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九十章 选择主人

第五百九十章 选择主人

  没有之前那一阵阵烦人的铃声之后,我也就安心跟着这两位阴差朝着阴间赶去。

  时间不多,我便感觉身旁四周的温度渐渐降低了下来,同时用冷风从四周吹了过来。

  此时在我身旁除去那两位阴差后,前后左右都是浓厚的阴气,我根本就看不到外面,更猜测不到现在外面究竟是到了哪里。

  这种寒意持续了并没有多久,便慢慢消失,接着我突然感觉到这两位阴差带着我从半空之中落到了地上,当我双脚踩到那柔软如同棉被一样的地面上后,心里面就知道,阴间到了。

  站在我身旁的两位阴差同时用手一挥,围在四周的黑色阴气慢慢地飘散而去。

  接着我便看到了前面一股股灰蒙蒙的雾气,抬起头朝着前面看去,现在我所立的位置,正是这阴间‘阎王殿’的殿门门前。

  “左十三,阎王殿已经到了,阎王爷早已在里面等候多时,你快进去吧。”其中一个阴差看着我催促道。

  “你们不跟我一起进去?”我问道。

  “阎王殿并不是我们能想进去就进去的,我们只能送你到这里。”另外一个阴差看着我说道。

  “那行,我自己进去,多谢两位了。”我说着举步朝着前面的阎王殿里面走了进去。

  第二次走进这个阎王殿后,踩在黑色的石块儿上面,我轻车熟路的顺着中间的大路一直往里面走,走过那堆黑色的恶鬼石雕,迎面便看到了坐在殿中的阎王,他此刻正坐在大椅之上,双目紧闭,像是睡了过去。

  而在他身边,则是站着上次帮我说话的陆判官。

  陆判官见我走过来之后,马上用手势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示意的先站在原地不要动,也别说话。

  我看到陆判官的手势后,我点了点头,站在原地静等阎王醒过来。

  大约过了能有十多分钟后,我猛地感觉自身后传来了一股极为强烈的阴气,大惊之下,忙回头看了过去,只见一道如同灰雾的透明影子从殿外之间飞了进来,快速的掠过我身旁,朝着前面的阎王身上飞去。

  我欲要开口提醒阎王,一旁的陆判官却马上用手势拦住了我。

  那道透明的影子快速的飞到昏睡过去的阎王身旁,一下子就窜入了他的身体里面,数秒之后,阎王的这才慢慢地睁开了双眼,朝着我这边看了过来。

  “左十三,你来了?”阎王醒来之后,看着我开口问道。

  “对,刚到不久。”我看着阎王开口说道。刚才我看到那一道透明的影子飞入他身体里面之后,接着就醒了过来,难不成刚才那道透明的影子,便是阎王的一缕分魂不成?如果是的话,那么他之前这一缕分魂是去了哪里?

  “这一次你动身去那‘阴阳岛’,有没有发生什么意外?”阎王看着我问道。

  “除了遇到那个叫红烟的女人外,并没有遇到别的意外,阎王爷您让我去帮您寻找的‘阴阳草’我也找到了,就是这个。”我说着把那株放在随身背包里面的阴阳草拿了出来。

  阎王看到我手中的那株‘阴阳草’后,忙让陆判官走过来,把我手上的这株阴阳草给拿走,递了上去。

  阎王从陆判官手中接过‘阴阳草’后,拿在手中仔细地看了好一会儿后,这才小心的把那株‘阴阳草’放在了一个黑色的木盒之后,交给了一旁的陆判官。

  “左十三,我还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找到这株‘阴阳草’,的确让我有些意外。但不管怎么样,若这阴阳两界此次能够恢复平和,功劳有你的一半。”阎王笑呵呵地看着我说道,很显然那株‘阴阳草’让他的心情变得不错。

  我见此,忙趁热打铁的问道:

  “阎王爷,既然我帮你寻找到了那株‘阴阳草’,我那媳妇如霜是不是能跟着我回到阳间了?”

