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唯有情字最杀人

第五百九十四章 唯有情字最杀人

  “好!”我答应了一声,便朝着赵曼炕边走了过去,还没等我走近,睡着的赵曼却听到了我的脚步声,自己醒了过来。

  我看到赵曼躺在炕上一脸疑惑地看着我后,忙开口问道:

  “赵曼姐,你醒了?”

  “嗯,十三你什么时候回来了?你那媳妇儿有没有跟着你一起回来?”赵曼说着用手按了按前额,慢慢地从炕上坐了起来,她睡觉的时候,就只脱了外套,里面还穿着一套黑色的保暖内衣。

  北方的冬天不比南方,农村的屋子里面要么生炉子,要么开暖气,屋子里的温度完全不需要穿外套。

  “刚回来没多久,我媳妇儿也带回来了,赵曼姐,如霜她刚才让我叫醒你,想跟你说几句话。”我看着赵曼说道。

  赵曼坐在炕上看着我,咬着嘴唇思索了一会儿,终究还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十三,你把玉佩放在赵曼姐的身前,这些话我想单独跟她说。”如霜的声音接着从玉佩里面传出。

  “行。”我答应着,同时把那块儿红色的玉佩从随身背包里面拿了出来,轻轻地放在了赵曼身前的被子上,便叫着胖子一同走出了屋子。

  当我刚带上门的时候,等在外面的邱莎莎马上走了过来,看着我问道:

  “十三,如霜姐回来了吗?”

  “嗯,回来了。”我说着走到一旁屋子中间的饭桌上,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坐在椅子上喝了起来,这一晚上我一口水都没顾上和,嘴唇早就裂开了。

  “对了胖子,王阿成他们父子俩呢?”我看着胖子问道。

  “他俩今天一大早就去出门市里的火葬场排队去了。”胖子说道。

  听到胖子的话后,我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把水杯放在了桌子上,靠在椅子背上,看着饭桌旁边的火炉出神……

  虽然我这一次带着安如霜回来了,但是兴奋过后,我首先想到的那就是邱莎莎的母亲红烟,即便我现在领悟了“无极真气”的第二层,但也绝对不是她的对手。

  所以现在当务之急,便是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和时间,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起来。

  也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如霜以及我的家人朋友不受到牵连和伤害。

  还有一个让我时刻都悬着心的事情便是那个一直藏匿在暗处虎视眈眈的数千年阴魂,我根本就不知道它会何时再次出世,它若出世,恐怕第一个来寻找的就是我和安如霜,它想要我的天生道体,同样也想需要如霜的九五命格。

  这个劫好似早已在千年之前就已经注定了一般,我和如霜好似被命运女神早已在千年之前就绑在了一起,所以我们现在所面对的不止那个叫红烟的修为高深莫测的女人,还有这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就会再次突破封印重返阳间的强大阴魂。

  所以我和如霜目前就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要么击败红烟和那个数千年阴魂,要么一起被他们给打个魂飞魄散。

  绝对没有第三条路。

  但是有一点儿我却不明白,阎王之前见到我的时候,听闻红烟对我出手,不经意间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她在这个时候对你动手,难道说是那个阴魂即将要再次出世了?’

  从阎王这句话里面判断,莫非红烟和那个一直被封印的数千年阴魂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不成?亦或者是那个红烟现在所做的所有一切,都是在为了那个数千年阴魂在做准备?

  想到这里,我后背生出了一阵凉意,遍体生寒。若真是如此的话,这天下之间恐怕真的要大乱了,红烟现在的身份乃是道家第一门派龙虎宗的宗主,若是她想帮助阴魂出世,整个龙虎宗都会受到红烟的控制,举力帮助那阴魂突破封印,重反阳间,恐怕谁也无法阻止。

  “师兄,你坐在那儿想什么呢?眼睛都直了。”胖子这个时候开口打断了我的思绪。

  我抬头看了胖子一眼,摇了摇头:

  “没想什么,就是再想如霜会跟赵曼姐说些什么。”我并不想让胖子他们知道这些事情,而且邱莎莎还在旁边,无论那个红烟在怎么样,也终究是她的母亲,在她面前谈论她的母亲,总归是不好的。

  “估计是在劝她吧,我都试了好多办法了,嘴皮子都快儿磨破了,一点儿都没用。”胖子有些丧气的接着对我说道:

  “我就差点儿直接跟大长腿说,要是真的没人要你,我要,无论她变成什么样,我胡胖子都要!”胖子说到这里,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盒烟,倒出了一根,点燃吸了起来。

  “胖子,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说道。

  “其实事情还就是这么简单,说到底不就是一张脸吗?!我是喜欢赵曼,但是我喜欢的不只有她的那张漂亮的脸蛋,还有她的为人,她的性格,她对待我们和朋友的态度,以及为人处事的方法,还有她那倔强的脾气,我都喜欢。真的,师兄,我给你打一个比方:这谈恋爱找老婆就跟打游戏的时候选择电脑一模一样,有两台电脑摆在你的面前,有一台外表漂亮的不得了,从主机到屏幕都装饰的十分好看,你看一眼就喜欢,但是它玩个游戏走一步卡一步,玩一局死一次机。但另外一台电脑虽然外表不好看,但是它玩游戏流畅的不得了,不管干什么都不卡,也从不死机,你说你会选择买哪一台电脑?”胖子看着我问道。

  我一笑:

  “我肯定会选择后者。”

  “那不就得了,别看我胡胖子虽然学历低,但是我活了这一辈子明白了一个道理,我觉得一个人不管男女,人品道德永远都比外面要重要的多,心地善良有上进心才最难能可贵,而外貌常常是误导别人第一印象的罪魁祸首!咱现在这个社会上根本就不缺少那些衣冠禽兽的人,他们看起来一个个的人模狗样、外表华丽光鲜,但却一点儿没有内涵和修养,人格人品都不健全,那就是一群披着羊皮的狼,所以像大长腿这样的女人,别说一半脸成了这样,就算她整张脸都这样,老子还是喜欢她,也还是想娶她!”胖子这番话说的慷慨激扬,完全就和换了一个人一般。

  我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看着胖子开玩笑道:

  “我说胖子,你这些话说的这么利索,一套套的,是不是早就写好台词背下来了?”

  “师兄,我鄙视你,深深地鄙视你,我胡胖子的文采不说学富五车,那也是才高八斗,你这有点儿瞧不起人了啊,我真的鄙视你……”胖子说着往火炉里面填了几快儿煤炭进去。

  “其实胖子他说的一点儿都没有错,我觉得赵曼姐完全没有必要为了迎合那些不懂得欣赏不成熟的浅薄男人而苦恼不开心。其实如果真的深爱上一个人的话,即便是他的容貌没了,那份爱依旧无法搁浅,反而会越陷越深……”邱莎莎在这个时候,开口说出了这么一段话。

  “邱大小姐,你这觉悟不错啊,你难道也有深爱着的人?”胖子看着邱莎莎问道。

  “有,不过那个人他已经死了。”邱莎莎双眼无神地看着地面,开口对胖子说道。

  “死了?!是我多嘴,我嘴欠,邱大小姐抱歉啊。”胖子脸带歉意。

  “没事儿。”邱莎莎嘴里面说着没事,我却发现她的眼圈儿有些发红,她起身一个人走出了院子,一个人坐在一个角落静静地待着。

  我看着院子里的邱莎莎,忍不住地叹着气说道:

  “唉!世间文字千千万,唯有‘情’字最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