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八十六章 联系阴间

第五百八十六章 联系阴间

  邱莎莎听到我的话后,娇柔的身躯为之一颤,双眼也随之暗淡了下去,低头沉默了一会儿后,才接着抬起头一咬牙,下定决心一般的看着我说道:

  “十三,我今天就什么都告诉你,那个穿着一身红衣服的女人名字叫红烟,她并非旁人,正是我的亲生母亲,也是现在的龙虎宗宗主!!”

  邱莎莎的这句话如同一道巨雷一般,狠狠地击在了我的心头!让我愣在了原地。

  我有些反应不过来,我想过那个红衣女人很多身份,也想过她就是控制邱莎莎的幕后黑手,但是我从未想过她就是邱莎莎的亲生母亲,也同是龙虎宗的宗主。

  “咱们龙……龙虎宗不就只有陆真人一个女人吗?”我看着邱莎莎问道。

  “对,龙虎宗是只有陆真人一个女人,但是男人也是会娶老婆的。”邱莎莎看着我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问道。

  “是我母亲用的性命逼着我的父亲把龙虎宗宗主的位子让给了她,很多外人都不知道,其实现在龙虎宗的宗主早就已经换了。”邱莎莎看着我说道,她的语气在此时变得无奈和恍惚。

  “你的意思是说,之前让你来接近我,都是你母亲的意思?”我接着问道。

  邱莎莎并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这些子我总算是全部都明白了,原来那个神秘强大的红衣女人便是邱莎莎的亲生母亲,同时也是现在龙虎宗的宗主。原来龙虎宗的宗主居然是这么一个无恶不作、心狠手辣的女人,难怪我经常听到有人说,这个世界要大变天了。

  可能真的要变天了……

  不过这虎毒不食子,那个叫红烟的红衣女人居然为了宗主之位,不惜拿着她自己的亲生骨肉以此来威胁,看来这个女人相当的危险,只要能达到她的目的,她就会不惜一切代价去做。

  如此看来,我从她手中逃走后,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再次找来。

  以她那恶毒的性子,若是再次找到我们,肯定会大开杀戒,想到这里,我不禁有些担忧了起来。

  坐在一旁的邱莎莎似乎从我的脸上读懂了我心里面再想什么,看着我说道:

  “十三,你放心好了,我在王大哥这个家里面布下了一个阵法,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这个阵法消失之前,我母亲绝对找不到我们。”

  “你这个阵法能持续多长时间?”我看着邱莎莎开口问道。

  “我也不能确定,多则一个月,少则十天。”邱莎莎说道。

  听到邱莎莎的话后,我心里面多少定了一些,虽然这段时间不多,但是我一定要利用这个有限的时间领悟“无极真气”的第二式,也只有这样,我再次遇到那个红衣女人的时候,才能跟她有一战的资本。

  以我现在的修为,遇到她,恐怕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想到这里,我便让邱莎莎和胖子照看着赵曼,自己一个人找了一个相对安静的房间,想抓紧时间开始修炼“无极真气”的法门。

  就在我刚刚准备开始打坐修炼的时候,突然想到了随身背包里面的一样东西,就是之前阎王爷赐给我的那块儿红色的玉佩。

  我想到它的时候,突然多出了一个念头,这块儿玉佩便是阎王爷送给我用作联系它们的,若是我在这个时候,寻求它们的庇护和帮忙,他们肯定不能坐视不管。

  毕竟我现在也是为阴间办事,而且阎王爷托付我去‘阴阳岛’寻找的那棵‘阴阳草’我也替他找到了。

  想到这里,我忙把随身背包里面放着的那块儿能联通阴间的红色的玉佩給拿出来。

  握在手中,我按照阎王爷之前跟我所说的方法,朝着这块儿玉佩中间的一个白点上面用力按了下去。

  那块红色的玉佩上面接着就传出来一阵灰白色的雾气,在一瞬间,那股灰白色的雾气整个把我给笼罩在了其中,让我有了一种再次来到阴间的错觉。

  “小子,你找我??”突然,阎王爷的声音响起,从一个方向传进了我的耳朵里面。

  “对,阎王爷,我有事找你。”我并没有在这股灰白色的雾气里面看到阎王,所以只得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开口说道。

