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三十八章 我是警察

第五百三十八章 我是警察

  “胖子,快躲!”我现在所站的位置距离那儿胖子还相隔着一段距离,汉子的手中的那把菜刀已经朝着胖子砍了下来,我就算现在冲上去也绝对来不及。

  胖子被我这一喊,肥胖的身子一抖,快速的把头一歪,那汉子手中的菜刀贴着胖子的脸皮就砍了下去,狠狠地砍在了胖子的肩头之上。

  接着我便从胖子的肩头上面看到,暗红色的血迹,瞬间就流了出来。

  强烈的杀意一下子就从我的心底蹿了上来,本来我们是好心来这北屋里面救人的,却被他们恩将仇报的反咬了一口,早知道这个样子,就不应该管这家人的死活!

  “好人没好报,我艹你大爷的!!”胖子被眼前的那个汉子砍了一菜刀,也是红了眼,大骂一声,一脚就直接把那个汉子踹了出去,汉子被踹倒之后,再次大吼了一声,举起手中的菜刀朝着胖子再次扑了过去。

  看到这里,我忙聚集阳气于双腿,正准备动手的时候,“砰!!”一声枪声在这个狭窄的屋子里面响起,巨大的声响震的我耳朵嗡嗡直响。

  那汉子听到枪声之后,吓得把脖子一缩,停下了身形,忙转头朝着赵曼那边看了过去。

  刚才赵曼手中的枪声也同样把我给震过神来,心里面涌上来的强烈杀气顿时被我自己给压了回去。

  卧槽!我自己刚才在想什么?居然想对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渔民下杀手,虽然这个渔民他性格有些冲动,但是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要是我发现自己的母亲惨死在这里,自己会不会也和他一样失去理智?发疯一般的想要砍人?

  这不过是人之常情而已,我刚刚为什么要对他起杀心?难不成说又是我身体里面那股戾气在作怪?

  “你……你有种就把老子给一枪崩了,我就是变成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那个中年汉子看着赵曼喊道。

  赵曼听到他的话后,微微一笑,然后慢慢地把手枪放了下来,看着他问道:

  “你长点儿脑子好好想想,我们跟你全家都素不相识,更谈不上有冤有仇,没有任何的理由杀你的母亲,你母亲的死,跟我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一切的源头,都是那个‘阴阳岛’!你们肯定去过,对吗?”

  听到赵曼的话后,我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说话的厉害,仅仅短短几句话,就能把整个事情说个透彻,而且同时问出了整件事情最重要的问题。

  我见那个汉子的情绪已经暂时被赵曼给稳定住了,忙朝着胖子那边走了过去,把他肩头被菜刀看破的衣服掀开,看了一眼胖子肩头上面的刀伤,好在伤口并不深,血也自己止住了。忙从随身背包里面找出了云南白药,给胖子倒了上去。

  “你……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去过‘阴阳岛’?!”那个中年汉子听到赵曼的话后,楞了一会儿后,语气有些断续地看着她问道。

  “因为你们抬着回来的那个“人”,并不是一个真的人,而是那座神秘的‘阴阳岛’上面复制出来的一个“人”,而你们的母亲,就是被那个复制出来的“人”所害。”我看着这个中年汉子说道。

  “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中年汉子不解地问道,同时并没有放松警惕,右手上面依旧紧紧地握着菜刀看着我问道。

  “难道你们去那个‘阴阳岛’上面的时候,没有发现在那个岛屿上面有和你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我问道。

  “没有。”那个中年汉子回答的很果断。我从他的表情跟眼神里面并没有看到撒谎的痕迹。

  “没有??”听到他的话后,赵曼也满脸疑惑地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如果他们去那‘阴阳岛’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岛屿上面有跟他们长得一模一样的人,那么之前我用龙虎七赦印灭掉的那个不人不鬼的怪物又是从哪来的?!