  阎王听到我的话后,笑着对一旁的陆判官低声言语了几句,陆判官点了点头,从手中拿出了一张黄色的符纸,朝着虚空之中随意一点,那道黄色的符纸马上带着一道灰色的光芒快速飞出了阎王殿。

  “十三,既然我答应了你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你帮我寻找到了‘阴阳草’,那个叫如霜的千年灵鬼,我定然会让她跟着一同回去,只不过,我有几句话要提醒你。”阎王看着我说道。

  “阎王爷您请说,我听着。”我压住马上就要见到如霜后的那份欣喜,开口说道。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那个叫如霜的千年灵鬼虽然心性善良,但她的命中却有龙瞳凤项,九五之格,若是此次她同时回到阳间,那个藏伏在你们阳间数千年的阴魂定然不会放过她,他若一旦再次出世,必去寻她,你也会受其牵连,命丧是小,恐怕你会因此魂飞魄散,永无轮回,依我看……”阎王看着我说道。

  “不,阎王爷,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带她走,这次我绝对不会让她自己一个人,我得陪着她,伴着她。”之前我答应过如霜再次回来,就一定会带她回去,她能为了我甘愿承受千年相思之苦,魂飞魄散又算的了什么,只要如霜在我身旁,无论面对什么事情,我都不会感觉到害怕。

  “你真不怕?”阎王眉角一挑,看着我问道。

  “若不是如霜,我全家的命恐怕早已在我九岁的时候都没了。”我苦笑着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不再多言。”阎王说到这里,神情专注的低头看着身前桌面上的一个黑色的本子。

  “阎王爷,我还有几件事情想要问您。”这时我看正是机会,便抬头对阎王说道。

  “何事?”阎王听到我的话后,抬起头,放下手中的本子,红色的双目中有道精光一闪而过。

  “我一直都不知道,那个始终都想重掌天地的存在于阳间数千年的阴魂到底是何人,他又是什么身份??”我双目于阎王的双目对视,看着他问出了这个一直都困惑着我的问题。

  阎王一双横眉一皱,看着我一句话都没说,许久之后,才看着我意味深长的说道:

  “不用我说,你以后自己一定会知道……。”

  “可……”我话刚刚说出口,便被阎王给打断了:

  “现在即便你知道那个阴魂他生前是谁,是何身份,又存在于阳间几千年,那又如何?!你是否有能力再次把它给封印起来,还是有实力去把它给打个魂飞魄散,永远消亡在这阴阳两界?”

  “我……”听到阎王的话后,我顿时有些语塞,不知道应该怎么去回答他。只得放弃了这个话题,看着他继续问道:

  “对了阎王爷,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问你,就是你之前送给我的那把‘刈冥剑’为何到了我的手中,却和一把普通的匕首一般无二?对付阴魂邪术根本不起一点儿作用。”

  阎王看了我一眼,淡淡地开口说道:

  “我虽然把刈冥剑送于你,但是它自己却还没有认同你。”

  “您的意思是?”我此时好像明白了一些什么。

  “就是那把刈冥剑并非承认你是它的主人,它自然不会帮你。”阎王对我解释道。

  “这把没有生命的剑,它也会自己认主人?”我有些诧异。

  “世间万物,都有其灵性,只是有的多,有的少罢了。若是这把刈冥剑在有一天认可了你,那么你一定会如虎添翼。你可知道,你们阳间的女人虽然有时会选择错误,嫁给没品没德的男人,男人也通常也会错误的选择娶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但是这把刈冥剑它却永远不会选择错误,当他开时选择新主人的时候,那眼光要比男人和女人选择另外一半的时候严格精明的多。

至少它不会被几句花言巧语就骗过去,也绝对不会去多瞧一眼那些让人充满欲望和失去自我的权力和金钱,而且当它选择了一个新的主人后,就会把你的生死连同它自己系在了一起,这一点儿,也通常比人忠心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