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七十四章 自由(第一更)

第五百七十四章 自由(第一更)

  我坐在篝火旁边,突然听到赵曼说出的这句话,顿时就呆住了,完全没弄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还没等我问出口,坐在我对面的邱莎莎却在我之前看着赵曼问道:

  “赵曼姐,你刚刚那句话是什么意思?”她的脸上同样带着茫然之色。

  赵曼站在我身旁看着邱莎莎说道:

  “或许这就是老天爷对我自私的惩罚,我之前太过于爱惜和注重自己的容貌,甚至超过了我的自己的生命,这是一种极度的虚荣心在其中作祟,这种虚荣心就好似一道时时刻就夹在我身上的枷锁一般,让我每时每刻都压的我喘不过气儿来。

我这样活着真的很累……现在我想通了,难看也好,好看也罢,我都会为了我自己好好活下去,现在我虽然没了容貌,但同样也换回了这下半辈子的自由,摘掉了一直都夹在我身上的这道累人枷锁,所以我才会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此时赵曼说话的语气很平静,平静的脸色就如一个深潭中的古水,丝毫波澜不起。

  “赵曼姐,你……你现在心里面真的是这么想的?”我看着赵曼小心翼翼地问道,我有点儿怀疑她现在说的话是真还是假。

  赵曼看着我点了点头,然后接着问我道:

  “十三,你会因为我现在这个样子讨厌我吗?”

  “不会,绝对不会!”我回答的很快也很干脆,在现在这个时候,我任何一丝迟疑都有可能伤害到她,无论赵曼她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强,但任何一个女人在面对毁容这件事情上面都无法做到彻底释怀。

  “那不就好了,我即便没有了这张脸,还有你们这一群朋友,只要你们不在意我现在的这张脸,我自己也不会在意。”赵曼看着我说道,我听的出来,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很牵强,但她之所以故意表现的不在乎,并不是她真的不在乎,而是她顾忌我和邱莎莎为她担心。

  “对了赵曼姐,你刚才说的自由又是什么意思?”我看着赵曼开口问道。她口中说的枷锁我懂,但这容貌和自由又有什么关系?

  赵曼眉头微微皱起,抬起头看着前方的夜空对我说道:

  “我虽然从来都没有谈过男朋友,但是我从小就有了成年需嫁的未婚夫,在我十六岁生日的那天,我的父母便为了他们的事业,私自把我定给了一个官宦子弟,虽然我成年之后对婚事一推再推,但是恐怕今年推不过去了,必须要跟他完婚,所以我现在这幅样子,或许能重新给我自由。”

  “难道不答应不行吗?”我问道。

  可我这句话却换来了赵曼和邱莎莎同时的反驳,她们俩异口同声地对我说道:

  “不行。”

  “为什么?”我不解。

  “虽现在恋爱结婚是每个人的自由,但身之肤发,父母所赐,由不得我们。而且我也实在不忍心看着我爸妈一个劲的苦苦哀求我,真的,在这个世界上,有些事情根本就是身不由己,我们每个人看似都活得自由,可真正的自由,谁又获得过?恐怕唯有死了,才能真的自由吧……。”赵曼语气之中透露着一丝无奈和悲凉。

  虽然我没有经历过,但是我也懂,无论什么事情都没有比被自己父母拿着当做工具一样交换出去来的伤心和绝望。我似乎懂了,我懂了赵曼她这个如此要强和刚烈的性子是怎么来的了,恐怕在她十六岁的那一年就有了。

  “赵曼姐,你放心好了,无论怎么样,你还有我们,我们会一直陪在你身旁的,还有我一定会想办法帮你把脸上的那个疤痕给除掉的,一定会有办法!”邱莎莎这时也从篝火旁站了起来,走到赵曼身旁,伸出双手紧紧地跨住赵曼的胳膊,十分亲昵的靠在了她的身上……

  “砰!!”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响动从胖子所在的帐篷里面传了出来。

  我们三人听到那声响动之后,马上就朝着帐篷那边看了过去,发现胖子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朝着帐篷外面走了出来。

  看到胖子之后,我马上就朝着他那边跑了过去,一把就把还在迷糊的他给再次拽进了帐篷里面。

  现在的赵曼不同于之前,我担心若是胖子看到她脸上的那道黑疤之后,万一口无遮拦,很容易刺激到她,所以我才把他给先拽进了帐篷。

  被我给拽进帐篷里面的胖子,看着我疑惑地问道:

  “师兄,你这是怎么回事?没事把我又拽进来干啥?我这准备出去尿尿呢。”

  我压低声音看着胖子说道:

  “胖子,我跟你说件事,你先给我听明白了。”

  胖子脸上虽然茫然,但却看着我点了头点。

  “赵曼她、她的脸上被毁容了……”

  “什么?!!”胖子听到我这句话后,差点儿没整个从帐篷里面跳了起来。

  “艹,你小点声说话!”我快速伸出手,一把握住了胖子的嘴。

  胖子被我捂住了嘴,看着我眨了眨眼,意思是他明白了。我这才慢慢地把捂在胖子嘴巴上面的手拿来。胖子接着凑上来看着我问道:

  “师兄,赵曼她怎么突然就被毁容了?这……这那个兔崽子王八蛋干的,胖爷我非得把他们给活撕了不成!!”胖子看着我怒气冲冲地问道。

  “被这个岛上面的阴阳人嘴里面吐出来的毒液给弄到脸上了,我跟你说啊,你待会儿看到她的时候,千万别胡说八道,也别当没看就,就问两句得了,别多说话。”我看着胖子嘱咐道。

  胖子点头:

  “你放心,这事儿我自己心里面也有数,肯定不能乱说。”胖子说到这里,好似又想到了什么,接着看着我问道:

  “赵曼她脸上毁容毁的严重不严重,要是实在嫁不出去,我要她。”

  “你可拉倒吧你,人家怎么就假不出去了,也不算太严重,反正半张脸是没法看了。”我看着胖子说道。

  胖子也叹了一口气,说道:

  “行,我都知道了,我出去看看她。”胖子说着从帐篷里面站了起来,弯腰走了出去,朝着赵曼和邱莎莎那边就走了过去。

  而我则是一个人留在了帐篷里面,心里面烦躁的厉害,坐了一会儿后,觉得有些烦闷我便走了出去,我看着胖子依旧在赵曼和邱莎莎的身旁说个不停,估计是在逗她们开心,而文哥也从另外一个帐篷走了出去,站在一旁看着插不上嘴。

  我见此便没有走过去,转身朝着身后的那两棵一黑一白的阴阳树走了过去。

  这一次我有了准备,在距离那两棵阴阳树十多米远的地方,我便提前屏住了呼吸,慢慢地走进了过去。

  走到这两棵阴阳树的前面,我聚阳气仔细看了过去,发现它们这两棵树上面,一棵树上面从内而外散发着黑色的阴气,而另外一棵则是散发着白色的阳气。

  ‘难道这两棵树真的有能让人青春永驻的能力,若是那本《解放前的黄河之怪事异闻录》上面写的都是真的话,用这两棵树上面的汁液是否能让赵曼的容貌再次恢复?’我看着这两棵在我面前的阴阳树,心中暗自想着。

  从一开始我反对赵曼打这两棵树的注意,可是到了现在,我却打起了它们的主意。

  “十三,你在站在那里干什么?”邱莎莎的声音从我身后传了过来。

  “没事。”我答应了一声,便想走回去,可意外却在此时突然发生了,我只感觉到一股强烈的阴气猛然从我背后的这两棵阴阳树上面散发出来,透彻骨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