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六百八十五章 诡异铜镜

第六百八十五章 诡异铜镜

  在那石门前面的胖子听到我跟他说的话之后,马上转过头看着我问道:

  “师兄,你刚刚跟我说啥?”

  “我说你让开一点儿,把脚往后站。”我跟胖子说着,然后朝着他那边走了过去,胖子见此身子往后推开两步,让开的石门前的位置。

  我走到那石门前面,低头蹲下身子朝着沙土之中看了过去,发现在胖子刚才所站的位置旁边,有一个黑乎乎而且反光的东西。

  看到它之后,我马上把那个东西上面覆盖着的沙土扫掉,一面古铜古色的铜镜出来在了我们面前。

  四周沙土全部被我给扫开后,我才发现,如这样的铜镜一共有三面,三面古镜彼此相连,而且铜镜镜面抛的极为反光。

  镜子的外形也很奇怪,并不是古时候最常见的那种圆镜,而是一面三角形状的镜子,这种镜子的外形很稀有,中国数千年的历史之中,还从未有过这种怪异外形的铜镜!

  借着手电筒的光线,甚至我可以从镜面上清清楚楚看到了自己的面容。

  而且很清楚,无码,一点儿都不模糊,这样的铜镜所照出来的效果,居然一点儿都不比我们现代所用玻璃水银或者是酮做成的镜子差,就连我头上那一根根的头发都照的清清楚楚。

  看到眼前这三面铜镜所影射出来的诡异效果后,我心中极其吃惊,因为这古代的铜镜铸造制作工艺是指纯红铜和锡、或铅或锌、通过严格配比,进行冶炼溶化,再灌入模范,冷却后取出毛坯,最后进行加工,表面涂锡汞,才可照容之用。

  虽然这样的铜镜可以当镜子一样照明,但是一般至多只能照出人脸的大体轮廓,绝对照不出像现在这三面镜子的效果,其照人效果,简直是和我们日常生活中用的镜子一般无二。

  铜材质的镜子都能做到如此只精妙照人的镜面,就凭这一点而来看,这铸造铜镜的大师,非一般人也。而这石门后面用这三面铜镜铺地的那个古人,他究竟是何方神圣??

  “师兄,那三面镜子它到底是铜镜还是玻璃镜?怎么一青黑色的镜子能把人影射的清清楚楚?!”胖子站在我身后看着我问道。

  我看着眼下的那三面铜镜对胖子说道:

  “铜镜的确是铜镜,只不过这三面镜子的制作工艺相当厉害,基本上跟咱们现在用的镜子效果差不了多少。”说着用手放在其中一面铜镜上面摸了摸,确定它们的的确确是铜质。

  “卧槽,这他娘的得是什么样的工匠才能制造出这种铜镜出来?石刻上面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哪怕是古代的皇亲国戚都没这待遇。”胖子感叹道。

  而一旁的邱莎莎却打断了我和胖子的话,她看着我俩说道:

  “十三,胖子,我说你们俩就别在这里继续讨论那三面铜镜了,咱还是快点儿找到这石门上面的机关的好。”

  我看着地面上镶嵌的这三面铜镜,对邱莎莎说道:

  “也许这石门的机关就在这三面铜镜之上。”

  “你确定?”邱莎莎问道。

  “不确定,但是不试试谁也不知道。”我说着,开始盯着这三面铜镜仔细的观察了起来……

  三面古代铜镜都为怪异的三角形,全部由一种暗绿的青铜打造锻炼而成,表明不知涂了某种材料,极为光滑。

  我甚至还在中间的那面古铜镜上发现居然还隐隐的笼罩着一层淡黑色的阴气,若不是仔细观瞧,跟本就不容易发现。

  之所以我现在不能动用阳气,却依旧能看到阴气的原因就在于我那双天生的阴阳眼。

  这双眼睛即便不动用身体里面的阳气也同样能看到阴邪之物,只不过阳气聚于双眼之后,能看的更远,更清楚,更真切。

  三面古镜的三侧,则刻着一圈儿我完全看不到的像是文字或者是图腾的符号,铜镜的本身样子很朴实,除了那些我看不懂的文字外,没有任何装饰……。

  突然之间,我看到在靠近最左面的那面古铜镜里面,竟然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清晰映出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我和胖子、邱莎莎,还包括催春、凤儿,已经在蹲在一旁被牢牢捆住的郭队长。

  我们在这深坑之中的六个人无一例外,此时都诡异的影射在那面镜子之中。

  “十三,你快看那面镜子,它……它里面怎么会有我们的影子?!”邱莎莎也从那面古铜镜之中看到了它所影射出来的画面,用手指着它对我喊道。

  胖子听到邱莎莎的话后,忙朝着她手指所指向的那面镜子看了过去。

  “卧槽!师兄,这……和不对劲啊,怎么咱六个人全部都上那面铜镜里面了?这特么的跟……跟看电影似得!!”胖子看到之后,惊呼道。

  而一旁的催春和凤儿早已被那面古铜镜所产生的异变吓得全身发抖,脸上煞白,双眼充满恐惧的一直盯着它,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深吸了一口气,我马上就把手电筒的光线全部都集中在了那面古铜镜上,上面所映射的画面顿时变得清晰起来。

  至此,我清楚的看到,我们六个人在那面铜镜之中自顾自的茫然的走着……这还不算最恐怕诡异的,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幕,让我心惊胆寒!我突然看到,最在队伍中间凤儿的脑袋毫无征兆的从她脖子上面掉了下来,落在地上滚出去好远。

  接着便是郭队长的脑袋从他脖子上面掉下来,然后便是催春、邱莎莎、我。我们每个人的脑袋都前后从自己的脖子上面掉了下去,落在地上如同一个个西瓜一般滚动着。

  “他奶奶个腿的!这破镜子在这里咋呼谁呢?!师兄你给我让开,我砸了它!”胖子说着就走近了过来,伸出手中的工兵铲朝着最左边上的那面古铜镜用力砸了下去。

  我看到胖子出手后,来不及阻拦他,只得快速起身往后退开一步。

  “砰!!”的一声脆响,胖子手中那把德制的工兵铲砸在了那面铜镜之上,镜面居然毫发无损,上面所影射出来的画面顿时被胖子这一下子给砸的如影般消散。

  随着胖子他刚才的出手,铜镜虽然毫无损坏,但在我们面前的那面石门却接着发出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一阵尘土从石门上面落下,接着那面石门慢慢地一分为二,各自朝着两边自动分开,只一瞬间,中间便多出了一个半米多宽,可供一人走进去的缝隙。

  “胖子你行啊,这一下子还真让你给蒙对机关在哪了。”我看着那石门后面一片漆黑,对胖子说道。

  胖子此时自己也是傻了眼,愣愣地站在石门前面,一直到我跟他说话,他才反应了过来,忙回头对我说道:

  “师兄,你这话就说的不对了啊,胖爷我这哪里是蒙,没有数十年的破机关经验能一出手就中吗?走,咱赶紧进去瞧瞧,看看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胖子说着就要抬腿往里面走。

  这时邱莎莎却叫住了他:

  “胖子,你等一下,先别着急进去。”

  胖子听到邱莎莎的话后,转过头看着邱莎莎问道:

  “怎么了邱大小姐?”

  “这个地方久年封闭,空气不一定流通,匮乏氧气,甚至还有产生一定的有毒气体,如果贸然进去很可能马上会送命。”邱莎莎看着胖子说道。

  “那……那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一旁的从未说话的催春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开口对邱莎莎问道。

  “一个字:等……”邱莎莎看着那石门后面无尽的黑暗,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