  “怎么了,我托付你去那‘阴阳岛’寻找的‘阴阳草’找到了?”阎王对我问道。

  “找到了,不过阎王爷,我现在被一个人给盯住了,前两天险些送命。”我对阎王说道。

  “那个人是谁?叫什么?”阎王接着对我问道。

  “龙虎宗的现任宗主,红烟。”我把那个红衣女人的名字说了出来。

  阎王爷听到‘红烟’这个名字后,一下子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儿他才轻声自言自语道:

  “她在这个时候动手,难道说是那个阴魂即将要再次出世了?”

  “阎王爷,您刚才说什么?”我问道。

  “啊……没、没什么,这样我今天晚上就派出两大判官前往阳间牵制住她,你则趁着今晚带着阴阳草前来阴间,记住今天晚上子时之后,丑时之前你再次按手中的这块儿玉佩,我会让阴差去接你,千万别弄错了时间,这件事绝不能有丝毫差错。”阎王谨慎的对我说道。

  “好,我记住了,对了阎王爷是不是我只要今天晚上把‘阴阳草’给你带过去,你就会让我把如霜带回来?”这件事情最好再问一次,越保险越好。

  “你尽管放心,答应你的事情肯定做做到,记住今天晚上子时之后丑时之前。”阎王说完后,围在我身旁的这一股灰白色的雾气接着慢慢散去,直至全部消失……

  我把玉佩收了起来,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才刚刚下午3点多,距离子时午夜十二点还有八九个钟头,时间还早不如借着这段时间修炼一会儿“无极真气”。

  可就在我刚刚想要修炼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样东西,那就是之前阎王爷送给我的那把刈冥剑,阎王他肯定不会把一把完全没有用的剑送给我,他送给我这把剑肯定会对我有用,而且会有大用,否则的话,那个红烟也绝对不会看在眼里。

  把刈冥剑从随身背包里面拿了出来,放在手中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剑身上面刻着的那一条金色蛇雕寒光直闪,剑柄上面的那些奇怪符文连着剑身时不时的有暗光流动。

  这把剑绝非俗物,但是我直到现在依旧都没有发现它的身上到底藏有什么秘密,或许它跟烛龙九凤一样,要用阳血来解开封印?

  想到这里,我忙把手中的这把刈冥剑朝着自己的左手上面轻轻划了下去,接着便把流出来的鲜血滴在了刈冥剑的剑身之上。

  但是让我失望的是,这把刈冥剑在被我滴上血迹之后,依旧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看来它和烛龙九凤并不同,我只得再次把它给收回到了随身背包里面,今天晚上见了阎王再问清楚它的使用之法。

  想到今天晚上就能见到如霜,并且把她待会阳间,我就是一阵振奋,不过振奋过后,心中接着膨胀起了一股不安的情绪。

  因为即便是我把如霜带回了阳间,若那红烟找来,恐怕会连累到她,真都了那个时候,我连带着她逃走的能力都没有,以如霜的性子也定然不会留下我一个人逃走,若是这样的话,我宁愿继续让如霜留在阴间,最起码她在那里不会受到伤害。

  这种感觉让我心里面极为不爽,明明我寻找到了‘阴阳草’,但是我却不能把她带回来,这种无能为力的苦涩让我难受万分。

  “唉……我真的是一个废物,废物到就连自己的女人都无法保护好……”我忍不住开口自言道。

  “既然你知道自己是个废物,那为什么还在这里浪费时间?!强者和弱者最大的不同是在于,他们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能跑到一旁,专心修炼。”饕鬄的声音从古玉里面传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