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八十一章 险象环生

第五百八十一章 险象环生

  我蹲在原地,只看到眼前一道红色的光芒一闪,感觉腹部一痛,接着一股真气快速聚集到了我的小腹上面,我整个人吃痛的一下子附在地上,那些我身旁四周被斩断的杂草接着就落在了我身上,正好把我趴在地上的身躯给盖了起来。

  虽然我现在小腹疼的要命,但那个红衣女人并没有走,而且她也并没有发现我,所以我强忍着疼痛,趴在地上如雕塑一般,大气都不敢出。

  我好似察觉到了,刚才那到红色的光刃打在我身上之所以没有直接把我的身子给斩为两截,一定是因为刚才我体内真气的作用。

  这“无极真气”居然有自主护主的功能,难怪那红衣女人一心想把它从我这里抢去。

  可现在真要到了生死关头,我发现我自己其实还是很脆弱的,也很怕死。而且还怕的要命,人一旦真的陷入了绝境,豁出去了,就会变得不怕死,但是一旦给我一个逃生的机会,那种与生俱来的求生欲望便会占据我的全身,让我为了活下去而不惜把尊严抛到一旁。

  等到那个红衣女人用手中的龙须血莲花把这附近一大片杂草都给斩了个干净后,她才转身掠行而去。

  我伏趴在地上,慢慢地抬起头,见那红衣女人走远之后,这才忍痛坐了起来。

  此时我小腹上面的衣服已经被鲜红的血迹染红,我把衣服被红色光刃斩碎的衣服扒开,便看到了在我小腹上面有一道触目惊心长约十多公分的巨大血口子,一股股的血迹如同拧开的水龙头,一个劲的往外流。

  看到自己小腹上面这道巨大的伤口后,我忙快速把体内的阳气都朝着小腹伤口所在的位置聚集了过去,血虽然暂时止住,但是伤口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愈合,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找一家医院,帮我的伤口进行消毒缝合。

  但是我现在所处的危机还没有彻底消除,那个红衣女人随之都有可能再次追上来,本来之前我就有几次险些被她找到,在受了怎么重的伤之后,我能逃生的机会便大大缩小了。

  而且我身上所流出来的血迹一定会被她给寻到,到了那个时候,我躲到哪里都没用了。

  “十三,你身上的伤口严重不严重?”饕鬄的声音传了出来。

  “还行,血止住了,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我说道。

  “那就继续朝着前面的镇子跑,只要进了镇子,你的这条命就能保住了。”饕鬄道。

  我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若是我现在朝着前面逃走,因为剧烈活动,身上不免会留下血迹,一旦被那个女人给发觉,顺着血迹寻来,我便无处藏身。”

  “你现在除了冒险一搏,还有别的选择吗?”饕鬄对我说道。

  听到它的话后,我无奈地摇了摇头,一咬牙,从地上站了起来,忍住疼朝着前面快速掠行而去。

  果然我这刚一剧烈活动,本来小腹上面已经止住血的伤口再次冒出了血迹,血顺着衣裤,一点点的滴落在了地上。

  我一边朝着前面的镇子快速掠行,一边回头看去,生怕那个红衣女人再次追上来。

  这一次我跑出去许久,那红人女人都没有再次追来。

  但我依旧没有放松警惕,继续加快身形掠行,二十多分钟后,我隐隐地看到了前面有亮光,前面亮光之处,多半就是镇子。

  我欣喜若狂,眼看就要跑到这个镇子里面的时候,饕鬄的声音猛然传来:

  “十三,马上躲起来,那女人又追上来了!”

