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友情不坚

第五百九十五章 友情不坚

  就在我感叹的时候,赵曼的声音突然从里屋传了出来:

  “十三,你先进来一下。”

  “来了。”我答应了一声,从椅子上面站起身朝着里屋走去。

  当我走到屋子里面的时候,却发现赵曼的脸色明显好了不少,而且她的嘴角居然还挂着一丝笑意。

  这让我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这如霜到底跟她说了一些什么样的话,才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直面现实,解开心结?

  “十三,谢谢你和如霜,如霜刚才跟我说的那些话真的很对,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拥有一个聪慧的头脑,在人生的关键时刻做出正确的选择远远比拥有一张漂亮的面孔更值得骄傲,也更容易获得幸福。婚姻、事业、朋友……不同的选择决定了不同的命运和结果。”赵曼笑着对我说道,我看出她现在脸上的笑意并非牵强,更不像是伪装出来的。

  看来刚才如霜跟她说的那些话,的确让她又重新找回了自己。

  “赵曼姐,你千万别跟我客气,你说谢谢可就见外了啊,真要谢起来,那也得应该我跟你说,我的命还都是你救的呢。”我看着赵曼说道。

  “我也一样,你不也多次救过我吗?”赵曼她说的这句话的确没错,在此之前我和赵曼还有胖子等人经常一同出生入死,若非不是彼此互助,早都命丧黄泉了。

  就在这时,“嗖!~”突然间,院子里面传来了一阵人身形快速移动掠行所发出的声响。

  听到那声响动之后,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在院子里面待着的邱莎莎!

  “谁来了?!”正是邱莎莎的声音。

  听到她的话之后,我就知道外面来人了,当下就从随身背包里面掏出了烛龙九凤,同时把如霜藏身的那块儿玉佩收起来放好,就在我准备冲出去的时候。

  “嗖~!”又是一阵破空之响传来,我接着就看到有一样明晃晃的东西打碎窗户上面的玻璃,直接朝着我就射了过来。

  我一侧身躲避了过去,只见一把如匕首一样的尖刃直接插在了对面的墙壁上面,匕首的末端还带着一个白色的布条。

  当下我顾不得去看那把匕首,因为担心院子外面邱莎莎的安危,忙纵身朝着院子里跑了出去。

  当我从屋中跑到院子里的时候,正好看到邱莎莎一个人站在墙头之上,谨慎的四处打量着。胖子也在这个时候,从屋子里跑了出来。

  “邱莎莎,刚才是什么人来了?”我看着邱莎莎开口问道。

  邱莎莎手握毛笔站在墙头,看着外面好一会儿后,对我说道:

  “我也没看清,只看到有一个人影从外面蹿到院子里面,马上他就快速跑了出去,速度很快,我甚至都没有看清楚那个人到底是男是女,他就已经不见了。”邱莎莎说着纵身从墙头上面跳了下来。

  我则站在原地,聚集阳气朝着这个渔村四个方向仔细的看了过去,没有发现附近有阴气或者强大阳气的存在,那个人现在可能早已走远。

  “算了,人都跑远了,先回屋吧,外面冷。”我对邱莎莎说了一句,便转身朝着屋子里面走去。

  因为刚才那个人丢进屋中一把带着布条的匕首,而这边匕首上面则是挂着一块儿布条,如果我没有猜错,在那块儿布条上面一定写着什么。

  心中想着,我同胖子还有邱莎莎一同走回了屋子,此刻赵曼已经从床上走了下来,我们一进屋,她就看着我问道:

  “十三,刚才外面来的是什么人??”

