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八十五章 铁杵磨针

第五百八十五章 铁杵磨针

  从我打车的地方到黄河口镇并不远,出租车司机问清楚我的目的地后,绕了一个直达的远路,一个多小时后,他便把我带到了黄河口镇后面的这个渔村旁。

  这个渔村也就是之前王阿成父子所在的渔村。

  我下车,等那出租车走后,见四下无人,便聚阳气朝着前面的渔村快速掠行了过去。

  很快儿我便跑到了这个渔村里面,先是聚气朝着渔村前面黄河边上的码头看去,发现码头上面停着王阿成父子的那艘渔船,我这颗七上八下的心才稍微好了一些。

  只要渔船回来了,就证明王阿成父子等人回来,只不过让我担心的是,赵曼和胖子还有邱莎莎等人有没有跟着王阿成父子一起回来?赵曼身上受到那么重的伤,还是不是活着。

  这些是我一直到现在,心里面最担心的。而且还有一件让我时时刻刻都在提心吊胆,那就是那个实力恐怕的红衣女人,她若是找不到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以她那高深莫测的修为,想要再次找到我并非难事,所以我现在即便躲过了初一,也绝躲不过十五。

  至此,我现在才想急迫的突破到“无极真气”的第二式,我若是想加强自身的修为,就必须要领悟这第二式,只不过我虽然把“无极真气”的第一式全部都领悟了,但这第二式无论用如何修炼都没办法领悟一点儿。

这就好像在我前面的是一条深不见底、无法逾越的鸿沟,把我生生地挡住了,无法在前进一步。

  我从未想到,“无极真气”的第一式很顺利的就全部领悟,但是第二式我却想尽办法都无法领悟。

  就在我急匆匆朝着王阿成家里面赶去的时候,突然在路旁看到了一个老妇人正坐在一块儿石头上面弯腰摸着手中的一根手指粗细的铁棒。

  铁棒摩擦在沙石上面的声音极为刺耳“刺啦刺啦……”,当我看到那个老妇人的时候,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这个难道就是铁杵磨针?

  从小的时候,我就在课本上学到过铁杵磨针,没想到还真的在现实中亲眼看到了这一幕。

  所以我走上前问道:

  “老太太,您这是在干什么?”

  “磨针。”老太太头也没抬的对我说道,语气很平淡,就好似在说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一般。

  “磨针?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这句话的确不假,但这么做却完全没有必要,需要针的话,就去买一根就好了,何必这么磨下去呢,都不知道要磨到何年何月,什么事情也就耽误了。”我现在绝得这个老太太不是神经有问题,便是一个隐居在此世外高人。

这是我的直觉告诉我的。

  那老太太听到我的话后,这才停下了手里面磨针的动作,转过头看着我说道:

  “小伙子,你若是这么想就错了,铁杵磨成针并非难事,这里面难的只有一条,那就是开始。无论什么事情,无论这件事情它有多难,不怕你去做,就怕你连做都不敢做,我手中的那块儿铁杵虽然看起来距离成针还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但是只要磨破了这块儿铁杵的死皮,也就会快的多了,水滴石穿、绳锯木断,有的时候有些事,并不是你做不到,而是你不敢去做,甚至连想都不敢去想,唉……现在的年轻人,做任何事情都喜欢走捷径,可捷径走多了,终究会扭了脚的……。”那个老妇人说着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继续开始坐在石头上面磨着她手中的那根铁杵。

  我站在原地,仔细地回想她刚才跟我说的那些话:

  ‘水滴石穿、绳锯木断,有的时候有些事,并不是你做不到,而是你不敢去做,甚至连想都不敢去想……’

  难不成这个老太太在暗示我一些什么不成?

  我想了半天,始终都没有想透她这些话的真正含义,只得暗自记在心里,以后再想。跟那老妇人打过招呼便起身离去,急匆匆的朝着王阿成家里面赶去。

  等我跑到王阿成家门前的时候,正欲开门进院,却发现大门被人给从里面锁死了。我忙站在原地用力敲门。

  没一会儿,我就听见院子里面传出来门口的声音,接着一个人就了出来:

  “谁来了?!”听声音,正是王阿成。

  “王大哥,是我,左十三。”我答道。

  王阿成听到是我之后,忙快步走了过来,帮我把门给打开,我看他之后,马上开口问道:

  “王大哥,我那几个朋友呢?他们有没有跟着你们一起回来?”

  王阿成听到我的话后,接着点头对我说道:

  “回、回来了,都跟着我们坐船回来了,只不过有一个女孩儿伤的太重了,到现在还躺在炕上没醒过来。”

  听到王阿成的话后,我瞬间就想到了身受重伤的赵曼,忙对王阿成说道:

  “王大哥,他们在哪个屋子里面,快带我过去。”

  王阿成一点头,关上大门后,便带着我朝着正屋走了过去。

  跟在王阿成身后走进里屋后,我便看到了邱莎莎和胖子坐在一旁一句话不说,显然情绪不高,而炕上躺着的则是昏迷不醒的赵曼。

  当我看到赵曼双目紧闭的躺着炕上后,忙聚阳气看了过去。发现她的身上阳气虽弱,但却一直有,而且也没有要散去和变弱的趋势,这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赵曼这条命算是保住了。

  坐在一旁的邱莎莎和胖子也同时看到了我,当胖子看到我进屋之后,一下子就从板凳上面蹦了起来,上来就一把抓住了我:

  “师兄,你……你没死?!!”胖子的语气里面满是惊讶和喜悦。

  “怎么,你还盼着我死?”我看着胖子笑着说道。

  “你瞧你这话说的,我胡胖子是那种小人吗?只不过我听邱莎莎跟我说你被那个修为逆天的红衣服女人给带走了,我还真以为你没法活着回来了,师兄,你这么想可这太伤我心了,真的,伤心……”胖子看着我说道。

  我笑了笑,心道我之前差点儿跟死了没啥区别,一直都在被那红衣女人给追杀,也一直都在阎王殿门口转圈。

我转过头朝着邱莎莎那边看了过去,发现她刚才也一直在看着我,当她发现我朝着她看去的时候,不免有些尴尬,忙把双眼收了回去,目光同时也移到了躺在炕上的赵曼身上。

  “邱莎莎,赵曼姐身上的伤怎么样了?”其实我也都明白,赵曼在‘阴阳岛’上之所以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能活着回来,多半是因为邱莎莎出手救了她。

  “没什么大事,她身上的伤口都没有伤及的筋骨,就是有些失血过多,好好休息几天也就没事了。”邱莎莎对我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谢谢你。”我说道。

  “谢我?你不是应该恨我吗?正是因为有我,你们这次的行踪才会暴漏,才会被那个女人找到你们。”邱莎莎看着我说道,她的脸上在此时也泛起了一丝愧疚。

  “发生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即使没有你,那个女人她也一定会找上来,不过邱莎莎,我倒是有几件事情必须得跟你问清楚了。”我看着邱莎莎说道。

  邱莎莎微一点头:

  “你问,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那个红衣女人她到底是个什么身份和来路,龙虎宗和她之间到底有什么渊源?还有你和她又是什么关系?”我看着邱莎莎接着把这些一直藏在心里面的话给问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