  “卧槽她大爷!”我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马上止住了往前掠行的身子,四周打量,发在这在附近根本就没有能供我藏身的地方,哪怕连一棵树都没有。

  不过在不远处到有一快儿满是垃圾污秽的泥潭,看到那个脏兮兮的泥潭后,我把心一横,整个人朝着那边跑了过去,纵身一跃,整个人便趴在了这个泥潭之中。

  我屏住呼吸,闭上眼,不再去闻这附近一片的臭气,不再去看这四周的垃圾污秽,一咬牙,强忍着恶心,把身子和头都埋进这一片泥水里面。

  全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但我现在为了能继续活下去,不得不这么做,没多久我便听到了红人女人追来的轻微脚步声。

  随着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我心里惴惴不安,突然这阵脚步声消失了,估计是那个红衣女人已经追到了附近,正站在原地四处寻找我。

  我整个人都浸在泥潭里面,努力用“茅山潜息术”克制住自身的心跳和呼吸,默默祈祷千万不要让她顺着血迹找到我。

  之所以我选择这个满是垃圾脏到不能在脏的泥潭,一来是因为这个泥潭附近能散发出来一股恶臭,而这股恶臭足以把我身上的血腥味给压盖。

  二来我是在赌那个红衣女人十有八九有洁癖,因为她虽然一直在追我,但不论是草堆还是草丛,都没有见她踏足一步,所以我才从这一点判断出来她有极强的洁癖,赌她定然不会来这么脏的地方寻我。

  但就在这个时候,我猛地感觉在这个臭烘烘的泥潭里面,居然有不少不知名的虫子,这些虫子从四面八方朝着我身上涌来,泥潭上面有,下面同样也有。

  渐渐地我感觉有还虫子正在泥潭下面啃咬着我的肚子,那红衣女人并没有走,我默默地承受着这些虫子不断的骚扰,可这些虫子似乎真的把我当成了一具死尸,有一条甚至还顺着我小腹上面的伤口直接钻进了我肚子里面。

  随之一股难以忍受的绞痛感传来,我躺在这潭臭泥里面,双手深深插入烂泥,死死扣住烂泥里的碎石和枯枝,强迫自己一动不动。

  接着又有一个虫子居然顺着我的鼻孔钻进了我的鼻子里面,我马上忍不住就要张开口打喷嚏,但是害怕被那女人给察觉,我张口就死死咬住了一大滩烂泥,让自己忍住。

  而那个虫子并没有马上推出去的打算,一直在我的鼻孔起来打转。

  西瓜个兔子的,你们这群落井下石的虫子先给我嘚瑟着,等那个红衣女人走了之后,一定报仇雪恨!!

  过了一会儿,那个红人女人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围着这个泥潭四周开始搜寻了起来,其中她甚至还用龙须血莲花朝着我藏身的这个泥潭之中打了过来,激起了一层烂泥,好在这一次有惊无险,我并没有被她的龙须血莲花给打中。

  许久,红衣女人才确定我没在藏在附近,脚步声朝着来时的路掠行而去,越来越远,随之消失。

  我怕她有诈,忍着腹中虫子来回钻的痛楚,继续静静地躺在这潭臭泥里面,过了一会儿后,饕鬄的声音再次响起:

  “十三,快起来吧,那个女人走远了。”

  听到饕鬄的话后,我猛地就从这滩烂泥里面跳了起来,一个纵身跃了出去,带着一身烂泥落在地上,我先不去管身上的烂泥,把那只一直待在我鼻孔里面的虫子一把抓了出来,扔到地上直接踩死。

  然后嘴里面快速吐出那些臭烘烘的烂泥,现在这种难受劲一点儿都不必死差到哪去,若不是为了我的家人和如霜,我真的宁愿去死,也不愿受到这种非人般的折磨。

  把口中的烂泥大部分吐出来后,我接着低头朝着自己小腹上面的伤口看去,发现伤口里面都散漫了黑色发臭的烂泥,恐怕那只虫子也钻进了我的肚子深处,一时半刻倒也拿它不出来。

  所以当下我只得强忍着剧痛,把身上的衣服全部脱了下来,朝着镇子相反的方向用力扔了过去,以免那红衣女人再次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