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八十九章 铃响

第五百八十九章 铃响

  “赵曼姐她怎么不对劲了?”我看着胖子问道。

  “我看着赵曼就好像丢了魂儿一样,坐在炕头上面双眼发直,看着一个地方一直出神,我问她她只是摇头,也不说话。”胖子的脸上带着担忧地神色。

  “你别想太多,赵曼姐现在刚刚醒过来,让她先吃点儿东西,然后一个人静一会儿,你没事别进去了。”我对胖子说道。

  胖子满口答应了下来,忙去帮着王阿成父子俩收拾饭桌。

  我则是趁着现在这个时候,看了看手表上面的时间,发现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距离我去阴间的时间也越来越近了。

  想到了马上就能再次看到朝思暮想的如霜,不知为何,我的心跳在这个一刻加快了起来,这份别离之苦,深入到了我的骨髓,我自从阴间回来后,时时刻刻都在想着能和如霜她见面,并且带着她一同回来。

  甚至我做梦,梦到的也是她。

  心里面越是期待,但到了这一刻就越紧张,我甚至都在想,见了如霜之后要怎么样把我这些日子一直都压藏在心中的话全部告诉她。

  她是否也如我一般思念她?我想肯定是的,她能等待我一千年情深不变,她对我的爱,又何曾不是深入骨髓呢?

  无论我怎么去思念和深爱如霜,都不及她对我的万一。

  因为时间和距离永远都是爱情的天敌,它可以残忍地撕裂一切承诺,它的无情让人心生畏惧,它同样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摧毁人口中的‘天长地久,海枯石烂,一心一意’……

  但是这两个天敌却对如霜没有丝毫的干扰,她对我的感情长达千年之久,整整一千年啊,那有多少个日月?多少个春夏秋冬?多少个星辰转变?多少人聚散离合?又有多少的誓言早已随风飘逝?

  而她自己又独自承受了多少的孤寂?

  人的生命可以用生和死来交替轮回,但恐怕只有这份如霜对我的深情也是永恒的,她从未给过我一个承诺,但却真正做到了从一而终,亘古不变,而如此深情的一个女人,我怎么可能,又怎么允许自己去负了她??

  即便这个世界上面的女人再多,我的心中就只有一个,那就是:

  安如霜。

  至死不渝。

  ……

  时间总是在人不经意的时候悄然划过,但是在等待的人身上,却觉得度日如年。而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一个人坐在院子里,眼中看着满天的星辰,心中想着媳妇如霜,终于苦苦地等到了11点半。

  还有30分钟,我便可以动身千万阴间去见她了,还有最后的30分钟……

  我心中计算着时间,却听到了身后房门打开的声音,我回头看了过去,走过来的正是胖子。

  “师兄,你准备12点出发去阴间了?”胖子走到我身旁,看着我问道,在此之前吃饭的时候,我就把我今天晚上12点准时动身前去阴间的事情告诉了他和邱莎莎。

  听到胖子的话后,我点了点头,看着他说道:

  “对,还是30分钟我就走。”

  “你这一走的话,能保证囫囵着回来不?”胖子看着我问道。

  我把身子一转,看着胖子问道:

  “我说胖子你这话什么意思?合着你还盼着我不能囫囵着回来?”

  “不是,我就是担心你万一这一次去了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没法去跟你爸妈还有咱师父交代,我是真害怕你这次出去会遇到意外,因为那个叫红烟的女人肯定在外头四处找你,你要是现在出去的话,那就跟羊入虎口没啥区别。”胖子对我说道。

  “没事,之前我联系到了阴间的阎王,他会出手帮我。”我对胖子说出了这件事,让他放心。

  “这样就好了,要是阎王肯帮你的话,她肯定不敢动你。”胖子听到我的话,像是吃了一颗定心丸。

  而我却坐在一旁暗自摇了摇头,那个叫红烟的女人实力恐怕阴间不一定能够奈何的了她,若不然她也不会狂妄到直接在阴间动手弑杀阴帅鬼王。

  一想到她前几天追杀的我上天无路,入地无门,藏匿在一潭臭泥里面被各种虫子折磨的时候,我心中就暗暗发誓,有生之年一定会把那次的耻辱加倍的还回去!……

  又和胖子闲聊了一会儿,30分钟很快就过去,我起身对胖子说道:

  “胖子,在这里等我回来,照顾好赵曼姐,我走了。”我说着直接一个纵身掠上了墙头,也就在同时,突然邱莎莎的声音从院子里面传来出来:

  “十三,你千万要小心提防我母亲,你……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我回头看了一眼从屋子里面跑出来的邱莎莎,笑着对她说道:

  “放心吧,我肯定会提防,走了。”说着我纵身一跃,从墙头上面跳了下去,先是聚气仔细的观察了一遍四周,见无异处后,便动身朝着村子外面快速掠行而去。

  掠出渔村,我马上把阎王之前送给我的那块儿玉佩拿了出来,然后朝着中间的那个白点儿用力按了下去。

  玉佩上面马上就传来了一阵冰冷刺骨的寒意,我手里握着这块儿玉佩,站在原地看着四周黑漆漆的一片静静地等着。

  突然一阵冷风从我身后吹了过来,接着便从那个方向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铃声:

  “铃铃铃……铃铃铃……”

  当我听到这阵铃铛发生的声响后,整个人一下子就好似被冰冻住了一般,全身僵硬。

  难不成是那个红烟女人追来了?!之前阎王明明跟我说他会派出阴间的两大判官去拖住红烟,为何她却又在这个时候追来?难不成那两位判官已经败北了?!

  亦或者是,阎王他根本就没有派出判官牵制住她?

  “前面的阳人,可是左十三?”没等我转头去看,一个尖细沙哑的声音从我背后传来,并非是那红烟的声音。

  我忙回头看了过去,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所来的并非邱莎莎的母亲红烟,而是两位来接我前往阴间的阴差。

  他们两人皮肤漆黑,身穿阴差服,其中一个举着一面聚魂旗,另外一个手中则是拿着一个聚魂铃,刚才那一阵“铃铃铃……”的声响,便是从那个聚魂铃上面发出来的。

  还真是虚惊一场。

  “对,两位阴差大哥,我就是左十三。”

  “既然没找错人,那就快跟我们走吧,阎王爷可是一直在等你。”其中一个手握聚魂旗的阴差看着我说道。

  “好,走。”我说着朝着那两位阴间身旁走了过去。

  走到那两位阴差身旁,他们同时双手一挥,一股黑色的阴气便围绕住了我,只能看到阴气里面,阴气外面则全部阻挡了起来,我同时感觉自己跟着他们腾空而起,朝着阴间而去。

  与此同时,四周的阴风吹起,聚魂旗被阴风给吹的发出一阵阵声响,而招魂铃也跟着发出一阵:

  “铃铃铃,铃铃铃……”的脆响。

  我听到这铃铛的声音在次响了起来,心里面就是一颤呐!马上联想到了那个恐怖的红衣女人红烟。还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我说这位阴差大哥,我跟你商量个事,你能不能把你手里的那个铃铛先收起来?”我开口对那个手中握着招魂铃的阴差问道。

  “为何要我把它给收起来?”他那一张跟从煤矿里面爬出来的黑脸看着我疑惑地问道。

  “我、我晕铃铛……”我道。

  “原来如此,好说,我这就把招魂铃给收起来。”这个阴差倒也好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