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人禁忌

盗门九当家新书:《玲珑》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活人禁忌 > 第七百零五章 血木拂尘

第七百零五章 血木拂尘

  我看着邱莎莎一个人坐在远处,摇了摇头不再继续去想,让胖子从随身背包里面拿出了压缩饼干,分给众人吃。
  
  如霜虽然再次重生为人,可好像并不想吃东西,而且很抵制,一闻到吃的东西的气味,就会莫名的干呕恶心。
  
  看到如霜现在这幅样子,让我心头蒙上了一层阴云。
  
  如霜她已经重生为人,有了呼吸、心跳和体温,跟我们一模一样,所以只要是人,想继续活着,就必须要吃饭,如霜现在这种状态,让我感到不安和担忧。
  
  ‘没事的,刚开始她肯定会有些不适应,过段时间就好了。’我在心里面安慰着我自己。
  
  “如霜,你试着先喝点儿水,能喝水吗?”我说着把手中的矿泉水递给了如霜。
  
  好在她还能喝的下去水,如霜喝了几口,便把矿泉水还给了我。
  
  见如霜可以喝水,这让我心中稍安。
  
  就此,众人吃饱喝足之后,我们一行人便收拾妥当,开始顺着地图按照来时的路往回走。
  
  为了抓紧时间,这次赶路我走在队伍前面带路,脚下加快了步伐。
  
  走了约莫能有两个多小时后,我明显听到了跟着我身后的如霜开始不断地喘起了粗气。听到后,我转头朝着如霜看了过去,却发现她此时脸色变得潮红,呼吸急促,不断地有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滑落。
  
  只一眼我就看了出来,这是体力严重透支的结果。
  
  看来如霜这次重生为人之后,体力根本就没多少,跟我们这些经常爬山涉水的人比起来,根本就跟不上。
  
  “如霜,我背着你走。”我看着如霜说道。
  
  如霜并没有矫情,点了点头,让我背着她继续赶路。
  
  她是一个聪明的女人,一个聪明的女人永远会审时度势,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硬走下去只会拖住整个队伍的赶路速度,所以她并没有继续勉强自己。而且她也了解我在恢复阳气之后,背着一个人赶路,还真没有什么压力和负担。
  
  就此我们一晚上除了中途短暂的休息了一会儿后,一直都在闷头快速赶路,临近黎明的时候,我们终于看到了来时所藏匿的那个山洞。
  
  进入那个山洞里面,我和胖子先是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发现山洞里面之前的那些血红色的虫子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这才招呼众人进入这山洞休息。
  
  我和胖子俩人安排好轮班守夜,众人也都累的够呛,为了节约时间,我们并没有把帐篷支起来,而是把它们全部和毛毯一起平铺在地上,躺下就睡。
  
  如霜和邱莎莎俩人挤在一起,睡在了平铺的帐篷上面。
  
  坐在一旁的我静静地看着如霜入睡后的脸庞,心中升腾起的只有满足和幸福。
  
  爱情,它究竟是什么?
  
  我想爱情它应该很简单,同样又很复杂,只不过当一个人遇上对的那个人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得很简单,只想和他(她)一直在一起,仅此而已。
  
  “师兄,前半夜你受累啊,我先去睡觉了。”胖子这个时候,把收拾好的背包放在了一起,看着我说道。
  
  “好,到点儿我叫你。”我答应了一声。
  
  ……不多时,这个安静的山洞里面,传来了胖子的呼噜声。而一旁的凤儿睡的很轻,马上就被胖子打呼噜的声音给吵醒了,她顺势伸出胳膊朝着胖子的后背推了一下,胖子的呼噜声截然而至。可不一会儿,呼噜声再次响起。
  
  这上半夜,我都是在看着凤儿用手不断地推胖子度过的……
  
  到了下半夜,我把熟睡的胖子给叫醒,自己躺下准备休息。虽然没了胖子的打呼声,但我躺在帐篷上面依旧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现在我心里面除了担心如霜之外,还再担心一件事情,如果那个帝王阴魂它不曾害过我,那么之前我所听到的那些他对我说的话,以及他的分魂又究竟是何人所为?
  
