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六百三十三章 手下留人

第六百三十三章 手下留人

  就在我刚刚站稳身形,己红花那红色的身影便出现在了我面前,她依旧是一边迈着动人的舞步,一边快速朝着我这边靠近。

  她此时却让我感觉到意外和吃惊,因为她自从进入这一片密集的杨树林里面后,这些杨树如同虚设,好似对她的舞蹈没有丝毫的阻碍,我的身躯娇柔轻巧,一次次的避过这些杨树,只见她左手轻轻一挥,有是数道红色的花瓣如同飞刀一般朝着我快速飞来。

  我忙起身躲避,身子却差点儿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一棵杨树上面,我避开这棵杨树的同时,也侃侃的避过了己红花刚才的攻击。

  她大爷的,这下还真失算了,本以为把己红花引到这片杨树林里面能克制住她的行动,却不曾想克制住了我自身的,这可真是作茧自缚的真实写照……

  “十三,对不起,刚才是我太大意了,没有想到她那舞蹈已经练到了如此出登峰造极的地步。”这时候在玉佩里面的如霜声音带着歉意对我说道。

  “如霜你不用道歉,这跟你没关系,谁也不会提前料的到。”我看着己红花对如霜说道。

  “那你下一步准备怎么办?”如霜此时有些着急的对我问道。

  “三十六计之一,反客为主。”我轻声说道,同事慢慢地的把自身真气聚集在了双手之上……

  接下来我准备动用“无极真气”的第二式来对付己红花,现在这个时候绝对不是给自己留底牌的时候,何况即便这“无极真气”的第二式对付不了己红花,我依旧有最后一张底牌那就是已经认我为主的刈冥剑。

  “噗~!噗~!”随着两声破空声响从己红花身旁传来,我忙聚精看去,闪避开她的花瓣暗器,同时左手挥出,一道紫色的真气从我的手上激射而出,朝着己红花的前胸飞去。

  正在跳着舞步的己红花看到朝她飞去的那道紫色的真气,脸上多出了慎重之色,一直跳着舞的舞步却在这个时候跳的更快了。

  此时那些围绕在他身旁四周的红色花瓣来回飞舞旋转的速度也跟着增快。

  就在紫色的真气将要打在己红花身上的时候,但见她的身躯随着舞蹈快速一扭动,柔若无骨的身子曲了起来,以一个极为诡异的弧度躲避了过去。

  躲避过去的同事,她双手一动,在她面前有数道红色的花瓣快速聚集到了一起,与此同时,她口中默念几声口诀,双手同时一挥,那一团用数片花瓣集合而成的红球便朝着我身前飞了过来。

  眼下这一幕让我只得闪身避开,就在我刚刚躲避开红球的时候,它整个突然爆炸而开,数道红色的花瓣如同天女散花般朝着四周激射而去。

  当然包括我所在的这个位置。

  “十三,小心!!”正是在玉佩里面的如霜开口提醒我。

  到了这关键的时刻,只要反应稍微慢一点儿,就有可能命丧于此,我身子后撤躲避的同时,果断快速把双手交叉挡在面前,挡住了前胸以及面门这些致命的位置。

  也就在同时,我猛地感觉到了双臂以及肩膀上面都传来了一阵刺痛,想必是被己红花刚刚所打出的那些红色的花瓣给击中。

  止住身形,我把手臂放下来一看,发现在左右胳膊上面,各刺进了一片血红色的花瓣,让我松了一口气的是,它们并未伤及到骨肉。看来己红花她同时打出这么多花瓣也是有弊端,其中的威力比之前要少太多,若是之前的花瓣打在我的胳膊上面,这两条胳膊差不多就废了。

  一咬牙,我忍痛把这两片儿刺入皮肉里面的花瓣拔了出来,也就在同一时间,身前传来了己红花那如黄莺般的清脆笑声:

