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六十二章 风雨之前

第五百六十二章 风雨之前

  “不说拉倒,不强求。”我看着邱莎莎说道,这倒并不是什么激将法。因为我相信,任何事情,只要用心去查,总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

  “左十三,你……!”邱莎莎看着我气得话说到一半,转身朝着船头那边走了过去。

  我笑了笑也跟着走了过去,先是看了看王阿成父子俩的伤势,发现他们俩人虽然身上有多处被老鹰的利爪给抓伤,但都是皮外伤,止血消毒之后,也就没什么事了。

胖子和赵曼身上虽然也有抓伤,但是他们毕竟有了很多遇险对敌的经验,相比王阿成父子俩来说,他们身上的伤势并不严重。

  倒是一旁的文哥以及杨书记的秘书他们俩人的身上一点儿事都没有,完好无损。

看到这里,我想都不用想,肯定是之前出事的时候,他们找地方躲避了起来,而文哥的那个手下却没有他们俩人好运,在躲避的时候,正巧被海水里面的毒物射中,命丧渔船。

  我走过去,看着躺在地上那具呈和黑色,一动都不动的光头尸体,对一旁的文哥和杨书记的秘书开口说道:

  “你们俩个抬着他下船去岛上面找个地方,给他埋了。”

  文哥听到我的话后,当场就给吓得全身一哆嗦,看着我小声地说道:

  “这……这小兄弟啊,不是我们不想去,那万一岛屿上面再蹿出个蟒蛇、狼群什么的,我们就算是有一百条命也丢不起啊!”

  “你们放心就行,那些动物是被一个控兽师带来的,现在那个控兽师已经被我给杀死,那些畜生早已在这个岛屿上面四散而逃,你们尽管放心的去下船埋尸。”我看着文哥耐心的说道。

  “那万一……”

  “没有万一,你们现在不去,马上就死!!”我说着直接把随身背包里面的烛龙九凤抽了出来,在手上快速一转,横在了文哥已经杨书记秘书他们俩人的面前。想吓他们一吓。

  果真,这俩人看到我手中这把发着寒光的匕首后,顿时就把到嘴边的话咽回了肚子里,连忙点头答应,一起抬着尸身,就小跑着朝着渔船下面跑去。

  看他们俩人抬着尸体慢慢下船,我便把烛龙九凤给收了起来,一直到现在,我依旧想不明白,为什么饕鬄不让我对他们动手,留着他们的性命,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喂,十三,你还吃不吃饭了?”此时在我身后传来了赵曼的声音,之前那群禽兽军团袭击我们的时候,饭正好吃了一半。

  “赵曼姐,我先不吃了,你们吃吧。”我回头跟赵曼说了一声,便一个人朝着船尾走了过去。

  我在船尾找了一个放缆绳的木台,坐了上去,转头看着这个既神秘又恐怖的阴阳岛,心里面思绪万千,久久都不能平静……

  在这个全部都是秘密的岛屿上面为什么会出现“复制”出来的人?还有那个控兽师到底是那一股势力的人?难道现在这阴阳之路上面除了道家龙虎宗、佛门、赶尸派之外,还有别的势力门派?

  心里面想着,我便把从那个控兽师尸身上面搜寻到的那个令牌拿了出来,放在手中仔细的观看。

  这个令牌到底是哪个门派的?为什么在这个令牌上面还刻着这幅上半身为人,下半身为蝎子的图案?这个半人半蝎子的怪物到底是什么,难不成他还真的存在于世间不成?

  正当我在专心思索的时候,突然察觉到了在我身后有人鬼鬼祟祟的朝着我靠近了过来,随着身后那人的靠近,我接着就闻到了一股女孩儿身上的清淡香气,赵曼的身上她从不涂抹香水,来的这个人十有八九是邱莎莎。

  “左十三,你明明感觉到了我来了,你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装!伪君子。”邱莎莎的声音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听到她的话后,我先把手中的那块儿令牌收了起来,直了直腰说道:

  “我本来就不是一个君子,当君子太累。”

  “一看你就是一个没品没德的人,君子之德如风,小人之德如草,草遇风必偃。”邱莎莎一边说着,一边在我的身旁坐了下来。

  我并没有在意邱莎莎那充满讽刺的话,一笑而过,继续转头看着不远处的那个‘阴阳岛’出神,仅仅只是一天而已,就死了四个人,若是明天我们再次上岛,又会有什么危险和意外发生?

  “左十三,你在那想什么?”坐在我身旁的邱莎莎有些好奇地望着我问道。

  “我在想明天我们若是继续动身上这个‘阴阳岛’的时候,又会有什么危险和意外发生。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我把心中所想直接跟邱莎莎说了出来。

  邱莎莎听到我的话后,一脸不在乎的说道:

  “区区一个小岛而已,你就被吓成这样了?一点儿都不像是个男人。”

  “我是个人,而害怕是每个人都会存在的正常心理情绪,我若是走到哪儿都一点儿不害怕,那岂非就真的连人都不是了。”我转过头看着邱莎莎说道。

  “你……我……我懒得跟你一般见识,就会逞口舌之利。”邱莎莎撅起了嘴,好似真的生气了一般。

  “对了邱莎莎,我一直都没有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个岛屿上面的,又是怎么找来的?”我充满疑惑的对邱莎莎问道。

  邱莎莎听到我的话后,皎洁的双眼一眨,笑着说道:

  “你的一举一动,清幽都知道的清清楚楚,你说我想要找到你,那还不简单?”

  “斗笠男?我的一举一动,他为什么会知道?”我听到邱莎莎说的这句话后,心里先是吃惊,接着就是不解。

  “这个就得问你自己了,你和他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只有你们俩人最清楚,我怎么会知道。”邱莎莎说道。

  结合邱莎莎刚才说的这句话,我自己再仔细一想,马上就有了眉目,难道是他送给我的这串手链?!

想到这里,我忙把左手上面的袖子挽起来,一直带着的那串黑色的手链接着就显现了出来,在月色的照耀下,这种手链时不时地有暗光流过。

  看来斗笠男他能知道我的一举一动,十有八九就是他送给我的这串手链的原因。

  “十三,你问我的问题我都回答你了,我也有问题要问你。”邱莎莎在这时突然对我说道。

  “你问。”我说着把左手上面的袖子给放了下来。

  “我听说你们这次来到这个名为‘阴阳岛’的地方,是为了寻找一株‘阴阳草’,据我所知,那‘阴阳草’虽然生长在阳间,而且极为稀有,但却对阳人毫无用处,你们寻找它,究竟是为了什么?”邱莎莎看着我问道。

  “既然你问了,我就跟你实话实说……”就此我便把去阴间搭救如霜,遇到判官和阎王的事情言简意赅的跟她讲了一遍。

  邱莎莎听到我的话后,两只眼睛笑着成了月牙状,看着我说道:

  “左十三,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还这么重情重义。”

  “我一直都很重情重义好吗!”我道。

  “那你一刀子捅进我肚子里面的时候,你的情和义又在哪?”邱莎莎说到这里,双目之中充满冷冽地看着我,之前的笑意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你那时候不也想动手杀了我们吗,我在那个时候,不是被你杀死,就是杀了你,我还有别的选择吗?”我看着邱莎莎无奈地说道。

  邱莎莎听到我说的话后,眼神之中多出了一抹暗淡,轻叹一口气,对我问道:

  “十三,我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如实回答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