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六百三十四章 求死

第六百三十四章 求死

  当我听到身后的那声佛号的时候,当下就停住了手,心中想到的自然是那个曾经多次帮过我的老和尚,上一次我能从红烟的手中脱困,和他的出手有着很大的关系。

  转过身子,朝着身后的一片杨树林里面看去,见有一黑色人影朝着我们这边缓步走来,它的身材虽不魁梧,但走路的步子却极为稳健,不急不缓,一步一个脚印。

  待他走进,我仔细一看,果然来的那个人正是老和尚。

  此刻他单手放于前胸,走到我面前,看着我说道:

  “阿弥陀佛,左施主手下留人……”

  这老和尚多次救过我,甚至这神兽饕餮的阴魂古玉也是他送给我的,所以我对他还是很敬重,忙屈身说道:

  “大师,你这句话的意思是让我放了她?”我说着瞄了一眼地上同样睁开眼看着那个老和尚的己红花。

  “阿弥陀佛……左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德恩广被虎亦亲。劝君留得三分面,一朝用得自宽心。”老和尚双手合十,看着我微笑着说道。

  虽然我很敬重这位高僧,但是我却并不赞同他现在的说法,任何威胁到我生命或者威胁到我家人依旧朋友生命的敌人,我都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这并不是我冷血,因为我因为仁慈而受到的教训已经够多了。

  “大师,杀了她同样也是饶。”我看着老和尚正色道。

  老和尚再次轻声道了一句佛号,看着我说道:

  “左施主此言差矣,道佛本为一家,出家人乃慈悲为怀,何必要赶尽杀绝,给他人一次机会,亦是给你自己一次机会。”

  “慈悲为怀?她想要至我们于死地,我为什么还要对她慈悲为怀?我没您那么大方,左脸挨打再笑呵呵的把又脸伸过去让人继续打。”我看着老和尚说道。

  “阿弥陀佛,我佛慈悲,左施主,你觉得老和尚我还会害你不成?”这个时候,老和尚看着我缓缓地说道。

  “大师,有句话我想问你,不知道应不应该问。”我说道。

  “左施主,但说无妨。”

  “哪怕我今天放过了她,她以后再次遇到我们的时候,会同样心生怜悯放过我?恐怕她依旧会毫不犹豫的杀了我,甚至会杀了我的朋友,人性本来就是自私的,我也没有那么大方。”我看着老和尚认真的说道。

  而这个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己红花接着我的话茬道:

  “对,左十三你说的没错,即便是你今天放过我,下次我遇到你的时候,也一定会杀死你,而且连眼睛都不会,所以……左十三,你现在还是动手杀了我的好,以除后患。”

  “别特么上脸,以为有人帮你说话,我师兄就不敢杀了你!”胖子看着己红花喊道。

  “那你们就快点动手!”己红花好似早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当她面对死亡的时候,居然没有一点儿恐惧和畏怯,苍白的脸上甚至都多出了一种解脱的神色……。

  “人之初,性本善,左施主,我现在并非是害你,而是在救你,你身上的戾气越来越重,若是在这个时候再图填杀孽的话,恐怕……”老和尚话说到一半,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我不再言语。

  但我却从他的口中猜出了他下面将要说的意思。

  我刚要开口,这时在玉佩里面的如霜却突然对我说道:

  “十三,你现在应该听这位大师的话,先放了她,别再增加身上的杀气和戾气了,这样对你真的不好。”

  听到如霜的话后,我自己细细一思量,只得做出决定,点了点头看着己红花道:

  “好,我今天就放你走。”我相信,老和尚绝对不会凭白无故的让我放她走,他让我这么做,就一定会有他自己的道理。

  至少我能确定,这个老和尚绝对不会害我,他还是想害我的话,早就会对我动手了,也根本不会冒着得罪红烟那个女人的危险,前来救我。

  况且,我自己了解自己,现在的心性和脾气的确越来越暴躁了,这一点儿和戾气有关,也和我自身的性格缺陷有关。

  在地上的己红花听到我的话后,不屑的冷笑一声,狂言道:

  “左十三,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因为你今天的心慈手软便会领情,下次遇到你,我一定还会杀死你!一定会!!”她说着慢慢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大爷的!我说师兄像这样的不知道领情的畜生就应该当场宰了,你要是担心身体里面的戾气,我来动手!!”胖子现在是真火了,说着就朝着已红花那边冲了上去。

  而一旁的邱莎莎却拦住了他。

  己红花则是再也没有看我们众人一眼,带着一具重伤的身体,一步步地朝着远处走去,直至消失在整个夜色之中……

  不知道因为什么,当我看到己红花那一个人离去的背影,突然感觉到了她像是一种动物,一只形单影只的孤狼……

  “艹,邱莎莎你干什么拦着我,我告诉你们,那种杀人都不带眨眼的人留下来就是个祸害,到时候咱们谁死在她的手上都不清楚!!”胖子此时的确是恼了,居然朝着邱莎莎大吼了起来。

  而邱莎莎也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主,俩人差点儿没为这件事给当场打起来,我忙上前把他们俩人给劝开,把胖子拽到一旁,我看着他说道:

  “我说胖子,这人放都放了,你继续这么闹下去有用吗?!”

  “我、我就是看不惯她,她那种人不宰了她,日后百分百的会回来报复咱们!”胖子依旧在气头上面。

  “你能耐,胖子我告诉你,你要是真有种,你自己追上去把她杀了啊!要不是我刚才拦着你,你恐怕早就成了己红花的手下之鬼了,你以为己红花受了重伤你就能杀死她吗?!好心当了驴肝肺,胖子你就是一王八蛋!!”邱莎莎这时也是被胖子气的够呛。

  “他大爷的,胖爷我这辈子怕过什么?我去就去!!”这两头倔驴撞在了一起,就跟火药点着了一样,拉都拉不住,劝也劝不停。

  这时,又是一声声高亮的佛经传来,随着那个老和尚口中念诵经文,胖子和邱莎莎顿时止住了争吵,就连我也感觉到了此刻从老和尚口中所传出的佛经带着净化人心的功能……。

  “南无阿弥陀佛……各位施主,何必为了区区一件小事而伤了和气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老和尚留给我们这句话,转身就走。

  我则上前追了两步,大声开口问道:

  “大师请留步。”

  老和尚停下身形,却并没有回头,背对着我说道:

  “左施主,你还有何事?”

  “我只想知道一件事情,那个红烟到底是被何方高人所困,又能困住她多久?”

  老和尚微微一摇头:

  “你这个问题……连我都想知道……”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那个老和尚远去的身影,我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看来咱们得抓紧时间了,回去就准备动身寻找那南蛮的蛮荒之地。”

  我们三人都没有说话,一同回到车上,胖子发动车子,朝着回去的路快速驶去,而我则回头看了坐在后面的邱莎莎一眼,开口问道:

  “邱莎莎,有件事我想问你。”

  “这件事是有关于我母亲的吗?”邱莎莎看着我反问道。

  摇头:

  “不是她,是己红花。”我对邱莎莎说道。

  邱莎莎有些诧异的看着我接着问道:

  “己红花?你怎么突然想问她了?”

  “有件事我觉得很奇怪,是因为我刚才在准备动手杀她的时候,她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恐惧,甚至带着一丝解脱和愉悦的神色。蝼蚁都尚且偷生,她却一心求死,这是到底是因为什么?”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