  是龙虎宗的宗主红烟?或是另有其人?
  
  还有我们这一次回去之后,若是红烟等人找来,以我现在的实力究竟是不是她们的对手?
  
  虽然我现在八魂归体,领悟到了龙虎七赦印的第六式,但是当面对红烟的时候,依旧没有多大的把握,这个女人恐怖如斯的实力,绝对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若是想赢她,我想以我现在的实力,恐怕还差的远。
  
  我轻叹了一口气,翻了个身,不再去想这些让我分心的事情,正准备睡觉,而这个时候,饕餮的声音却传了过来:
  
  “左十三,你这大半夜的不睡觉,老是一个唉声叹气的想什么?”
  
  听到饕餮的话后,我正愁没人说话,正好把刚才心中所想都告诉了饕餮。
  
  饕餮听后,沉默了一会儿,接着又对我说道:
  
  “十三,关于你那个媳妇重生为人的事情,我还真不了解,因为在我的印象中,还真没有人能够像她一般死而复生。不过你想对付那个叫红烟的女人,我倒可以给你提个醒。”
  
  “提醒?什么意思?”我不解地问道。
  
  “你包袱中有一道家法器,你若是能在有生之年能驾驭于它,那么你定将会如虎添翼。”饕餮对我说道。
  
  “你是说刈冥剑?”我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它。
  
  饕餮说道:“并非是刈冥剑,此法器非刈冥剑可比也。”
  
  “要么是那本《玄黄地经》?”我接着问道。
  
  “也不是它,它现在借助你身体里面的戾气,已然有了自己的生命和思想,所以现在的《玄黄地经》它不再是一个道家法器。”
  
  “它有了自己的生命和思想?这是什么意思?”我看着饕餮不解地问道。
  
  “以后你自己会知道,这本书可不是刈冥剑,所以它永远不会认主,更不会被任何人所驾驭。”饕餮此时的话语中明显有话。
  
  “你说明白一点,这本《玄黄地经》它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心里面开始着急了。
  
  “有些事情,它早就已经注定了,即便我跟你说了也没用,也没办法改变。”饕餮话中的意思明显是不想跟我说。
  
  也不知是它因为忌惮这本《玄黄地经》,还是另有别的什么原因。
  
  “那好,你既然不想说,我也不会勉强你,不过你总可以告诉我包袱里面到底是什么道家法器能让我如虎添翼?”我问道。
  
  “血木拂尘。”饕餮一字一顿的对我说道。
  
  听到饕餮对我说出的这四个字,我心中一震,马上想到了之前我曾经用过一把拂尘来对付那条找我报仇的蛇精。因为用过它一次后,我身上的阳气几乎被它给吸干,差点儿因此丧命,所以我把那把拂尘一直放在了随身背包中的夹层里,再也没敢动过。
  
  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对付红烟等人最后的底牌既然是它。
  
  “那把拂尘它到底是什么来历?”我好奇的问道,同时慢慢从帐篷上面坐了起来,把那把拂尘从随身背包里面给拿了出来。
  
  “所谓血木,是在一种名为九阳血树的稀有树木,在宋朝之后,此树便已经彻底绝世,即便是在宋朝之前,若想用此木铸成法器,非天大机缘不可。首先这铸造法器的九阳血树要在百年之上。再者,树木要经过三道春雷连续轰击而不死,并且在三月初三的辰时方取材铸造法器,早一刻则树干不固,晚一刻则树亡阳绝,所以能铸造出这把拂尘的人,定然非一般人。此法器不止可以定阳安天下,亦能克阴分两界。所以你说这血木拂尘它的来历大不大?”饕餮百事通认真的对我解释了我现在手中拿着的这把血木拂尘的来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