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五百五十八章 活得像是一条狗(第二更)

第五百五十八章 活得像是一条狗(第二更)

  而我则是趁着那女鬼转身的那一刻,直接祭出刈冥剑,剑光闪过,瞬间便把那个女鬼的鬼体斩为两截,她的阴魂同时被刈冥剑给超度。

  之所以我杀这么一个小鬼也要耗费大量阳气动用刈冥剑,并不是因为她难以对付,而是刈冥剑有一个特点,它从不杀鬼,只度鬼。

  我看着那个被刈冥剑给超度走的女鬼阴魂,我轻叹了一口气,道:

  “死了便是死了,阴阳有相隔,六道轮回去吧……。”我说完后,低头朝着地上的那个罐子看去,用意念控制刈冥剑隔空朝着罐子斩去,剑光一闪,那个罐子被打的粉碎,里面的阳气也四散于空中,随风而去……

  看着那一股股分散的阳气,我摇了摇头,转身朝着这片竹林外面走去。

  当我刚走出竹林的时候,正好迎面看到了等在竹林外面的邱莎莎,而胖子估计因为跟不是邱莎莎的脚速,被甩在了后面。

  邱莎莎见我从竹林里走出来后,看着我问道:

  “十三,那个女鬼被你给超度了吗?”

  我点头:

  “嗯。”

  “她的幕后指使人是我母亲?”邱莎莎看着我问道,她好似已经听到了我和那个女鬼之前在竹林里面的对话,现在跟我再次确定。

  我再次点头:

  “对,正是你的母亲红烟,她让这个女鬼四处帮她采集活人的阳气。”

  邱莎莎听到我的话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看着我身后的夜色,许久才轻声道了一句:

  “十三,你知道不知道,我好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邱莎莎说到这里,双眼之中充斥着一种绝望和痛苦的神色,眼睛深处闪过一道亮光,晶莹的泪珠从她洁白的两腮上面滑落了下来。

  看到邱莎莎现在这幅痛苦的样子,我只能站在原地静静地陪着她,我并不是她的谁,所以无法给她安慰和肩膀。我再想,或许她真的需要找一个男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来疼她,照顾她,因为邱莎莎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情人眼中根本就没有她。

  “十三,我……我活得好像一条狗,一条无家可归、无人认领的野狗!!”邱莎莎好似在看我,也好似在看我身后,她说完这句话后,一直用银牙咬着下嘴唇。

  她在这个时候,心里面的一定很痛苦,她也很可怜,可是这一切都是人的命运,谁都无法改变,我们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父母,正如我们无法改变已经变成事实的事情一样。

  邱莎莎看着我走近了两步,对我说道:

  “你可知道我从一出生开始,命运就已经被注定了,自从我开始记事就没有过过一天真正快乐的日子,从小我就被我母亲给逼迫着强行修炼道术,十四岁的时候,她就把我当成了一颗棋子,当我第一次拒绝她要求的时候,我差点儿被她给活活打死。十三,你知不知道亲眼看着自己心里面最重要的人对自己下死手的时候,心里面那种肝肠寸断的痛苦吗?”邱莎莎说到这里,低声抽泣了起来……

  “在……在我十五岁的那一年,我被我母亲逼迫第一次杀了人,你可知道对于一个十五岁还未成年的孩子来说,看到自己亲手杀死的人躺在冰冷的地面上的时候是什么感觉吗?!我告诉你,比我自己死都难受和痛苦!自此之后,我变成了一个活生生没有一点儿自由的人偶!白天活在执行命令和做好一颗棋子当中,而晚上则是活在噩梦里面,无穷无尽的噩梦让我几度都想一头撞死在墙上!!

  十三……你们虽然看着我整天大大咧咧,好似一点儿心事都没有,可你是否知道,我脸上挂着笑,心里面却一直在流血!!人活在这个世上最大的悲剧不是看不到自己的命运,而是看到了自己一辈子的命运,却无法改变……这种感觉让我真的好像去死,若不是因为……”邱莎莎说道这里,看了我一眼,并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改口看着我问道:

  “十三,我这一辈子,是不是活得都不如一条野狗?”

  “邱莎莎,你说是你一条狗,我感觉我自己也是一条狗。我自小有家,却从来不能回去,只能住在爷爷奶奶的家里面,是他们把我给辛辛苦苦拉扯大,但是他们却因为我走上了道家的这条路,而命丧黄泉。他们两个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却因我而死,有时候我自己都在想,自己或许就是一条给家人和朋友不断带来灾难的丧家犬……”我看着邱莎莎继续说道:

  “但是,即便是这样,我们依旧要活下去,为了我们自己,也为了我们那些死去还有活着家人跟朋友,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挫折和困难,我们都要去面对,也必须去面对,死亡和逃避,那是懦夫的选择,至少我有你这个朋友,你也有我这个朋友,不是吗?”

  邱莎莎听到我的话后,双眼发直的盯着我看了一会,终于重重的点了点头:

  “嗯!我们是朋友,永远都是朋友!!”

  ……

  在和邱莎莎一同走出公园的时候,正好看到了在四处寻找我们的胖子,便叫住他一同往回走去。

  在回到胖子家中后,胖子自己去了楼下买饭,而邱莎莎则是去了浴室洗澡,我一个人在胖子房间里的床上盘腿坐下,急不可待把脖子上面挂着的玉佩拿了出来,握在手中,对着它轻声叫道:

  “如霜,如霜……”在玉佩里面的如霜并没有回答我,时间过去这么久,如霜在玉佩里面到底怎么样我全然不知,心中越是着急起来。

  没有办法,我只得把这块儿玉佩中间按了下去,一股黑色的阴气顿时便从这块儿玉佩里面冒了出来,瞬间就把我给包围在其中。

  我在这个时候找阎王,目的有二。

  一个是问问阎王能不能看到玉佩之后如霜的伤势。另外一个便是想从阎王的口中再次打听打听那南蛮的蛮荒之地究竟在哪,哪怕问不到具体位置,问出它具体所在的方向也总比什么都不知道的好。

  不一会儿的时间,阴气里面传出来阎王那开门见山的声音:

  “十三,你小子现在这个时候找我,又有什么事情要问我?”

  我也不跟阎王套近乎,直接开口问道:

  “阎王爷,我那鬼媳妇如霜现在受了重伤在玉佩里面,我也不了解她的伤势,所以想来问问你。”

  阎王听到我的话后,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对我说道:

  “呼……你这鬼媳妇伤的的确不轻,差一点儿就魂飞魄散了,不过她现在无碍,在玉佩里面修养一段时间就可,你忌要去打扰她,不过十三,你小子之前到底遇到了什么事情了?!”

  听到阎王的话后,我知道如霜并无大碍,心中安定不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便把我们之前和贵典、己红花,以及日本降头师搏命的事情言简意赅的重述了一遍。

  阎王听到我完我说的话,沉吟了一会儿后,接着对我说道: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你身上有第八魄的这件事情,连我都未曾知道,恐怕你的这第八魄从未归到阴间,否则我不可能不知。不过这也算是一件好事,既然你现在因为第八魄归体,从而记起前世的记忆,定然如虎添翼,以后无论对付红烟亦或是那帝王阴魂,你都可分庭抗礼。只不过……你这个年纪,无论拥有多么强大道术和修为都要切记四个字:‘骄者必败’,无论你多么的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