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六百章 太上三魂子已符

第六百章 太上三魂子已符

  我听到如霜的话后,只感觉好似有千情万感掠过心头,忍不住从地上站了起来,再次把她拥入怀中。

  “如霜,我的心也很小,心里只有你。”感受着在我怀中如霜那柔软的娇躯,我开口轻声对她说道。

  “我才不信。”如霜说着,慢慢地推开了我,然后看着我说道:

  “十三,积土则成山,风雨兴焉。积水则成渊,蛟龙生焉。现在时间还早,你应该抓紧时间继续修炼了,我会一直在你身旁陪着你。”

  “好!”听到如霜的话后,我点点头,再次盘坐在院子中间,继续顺着之前如霜所跟我说的口诀开始练习起了内视之术。

  其实如霜跟我说的那个道理我也懂,积微成著,累浅成深,在这世间任何微不足道的小事,经过长期积累,就会变得显著。生活、工作如此,修炼道术亦是如此。

  就此,我便开始聚气凝神专心修炼起了刚刚学得的内视之术……

  等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正好看到如霜坐在距离我不远处的一块儿木台上面,未曾离去,一直陪伴在我身旁,此时她一个人坐在那儿,白衣罩体,修长的玉颈如凝脂白玉。

  一阵微风从墙头外面吹来,轻轻卷起了如霜身上的白色长裙,她那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小腿顿时就出现在我面前,让我心神为止一荡……

  “十三,你个流氓!!”我正在盯着如霜的小腿看得出神,却被她这突然的一句话给吓了一跳。忙把目光收了回来。

  此时,如霜已经把被风微微吹起的长裙放下,甚至连她那一双朝着鞋子的秀足都给遮挡了个严严实实。

  古时的人就是这样,长裙即地遮脚,袖衫长过双手,沾衣裸袖便算失节,若非是如霜她已经把我当成了她的男人,我刚才的行为,在她的眼中,那绝对不能容忍。

  只不过如霜也在跟着我在这现代社会接触了不短的时间,对她们那个年代的一些封建习俗渐渐看淡了,否则她又怎么可能让我牵她的手,搂她的腰呢?

  我脸上一阵尴尬,本来想转移话题,把这事儿给掠过去,但当我抬起头看到如霜那小巧的嘴角翘起,红唇微张,让我多出了想一亲丰泽的冲动,心里面也想调戏她一下,便看着她改口道:

  “喂,如霜,你可是我媳妇儿啊,我看我自己媳妇儿的腿怎么能算是耍流氓?再说了,谁让你长得那么好看。”

  如霜听到我的话后,俏脸微微一红:

  “十三,你……我懒得理你。”说着她身形一转,瞬间就化为一道白光,朝着我口袋里面放着的那块儿玉佩里面飞了进去。

  把玉佩从口袋里拿了出来,握在手中看着,我笑着摇了摇头,心中暗想,等我帮如霜她重生为人之后,看她还能往哪里藏。

  把玉佩收了起来,我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马上午夜12点了,明天一早还得早起动身回东店,今天晚上必须得休息好。

  想到这里,我便起身朝着屋子里面走了进去,进屋之后,我发现众人都已经回屋睡觉,唯独剩下胖子一个人坐在屋子中间的桌旁,低头皱着眉头用毛笔画着什么。

  我走进一看,胖子竟然还在画着符纸。这乖乖可不得了了,胖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奋好学了,他这一画就连着画了好几个钟头。

  看了胖子一眼,他自从我进屋之后,一直都在低头一次次的提笔画着,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画符上面,甚至都没有发现我的到来。

  现在胖子如此专注的样子,让我大跌眼镜,有句话说着的还真没有错,‘天生我材必有用,千万莫欺少年穷。’看来这胖子这家伙不但对岛国小电影有浓厚的性趣,居然对画符同样有着浓厚的兴趣。

  “胖子。”我轻声叫了胖子一声,这家伙听到我的声音后,正握住毛笔画着的右手微微一抖,很明显刚才让我给吓了一跳。

  “师兄,你……你啥时候进来的?”胖子抬起头看了我一眼后,长出了一口气对我问道。

  “刚进来不久,我说胖子,你在那儿画什么画的那么专注?炉子都快儿灭了,也不填炭。”我一边问着胖子,一边走到火炉旁边,打开上面的盖子,填进去几快炭。

  “我在画这个叫什么……太上三魂子已符,画了一晚上了,老是到了最后一笔画不成,我胡胖子今天还就不信这个邪了,要是不把这张符纸给画好,我就不睡觉了。”他那如牛一般的倔脾气又上来的。胖子说着,那桌子上面的那边《茅山符箓大全》递给了我。

  我接过来一看,在其中一面画着一张极为复杂的符纸,在符纸的上面有一行黑色的大字:

  “太上三魂子已符。”再下面则是有几行小字,书中所述:

  “太上三魂子已符,茅山派龙虎宗三大镇派符纸之一。此符有克煞驱邪破阴之功效,使用此符者需用自身阳血开符,注入阳气即可,阳气阳血已接太伤三魂。此符功效则高于借雷符,全靠画符者以及用符着的修为,非折寿克命。”

  看到最后一句,我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这太上三魂子已符居然比借雷符都强悍,此前我对付降头师的时候,用的便是借雷符,那符纸所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我到现在依旧是记得清清楚楚,若是我有一张比借雷符还要强大的符纸后,即便我以后遇到了那个叫红烟的女人,不说跟她一战,但最起码也有保命的能力。

  想到这里,我便看着胖子对他鼓劲道:

  “胖子,你得相信自己,你肯定能画出来,不就是一张符纸吗?在胖爷你的手里面莫说是那区区一张符纸,就是那航空母舰设计图对你来说也是小菜一碟。”

  “那可不,师兄不是我说你啊,我胡胖子认识你这么久了,第一次听见你说实话。”胖子也知道我在跟他开玩笑,笑着说了一句,便继续低头动笔画了下去。

  我则安静的站在胖子身旁,静静地看着他画。

  从下笔,到匀力,再到勾符魂,胖子都是十分熟练,一笔即成,唯独到了画这张符纸的末尾,胖子下笔的速度则是降了下来,笔尖也无法顺着预定的位置画去。

  “唉!……又特么画废了一张,手都画酸了。”胖子有些丧气的感叹了一句,把画废的那张符纸丢到了一旁。

  刚才我一直站在胖子的身旁静静地看着他画符,突然一下子就弄明白为什么胖子老是画到最后一笔难成的原因了。

  所谓处明者不见暗中一物,而处暗者能见明中区事。胖子之所以一次次的到了最后一笔画败。绝大多数的原因并非是最后一笔难画,而是他自己因为之前一次又一次的失败,造成了某一种心理阴影和压力,反而约束了自己,放不开。

  想到这里,我忙开口看着胖子说道:

  “我说胖子,你画到最后那一笔的时候,千万别害怕,也别减慢速度,平常心对待,就和开始画一样,心里面想着一定可以画成,反正你已经失败了这么多次了,再失败一次也不多,一鼓作气画下去,不要有任何的心理压力。”

  胖子听到我的话后,把手中那根刚刚点燃的烟放到的桌子边上:

  “好,我就这么再试一次。”胖子说着搓了搓双手,右手拾起毛笔,左手轻轻按住符纸的顶端,再一次的认真画了下去……


ps:本书首发地址:http://www.motie.com/book/63635 大家支持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