  “或许他们自己并不知道,那个“人”背着他们掉的包。”赵曼凑到我耳边轻声说道。

  听到赵曼的话后,我点头,也觉得这样的几率很大,现在我已经完全相信那本《解放前的黄河之怪事异闻录》上面所记录的那件诡异事情了。

  “你们在那里嘀嘀咕咕的说什么?!你们别以为这几句鬼话就能骗过我!我现在就去报警!!”那个中年汉子之前的冲动劲已经过去了,到了现在,在让他当着赵曼手中的手枪动手,他却也没了这个胆子,反而朝着自己口袋里面开始掏手机。

  赵曼朝着那个中年汉子往前走了一步,看着他说道:

  “我就是警察。”她说着又从身上拿出了一个证件,递给了那个中年汉子。

  中年汉子先是看了一眼赵曼,又看了看她手上的那张证件,脸上的表情半信半疑:

  “别以为我们乡下人好糊弄,那、那身份证都能伪造,何况你这个?”

  赵曼笑了笑,又把右手上面的手枪在那个中年汉子的面前晃了晃,看着他说道:

  “证件可以伪造,那这个呢?”赵曼的意思很明显了,如果他绝对证件能伪造,手枪是真家伙假不了吧?在现在这个年代,普通百姓根本就没有权力和渠道弄到手枪。

  看到赵曼手中那把铁家伙的时候,那个中年汉子之前半信半疑的表情从脸上消失,但依旧没有完全相信赵曼,他看着赵曼接着问道:

  “你们既然是警察,那警车停在哪儿?”这小子并不傻,知道在现在任何的证件能伪造,手枪也可以花钱买到,但是警车虽然也能伪造,但你总不能开着假警车在大马路上面车四处跑吧?那简直就是找抓。

  谁知赵曼听到那个中年汉子的话后,脸色不变,依旧微笑着说道:

  “我们的警车就停在你们村子外面的路口,你们要是不想在这里跟我们坦白的话,那也没关系,一起带回警察局,好好审。”赵曼说着回过头对我和胖子使了一个眼神。

  我和胖子立马心领神会,胖子当先开口:

  “赵队长,我看就应该把这父子俩都带回局子里,狠狠地审他们一审!狠狠地审!再记他们一个袭警之罪!!”胖子说的咬牙切齿。

  那中年汉子听到胖子的这句话后,吓得忙把手里面的菜刀丢在了地上,语气哆哆嗦嗦地看着赵曼说道:

  “赵……赵警官,我、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们是警察,既然你们真的是警察,一定要帮忙调查清楚我母亲到底是怎么死的……”这个中年汉子说着,便朝着赵曼跪了下去,放声抽泣了起来。

  很显然,母亲的死,对他的打击的确很大。

  “想要我们帮你,那就把你们这一次去‘阴阳岛’的全部经过,一个字不少的讲出来。”我看着那个跪在赵曼身前的中年汉子说道。

  中年汉子听到我的话后,转过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他那个昏迷在炕头上的老父亲,这才叹了口气,看着赵曼说道:

  “赵警官,我……我想先把我母亲的尸体从房梁上面放下来。”

  “好,你去找个梯子来,我们帮你忙。”赵曼点头同意。

  等我们合力把梁头上面的那具老妇人的无头尸身慢慢放下来的时候,我仔细朝着她脖颈上面的伤口看了过去,发现伤口很不整齐,就好似被野兽给活活把脑袋给咬下来一样……

  深吸了一口气,我指着他母亲的脖颈对那中年汉子说道:

  “你自己看,你母亲的伤口并非是人为所能干出来的。”

  中年汉子此刻早已看着自己母亲的尸身哭成了一个泪人,全身发抖,哪还听得进我说的话。

  在这个时候,我很了解他此时的心情,这种撕心裂肺的感觉我曾经也有过,那就是我爷爷奶奶死去的时候,所以我并没有勉强眼前的这个汉子,而是起身坐到一旁,静静地等待这个中年汉子他恢复情绪,再做询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