  “不知道,没有看清楚,已经跑远了。”我对赵曼说道。

  “那个人他留下这个。”赵曼说着,便把那把挂着布条的匕首递给了我。

  我接过赵曼手中的匕首,展开匕首末端上面挂着的那个布条,认真的看了下去。

  布条并不大,所以上面的字也不多,只有两句话:

  “红烟被困,抓紧修炼。防人防心,友情不坚。”

  “红烟被困?友情不坚?”我看着这块儿布条,自言自语般地读出了这两句最重要的话。

  我有些不太明白,到底是谁来送给我们的这块儿纸条?其中的目的又是为了什么?这上面所写的两句话可信度又有多少?

  也就在这个时候,走在最后面的邱莎莎进屋,当她靠前看清楚我手上的这块布条后,一句话没说,转过身子,就往外走。

  我见此,忙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她:

  “邱莎莎,你干什么去?”

  “既然你们都不相信我,我何必留在这里?!不用你们赶,我自己走。”邱莎莎气乎乎地对我说道。

  “没有人不相信你,这块儿布条就是刚才那个人留下来的。”我看着邱莎莎解释。

  她听到这里,这才慢慢地转过身子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胖子和赵曼,站在原地,没有再说话。

  赵曼此刻也看着邱莎莎说道:

  “莎莎,我们怎么可能怀疑你呢,我的命都是你救回来的,我怀疑谁,都不会怀疑你。”

  “可是……可是我之前把你们都给骗了……我有时候,自己都不能相信我自己。”邱莎莎说着不由地低下了头,语气里面满是自责和委屈。

  “我说邱大小姐,说不定这块儿布条是你老妈派人故意送过来的呢,这八成是反间计。”胖子说道。

  “不可能,我在这附近设立了阵法,她在阵法彻底消失之前,绝对没有可能知道我们在这里。”邱莎莎语气里面充满了肯定。

  的确,若是红烟的话,她要是知道外面现在在哪,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做,以她的实力,想要我们几个人的命,轻而易举。

  “那又会是谁?反正我不相信我们这屋子里面有人会干出背叛朋友的事情。”胖子说道。

  我低头看着这块儿布条,发现再无特别之处后,慢慢地把视线转移到了这边匕首上面,当我看清楚这边匕首之后,眼前一亮,因为这边匕首我好像曾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对了,这把匕首正是斗笠男的!他之前有一次在河边对我出手的时候,所用的匕首,就和现在我手上的这把一模一样。

  这么说来,刚才那个人十有八九是斗笠男,他能寻找到这里,我并不奇怪,因为我左手上面一直带着他送给我的那条黑色手链,所以我无论在哪,他都能轻而易举的找到我。

  只不过斗笠男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给我留下这么两句话?

  难道说……在这个屋子里面还真的有人叛变了不成?

  想到这里,我不由地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先让自己冷静下来,仔细思索。

  首先胖子不可能,他跟我在一起这么久了,出生入死多次,甚至还经常睡一张床,他要是想害我,随时都有动手的机会。

  赵曼她和胖子一样,同样也不可能。

  那么这个屋子里面就只剩下了一个人:邱莎莎!难不成邱莎莎依旧受到她母亲的控制,之前的那一切都是她在演戏?

  站在我对面的邱莎莎好似察觉到了我在盯着她看,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跟我对视着说道:

  “左十三,你在怀疑我对不对?!那好,我走,我马上就走!”

  邱莎莎说着,转身就走,我刚想动手去拦住她,不曾想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我听到后,忙把手机从口袋里面拿了出来,一看名字,给我打过来的正是许久没有联系的雷子。

  他突然在大清早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我见赵曼和胖子已经把邱莎莎给拦了下来,这才按了接听键。

  “喂,三哥,我是雷子。”

  “我知道,怎么了雷子?”我问道。

  “你现在在哪?”雷子并没有直接把话说出来。

  “我现在在黄河附近,有什么事吗?”我问道。

  “三哥,你什么时候能回来,我遇到点儿麻烦,想让你回来帮我一个忙。”雷子在电话里对我说道。

  “你遇到了什么麻烦?”我问话的同时,右眼皮却在这一刻毫无预兆地狂跳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