人群之中开始有人大喊,我顺着人声看了过去,发现那艘渔船正好停在了码头旁边,接下来便有人从船上走下来。

  这艘渔船看起来规模并不小,但是船上的人并不多,我粗略一看,加起来也就六七个人。

  走在最后面的则是有两个人抬着一个中年汉子慢慢地从船上走了下来,在旁边,还有一个妇人,跟着哭哭啼啼。

  当我看到那个被人从船上抬下来的中年汉子之后,忙快速聚集自身的阳气于双眼,朝着他的身上就看了过去,这一看,我心里面就吃了一惊!

  因为在此之前我从船上感受到的那股阴气便是来自于这个男人的身上。

  虽然这男人身上带着阴气,但同样也存在这阳气,这是怎么一回事?按理来说,这人死之后,阴气才会外泄,这人身上还有阳气,证明他还好好的活着,怎么阴气就出来了?

  随从船上下来的那些人,附近的看热闹的渔民马上就围了过去,忙问他们在河里面遇到了什么事情?

这倒不属于虚情假意,对于黄河里面发生的任何事情,他们不得不关心,因为河里面要是真出事了,他们以后自己出船打鱼的时候,定然也会遇到,所以还是问个清楚,给自己提前打好预防针。

  看着一群渔民围着那几个刚刚从船上下来的人远出,胖子上前看着我问道:

  “师兄,人都走了,现在咱上船上去查看一番?”

  听到胖子这句话后,我忍不住笑着对他说道:

  “那艘船并没有什么问题,你去查看什么?”

  胖子听到我的话后,疑惑地看着我问道:

  “你刚才不是说那艘船上有阴气吗?”

  “船上并没有,在船上刚才下来的人身上有。”我说着,便动身跟在前面的那群人身后,赶了上去。

  赵曼和胖子见此,紧随其后跟上。

  跟着前面那群人进村之后,之间开始从渔船上面下来的那几个人进到一个院子里之后,马上就急匆匆的关上了门,谁也不让进了。

  从这一点儿可以看出,之前他们从船上抬下来的那个人绝对有问题。

  想到这里,我并没有着急过去,而是和胖子跟赵曼在远处静静地等着,一直等到围在那几人院子外面的渔民各自散去之后,才朝着那个院子走了过去。

  “十三,你有什么打算?”走到这个院子的门前,赵曼看着我问道。

  “先进去看看那个昏倒的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查明了他身上的那股阴气的来源再说。”说着,便深处手,朝着铁门上面敲了敲。

  没一会儿,院子里面便传出来开门的声音,接着便有一个男人喊声传了出来:

  “谁啊??”

  我故意没说话,等那个男人先把门打开再说。可在我身旁站着的胖子却扯着他那个大嗓门朝着院子里面喊道:

  “是我。”

  这胖子真是个二五八万。还你,你是人民币啊?人家知道你是谁?

  “你是谁?!”院子里面再次传出来那个汉子的质问声,这一次他的话音之之中明显带着一丝顾虑。

  “我们是来黄河口镇旅游的,今天无意走到你们这个村子,见这天也不早了,就想找个地方借宿一晚上,我看你们家中屋子挺多的,不知道你们家里方便不方便?”赵曼接着说道。

  院子里面的那个汉子听到赵曼这个女人的声音后,略微一沉吟,然后说道:

  “不行,我们家里虽然屋子多,但是……”

  他的话还没说完,赵曼便从口袋里面抽出了一小叠红色的百元大钞,从铁门最下面的门缝里面递了过去。

  院子里面的那个汉子看到了铁门下面的那些百元大钞后,忙改口道:

  “虽……虽然我们家里的屋子并不多,但是也能腾出一间屋子给你们住。”说着我从门缝之中,便看到他弯下腰,忙把赵曼手中的那一小叠钞票接了过去。

  站在外面等了一会儿后,铁门便从里面打开,我们三个忙走了进去,随后那个汉子便急匆匆的关上了铁门,带着我们三个,就朝着西面的一个房子走了过去。

  “你们轻点儿说话啊,就在这个屋子里面住一晚上,哪都别去,上厕所就在隔壁。”那个汉子一边对我说道,一边快速的打开了西屋上的木门,把我们带了进去。

  我越是表现的这样,我心里面就越是狐疑。但是眼下之际,只得先暂时忍下来,我倒是想看看这家人他们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打开灯,我环视了一圈这个西屋,虽然有些破旧,但是环境还不错,比我们在外面之帐篷睡睡袋要好的多,况且在这间屋子里面,还有一张床铺。

  “你们就先在这里将就一晚上,有什么需要就打我电话。”那个汉子说着把他的手机号码报给了我,我无奈,只得拿出手机记了下来。

  那个汉子走了之后,我便把身上的背包装备先靠着墙壁放了下来,活动一下身子,便准备先吃些东西,填饱肚子再说。

  我们三个坐在床上,一边吃着压缩罐头和饼干,一边在低声讨论,这一家子,看起来神神秘秘的,到底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搭,而那个人身上又带有阴气,又是怎么一回事?

  带着心事吃饱饭之后,我便坐在床上开始修炼起了“无极真气”,静等天黑到来,到了晚上再去查看。

  但是胖子这个急性子却坐不住了,他猛地从床上站起来,看着我和赵曼说道:

  “我说你们俩个还真坐得住啊,那个从船上抬下来的人身上到底为什么有阴气,咱过去问问不就得了,干嘛非得等到半宿再去?!”

  我睁开双眼瞄了胖子一眼说道:

  “只有到了晚上,在那昏迷的人身上的那股阴气才会彻底苏醒,到了那个时候,说不定我们会根据这一股阴气,顺藤摸瓜,直接知道那‘阴阳岛’上面到底存在着什么,所以当下对我们来说,最后的办法只有等。”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这个道理,我从刚刚踏入道家大门的时候,就懂了个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