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六百五十三章 灭虫尸王

第六百五十三章 灭虫尸王

  随着我不断地朝着虫尸王出手,身上的阳气也在快速消耗,而反观虫尸王,他却一直专注躲避我的攻击,既不反击,也不着急。

  我看的出来,他现在是想耗尽我身上的阳气,然后在把我一举灭掉。

  看出他心中的打算后,我并没有止住进攻,反而继续加快的进攻的速度,而且脸上表情出了一副着急的表情,想跟他来一个将计就计。既然他想一直躲避以此来耗尽我体内的阳气,那么我就如他所愿。

  随着我不断出手,本来身体里面所剩不多的阳气机会消耗的差不多了,我大口喘着粗气,一副阳气不足的样子,这幅样子绝对不是我装出来的,而是我身体里面的阳气真的到了干涸的地步。

  像虫尸王这种活了一百多年且又老奸巨猾的老头,假装阳气不足的话很有可能被他给识破,一旦被他识破,那么便会前功尽弃。所以我只得把戏给演真,以真乱假。

  我现在所需要的便是一个机会,一个他准备对我反击动手的机会!

  果然,虫尸王见我身上的阳气已经消耗殆尽后,嘴角上面多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随着他再次避开我的进攻后,他便迎着我逼近而来,伸出一只如同树皮般的老手,对着我的前胸就抓了过来。

  正是机会!我见虫尸王跟我动手,用左手接招的同时也用意念控制早已等候在虫尸王身后许久的刈冥剑,朝着它的后心别刺了下去。

  电光石火间,虫尸王的右手与我的左手在半空之中相接,本来就没有多少阳气的我,顿时便被他这一爪给打的连连后退。

  在我不断后退的同时,刈冥剑也从高处直刺而下,一道白光闪过,接着便闪出一道血红色的血光。

  “噗嗤~!”一声,刈冥剑直接从虫尸王的后心穿透而过,整把剑直接从虫尸王的身体里面穿透射出,朝着我这边飞了过来。

  刈冥剑在我身前浮漂停住,我抬头再次朝着虫尸王那边看去,发现此时他的脸色变的煞白,本来就佝偻的身躯因为被剑穿透而过所带的痛苦,变得更加佝偻。他全身颤抖着,用粗糙的手指着我道:

  “左十三……你……你……”他的这句话终究没有说出口,双目之中便当先失去了色彩和光泽,身子慢慢地朝着地面上倒了下去……

  看到虫尸王倒地之后,我并未着急的把半空之上的刈冥剑给收起来,而是先聚集阳气于双眼,朝着他身上看了过去,发现他的身子上面的阳气慢慢散去,直至彻底消散,阴魂出体后,我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过头朝着身后看了过去。

  目光所及之处,除了剩下躺在地上的如霜、斗笠男以及照看他们的陆真人和我师傅清风道长之外,剩下的活人早已逃匿而走。

  受伤的贵典、已红花,以及另外两个日本来的降头师早已没了踪影……

  再次仔细的扫视了四周一眼,见并没有潜在的危险后,我这才先把刈冥剑收了起来,然后右手同时松开龙虎七赦印第五式的手决,右手之上的红光顿时消散而去。

  阳气不再继续消耗,我顿时轻松了不少。

  我当先朝着如霜那边跑了过去,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看着双目紧闭的她轻声叫道:

  “如霜……如霜……”

  随着我叫声,如霜慢慢的醒转过来,她努力睁开双眼,看着我发白的嘴唇不断地抖动,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她颤抖着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脸庞,双眼再次慢慢地闭上,整具身躯开始变得透明了起来……

  看到如霜这个样子,我大惊失色,她现在的情况,好像……好像就是要魂飞魄散的前兆!

  虽然我看着如霜的鬼体慢慢透明起来,心急如焚,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里面最喜欢的女人阴魂一点点的透明,一点点的消散在我的视线之中。

  我无法形容此时的情绪,我看着如霜,心痛到几乎无法继续呼吸,我无法接受如霜永远离开我的这个事实,我颤抖着双手,想要紧紧地抱住她,不让她离开我,可是我却抱了一个空,此时如霜的鬼体,早已虚化,在我面前半透明的她,如同空气!

  看着如霜的鬼体变得透明,一点点儿的彻底消失在我面前的时候,时间好似在这一瞬间凝固停住了,我整个人就好似被突然抽空了一般,什么都感受不到,甚至都听不到自己的心跳声,差一点儿便直接昏死过去。我想大喊,却怎么也喊不出声音来,我想哭,泪却一滴流不下来。

  难受、痛苦、几乎肝肠寸断,我现在宁愿自己和如霜一同走,再也不醒来……

  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如霜她在我的生命之中有多么的重要,在她鬼体变得透明的那一刻,我自己的整个世界突然变的苍白起来,毫无色彩!真正的痛苦永远无法让人冷静下来,我现在甚至都没有继续一个人活下去的勇气……

  如霜,她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十三,你还不快把玉佩拿出来,让你的鬼媳妇进去!!”古玉中的饕餮突然开口对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听到饕餮它的声音后,我这才从刚才的痛苦之中挣脱出来,看着四周问道:

  “饕餮,你……你刚说什么?!如霜……如霜她现在并没有魂飞魄散?!”

  “你以为灵鬼那么容易魂飞魄散?!你回头看看自己的身后!”饕餮对我说道。

  听到他的话后,我忙转头朝着身后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了一道虚弱的白光正在我脑后漂浮着。

  这道白色的淡光我很眼熟,之前如霜在进入我脖子上面所戴玉佩里面的时候,每次都会化为一道这样的白光,一闪而进。

  看到那道熟悉的白光,我忙慌乱的把挂在脖子上面的玉佩拿了出来,那道淡白色的白光在同时慢慢地朝着我手中的这块儿玉佩飘来,眨眼便钻入了玉佩之中。

  我终于松了一口气,紧紧地握住玉佩,对饕餮问道:

  “饕餮,如霜她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差点儿吓死我!”

  “灵鬼阴魂阴气耗尽所发生的正常现象,并非是真的魂飞魄散,只要给她时间在你的玉佩里恢复阴气,过一段时间也就没事了。”饕餮对我解释道。

  我听后心中稍定,接着转过头朝着斗笠男那边看了过去,现在另外一个让我放不下心来的人便是他。

  此刻我师傅清风道长和师伯陆真人都聚在斗笠男的身旁帮着他止血包扎,看来斗笠男的伤情极为严重。

  等我跑到近前的时候,陆真人看都没看我一眼,便对我问道:

  “十三,你身上还有阳符吗?!”

  “有……有!”我答应着从随身背包里面掏出了一张阳符递给了陆真人。

  陆真人从我手中接过那张阳符之后,忙把它贴在了斗笠男前胸的命关之上,这时我师傅清风道长看着陆真人开口问道:

  “师姐,现在应该可以试试了吧?”

  陆真人听到清风道长的话后,咬着嘴唇,犹豫不决。

  清风道长再次开口说道:

  “师姐,真的不能再这么拖下去了,他身上失血太多,而且断了命脉,继续这么拖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咱姑且一试,他还有活下去的希望!”

  陆真人听到清风道长的话后,终于点了点头道:

  “好……好!试试。”她说着把手中一直握着的一个小瓷瓶里面倒出了两粒白色的药丸,直接放入了斗笠男的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