  “左十三,你真的有点儿让我失望了……”己红花的笑声如银铃,清脆悦耳。但是她话语之中的杀意随之弥漫开来,没有丝毫的掩盖。

  她说着便朝我这边袅袅娜娜而来,举手投足间,尽显优雅脱俗之态。清丽仙颜露出一丝残酷的冷笑。

  “左十三,如果你没有和我主人之间结下的恩怨,或许我们可以共处下去,眼下却不可能,留着你继续成长下去,那如同养虎为患。所以你虽然跟我无冤无仇,但今天我也一定会置你死地,莫要怪我心狠手辣。”己红花说着,迈着优雅的舞步,一步步的朝着我这边逼近。

  我冷哼一声,看着朝着我逼近而来的己红花,开口说道:

  “你放心,待会儿轮到你的时候,我也同样不会心慈手软,定会给你个痛快!”我说着再次调动自身体内的真气,猛地挥出一掌,紫色真气激射而出,没等己红花做出反应,我右手趁机又挥出一掌。

  一前一后,两道紫色的真气分别朝着己红花上身、下身两个部位打了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看到邱莎莎从己红花的身后追了上来,单手挥出一张红色的符纸,朝着己红花的后心打了过去。

  一时之间,己红花被我和邱莎莎同时出手,前后夹击。

  本来她那一直有些淡漠的俏脸上,在这个时候也多出了一丝慌乱,但是这丝慌乱只在她的脸上停留了零点几秒,转瞬即逝,她不去管身后邱莎莎朝着她后心打出的那张红色符纸,反而后退身子,迎着邱莎莎的那张红色的符纸快速后退。

  “砰!!”的一声闷响传来,邱莎莎打出的那张红色的符纸正中己红花的后心,但己红花在被邱莎莎那张红色的符纸打中后,同时躲避开了我打向她的两道紫色真气。

  这己红花的确果断,她刚才在千钧一发之际马上审时度势的做出了决定,不去管身后邱莎莎的符纸攻击,而是一心躲避开我的真气攻击,她被邱莎莎的符纸打中后,还有跟我们一战的能力,但若是被我的“无极真气”第二式打中之后,决定丧失任何反抗能力,不死就算她命大。

  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做出如此对的决定,这个女人的确不一般,难怪邱莎莎的母亲红烟要认她做干女儿。

  被邱莎莎红色符纸击中之后,己红花的身躯微微一颤,娇喝一声,朝着邱莎莎那边快速一挥手,顿时有两道红色的花瓣朝着邱莎莎的身上射去。

  邱莎莎好似早就料到了她会有这么一手,身子朝着左侧避,轻而易举的就闪了过去。

  而且己红烟现在后心的命关中了邱莎莎的符纸,准头大有所失。

  趁她病,要她命!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当下不在犹豫,再次挥出一掌朝着己红花打了过去,她一咬牙,身形一跃朝着一旁躲避而去。

  我等的就是这她一避,忙聚气纵身追到近前,当下不再顾忌什么男女清不清,朝着她的前胸命关之上就狠狠地用龙虎七赦印的第四式打了上去。

  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己红花前胸的命关之上,她的身躯顿时朝着后面飞了出去,直到狠狠地撞在一棵粗大的杨树上面才摔落到地。

  趴在地上的己红花,左手撑地,右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忍不住朝着地上吐出了一大口血迹,她此时抬起头,用舌尖舔净嘴角的血迹,看着我冷冷地说道:

  “左十三你这个伪君子,跟我一个女人打,居然还需要帮手。”

  我冷笑一声,看着己红花说道:

  “对,我们联手对付你虽然是弱者的所为,但活下来,比面子更加重要。”其实我要真对付己红花,不用邱莎莎的帮忙倒也可以,那多半就得动用那把刈冥剑了,我现在唯一不想用的就是这把刈冥剑。

  因为我并不想过早动用它,最好让己红花身后的红烟一直不知道这把刈冥剑已经认我为主,也只有这样我才能在关键时刻动用它,打红烟一个出其不意、措手不及。

  “说得好,今天栽在你手里,我认。”己红花说着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在等待死亡的降临。

  她虽是个女人,但骨子里面也硬的很。

  我并没有任何的同情和怜悯,在现在这个时候,若是一旦动了恻隐之心,到时候死的人便是我们。

  单手聚集真气,我便准备朝着己红花隔空击出一掌,用“无极真气”直接给她个了断,可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高亮的佛号自我身后传来:

  “阿弥陀佛……左施主,手下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