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六百一十八章 雷子

第六百一十八章 雷子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见充满消毒液味道的一间病房里面的病床上面。

  我先试着深吸了几口气,然后接着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痛的脖子。

  也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邱莎莎的声音从我身旁传了过来:

  “十三,你醒过来了?!”

  听到邱莎莎说话的声音之后,我一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那边看了过去,正好看到双眼充满血丝的邱莎莎正坐在病房旁边一直陪着我。

  此时她的脸色有些憔悴,说话的声音也显得有些底气不足,看来邱莎莎自从我昏迷之后,便一直在这里陪床。

  “嗯,邱莎莎,你身上的伤没事吧?”我看着邱莎莎问道,在之前我看到邱莎莎被灵溪直接给打的昏死了过去,肯定也受了一定的伤,所以现在我看到邱莎莎一直没有休息,反而一直坐在床边看着我,心里有些过意不去。

  “我没事,关键是你,你昨天凌晨的时候……”邱莎莎把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好似察觉到了自己说错了话,突然停了下来,没有继续往下说出来。

  看到邱莎莎这幅样子,我好奇地看着邱莎莎开口问道:

  “昨天凌晨?我昨天凌晨怎么了?”

  “没、没什么……”我从邱莎莎的表情上面看得出来,她现在百分之一百是在撒谎,昨天晚上我绝对有什么事情,但既然她不想告诉我,我也只能压住自己的好奇心,不再勉强她,然后继续开口对她问道:

  “对了邱莎莎,我父母呢?他们都没事吧?”

  邱莎莎说道:

  “没事,你放心就好了,伯父伯母刚刚昨天晚上在这里守了你半夜,现在他们一起回去休息了,换我和胖子在这里看着你,胖子他刚刚去下楼买吃的了。”

  “他们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对了,那个千年男鬼灵溪彻底死了吗?”想起那个灵溪,我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被你直接给刺透了命关,魂飞魄散,死的不能再死了。”邱莎莎对我说道。

  听到邱莎莎准确的答复之后,我这才放下心来,我父母和师父清风道长他们都没事,那个一心想要我命的千年那鬼灵溪也魂飞魄散了,总算是解决了最近一件让我头疼的事情。

  “十三,你现在身上还疼吗?”我听声音正是在玉佩里面的如霜。

  “不疼了,如霜你呢?”我问道,如霜昨天晚上同样阴气大损,所以我有些担心她。

  “我没事,在玉佩里面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我先不跟你说话了,你也要多休息。”如霜对我说道。

  “好。”我答应了一声。

  也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房门突然被人给推开了,我朝着房门那边看了过去,发现来了两个人,正是下楼去买午饭的胖子和灵异调查队的队长刀疤脸。

  “师兄,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胖子一进屋就看到我醒了过来,咧着嘴看着我问道。

  “刚醒过来不久。”跟胖子说了一句候,我又对刀疤脸打了个招呼:

  “岳队,你来了。”

  “嗯,十三我这次来,一个是为了看看你,再一个便是把这个给你。”刀疤脸说着走到我床边,把一个文件夹放在了我的眼前。

  我伸出手接过来之后,打开一瞧,这份文件夹里面放着一堆资料,当我拿出来仔细一瞧的时候,这才发现这些资料里面所记载的东西正是一些公民的家庭住址、手机号码、以及银行卡的卡号。

  “岳队,这些就是前两天被那个千年阴魂给害死的那十三个农民工的家人资料?”我抬起头看着刀疤脸问道。

  刀疤脸对我点了点头,说道:

  “对,这个就是你要的资料,现在我帮你送过来了,你好好在这里养伤,要是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我那边还有点儿急事。”

  “我没什么事了,这次多谢你了啊岳队。”我看着刀疤脸道谢道。

  刀疤脸笑了笑看着我说道:

  “十三,别跟我这么客气,这真要说谢谢的话,那也是应该我说。行了,我就先回去了,有事我们电话联系。”刀疤脸说着便朝着病房外面走去。

  “胖子,你去送送岳队。”我看着坐在一旁正在啃包子的胖子说道。

  胖子听到我的话候,答应了一声,便跟在岳队身后,和一同走了出去。

  看着胖子和刀疤脸走出病房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雷子和他的女朋友夏琳萱,忙对坐在我身旁的邱莎莎问道:

  “邱莎莎,我朋友雷子和他的女朋友呢?”

  邱莎莎听到我的话候,楞了一会儿,盯着我看了几秒之后,这才开口说道:

  “你……你的那个朋友他已经……”邱莎莎说道这里没有在接着说下去了。

  而我也同样猜出了她下半句想要对我说什么。

  “他已经死了吗?”我问道。

  邱莎莎咬了咬下嘴唇后,点头说道:

  “对,烧伤太严重,而且长时间躺在冰冷的地面上面,等我们过去找他的时候,他就已经断气了,身子都僵了,掰都掰不动,而和他一起的那个女孩我们则找不到了,好像早就抛弃你朋友一个人偷偷的跑了……”

  听到邱莎莎对我说的话后,我的心慢慢地沉了下去,只觉得很讽刺,真的很讽刺。

  雷子为了夏琳萱,居然可以连自己的命都不要,跑进火海里面去救她,而夏琳萱到了关键时刻,却抛下了雷子,不顾他的死活,一个人逃走。

  难道爱一个人就一定要活得如此卑微,如此没有尊严,甚至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吗?

  人心啊,人性啊,就如那白云苍狗,真的永远都经不起任何考验……

  …………

  一周之后,我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在胖子和邱莎莎的陪同下出了院,而我师父在这段时间里给我打过一次电话,问我伤情之后,就了无音讯。

  他现在越来越忙了,甚至忙到连我机会都很难见到他一面。

  我真的开始有些怀念从前,从前的清风道长甚至还有闲心一个人在道观里面穿着大裤衩坐在电脑前面和一群小学生打LOL,口中还不停地骂着。

  可现在,他却忙的机会一两个月都不回青竹观,看来这阳间真的要大变天了,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息,却越发却让我不安了起来。

  出院之后,我先跟邱莎莎和胖子分开,想一个人四处走走。

  走在宽大的街道上面,我心里面惆怅万分,北方下雪,南方下雨,今年与去年最大的区别,是北方变的更像南方了,这个冬天没有像往年那样下太多的雪,冷风却多了起来,所以这又是一个刮着冷风的午后……

  那些心里一直存在的负担,时时刻刻都在折磨着我,所以我心乱如麻,但却学会了放下,因为我已经在这个充满是非和善恶的世界里,一点点儿的练就了一颗结实又坚硬的心!

  只不过,雷子的死,如同一道阴云一直笼罩在我的头顶。

  雷子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变化?他还是那个和我一起喝酒,买好吃的都要分我一半的雷子吗?

  他还是那个宁愿自己挨饿,也要借钱给我的雷子吗?他还是那个我跟人打架他第一个冲上去的雷子吗?还还是那个每年都清清楚楚记住我生日,而且除我父母和如霜之外,第一个给我打电话跟我说生日快乐的雷子吗?

  他还是……

  为什么我看不清他的心,也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

  他的那句“三哥”,恐怕只能一辈子出现在我的回忆里了……

  ps:这一章写了34个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