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六百五十章 第五式

第六百五十章 第五式

  龙虎七赦印第五式的口诀念出之后,我只感觉自己丹田里面那已经恢复一半阳气全部朝着我掐诀的右手上面聚集过去,一股极为强烈刺眼的暗红色光芒瞬间就显现在了我的右手之上。

  在这一刻,我好似有些无法控制自身的阳气,任由它一点点的朝着我的右手快速涌去。

  而与此同时,挡在我面前的清幽却在这个时候颤颤巍巍的从身上拿出了一张红色的符纸贴在了自己的前胸命关之上。

  随着那张红色的符纸被他给贴在前胸名关后,我清楚的看到了斗笠男的那满是红色血迹的身上多出了一股精纯的阳气,一个红色的鲤鱼纹身好似我之前胸口上面的太极图一般,慢慢的浮现在了他的后背之上……

  “虚无自然大罗三清三境三宝天尊,三混元生六道万物,道法万千,道法自然,命原天与立由我,顾諟当前命始明!赦!!”随着清幽口中这句口诀念完之后,他身上的那条红色的鲤鱼图案发出一道精光,同时斗笠男朝着他对面的贵典身上挥拳打了过去。

  贵典见此,身子往后一跃,躲避过去,看着斗笠男冷哼一声:

  “哼!垂死挣扎!!”话音落下,他便左手一挥,一面红色的棋子瞬间从他的袖中飞了出去,带着一道红色的尾巴,直直地朝着斗笠男的前胸刺了过去。

  看到这一幕后,我心中一紧,刚想动身帮忙,斗笠男后背上面的那条红色的鲤鱼却再次泛起一层淡光,接着斗笠男他的身子猛地朝着左边一闪,躲避过了贵典这致命一击。

  但斗笠男也在这个时候,身上的那条红色的鲤鱼慢慢消失,那股精纯的阳气同样散去,整个人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命垂一线。

  就在此时,我感觉到右手上面的阳气已经全部聚集了过去。

  “贵典!我要你命!!”我怒吼一声,双脚借力整个人就朝着斗笠男身前的贵典冲了上去,快速前冲的同时,我把右手挥于身前,用尽全力,势必这一掌要打在他的身上。

  贵典他在看到我用出龙虎七赦印第五式之后,并没有来硬接我这一掌,而是马上放下只剩下一口气的斗笠男,快速往后退去,同时避开龙虎七赦印的攻击范围。

  看到贵典退去之后,我忙一把扶住了挡在我前面的斗笠男,此刻他的身上满是鲜红色的粘稠血液,他被我扶住后,整具身躯顿时就失去了所以的支撑能力,往后朝着地面上摔了下去。

  我忙把已经变成一个血人的斗笠男给紧紧抱住,慢慢地把他给放倒在地上。

  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斗笠男,我的心也跟着颤抖了起来,在他的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不计其数,几乎可以说,他现在的这具身躯,几乎没有一块儿好肉,甚至有的地方早已血肉模糊……

  他真的是尽力了,用尽了自己身体里面的最后一丝阳气,用尽他身体里面的最后一点儿力气,甚至是把他自己的生死都置之度外,只为了帮我争取这恢复阳气的时间。我不禁想问,到底是什么样的信念一直在支撑着他不倒下去?

  “左……左十三,你……你听话了,我们龙虎宗的人,就是这道,……所以无论在什么时候,都不能认输,只要自己不认输,那么你便一直不会输……。”此时,躺在地上的斗笠男半睁着双眼,看着我吃力的说道。

  他口中所说的话,居然和陆真人曾经跟我说过的一样……

  “好,我不认输,死都不认输!”我眼中含着泪,看着斗笠男点头答应。

  斗笠男听到我的话后,两旁的嘴角居然开始上翘,脸上多出了一抹诡异笑意,躺在地上,慢慢地闭上双眼……

  “清幽!!!”一旁的陆真人这个时候朝着我和斗笠男这边掠行了过来,她跑到斗笠男的身旁,看着全身是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清幽,双目之中的泪水如断线之珠,一瞬间就落了下来。

  认识我师伯陆真人这么久,我从未见到过她落泪,哪怕是她自己动用禁术,与相田阴魂同归于尽的时候,都不曾皱一下眉头。但是这一次,她却哭了,哭的很厉害……

  “嗖~!!”一声破空的响动传来,我转头一看,正好看到了与陆真人交手的己红花和那个女降头师一同追了上来。

  “找死!!”我怒喝一声,快速从地上站了起来,迎面朝着追上来的己红花还有那个女降头师就挥掌打了过去。

  己红花在女降头师的身前先至,我挥出一掌的同时,她同样也挥出一掌,她那一掌带着漫天飞舞的红色花瓣,和我右手之上的龙虎七赦印的第五式接在了一起。

  半空之中,双掌对接!

  “砰~!嗡~!轰!!”随着一声巨响传来,与我接掌而对的己红花瞬间倒飞了出去,而我却站在原地一动没动,看着己红花倒飞出去、摔落在地的身子,我心中多少有了数,难怪这龙虎七赦印的第五式需要一段时间来聚集阳气,它现在所爆发出来的强大阳气,即便是强大如己红花,在第五式的面前也是不堪一击。

  心中吃惊的同时,我突然看到那在己红花身后的女降头师却朝着我逼近而来,但见她手中多出了一根五颜六色的鞭子,单手一挥,朝着我的面门就恨恨地抽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后,我未退反进,朝着那个女降头师的小腹上面就挥掌打了出去。

  女降头师并没有理会我朝她小腹击出的那一掌,逼近的速度更快,手中的鞭子朝着我的脑袋上面就恨恨地打了下来。

  头一歪,女降头师手中的皮鞭抽在我肩膀上面的时候,我右手上面龙虎七赦印的第五式也同时打在了她的小腹之上,可让我意料不及的事情却在这个时候发生了,我刚刚那一掌打在女降头师的小腹上面,却好似打在了一团空气上面,直接穿透了过来。

  同样,女降头师手中那节打在我肩头上面的鞭子,也如空气一般,穿透我的肩头而过……

  中技了!这是女降头师所用的障眼法!!我心中吃惊的同时,猛然听到自我身后传来一阵细微的响动声音,回头一看,正好看着那女降头师的本体手中拿着一把短刃朝着我的后心就刺了过来。

  见此我忙朝着前面掠行过去,躲避开那女降头师的短刃后,转过身子,右手朝着随身背包里面一掏,直接把刈冥剑给拿了出来。

  阳气注入刈冥剑之中,刈冥剑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声后,亮光闪现,剑身快速增长,接着从我手中快速漂浮到了半空之上……

  见它浮空,我忙用意念操控刈冥剑朝着对面的那个女降头师就斩了过去。

  寒光闪过,女降头师见我再次出手,忙举手用手中的短刃相接,想接住刈冥剑的攻击。

  “铛~!!”随着一声脆响,刈冥剑打在女降头师的短刃上面后,如削断一块儿豆腐一般,直接把她手中的那把短刃给斩成两节。

  虽然女降头师手中的短刃被刈冥剑给斩断,但刈冥剑下斩的力度依旧没有减少丝毫,顺带连同女降头师的身躯也被直接斩为两半,一霎那,血光飞舞。

  女降头师被刈冥剑斩为两半命丧魂归后,我忙用意念操控刈冥剑飞了回来,转身朝着身后的己红花快速追了上去。

  己红花见此,双手同时快速朝着我这边挥出,一大片血红色的花瓣好似漫天的雪花,中间带着一股股杀机,朝着我飞舞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