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教室

返回首页绝望教室 > 第十九章,死亡长途汽车

第十九章,死亡长途汽车

  刚才在长途汽车停顿了一下后,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情。当长途汽车一个急刹之后,我突然发现,所有乘客由于惯性都向前倾倒,然而他们并没有再坐直,而是一动不动地伏在前面的椅背上!原来,他们都是死人!

  这个长途汽车里面全都是鬼,我刚才如果不及时下车,后果不堪设想。想到这里,我感觉背后有些发亮。我急忙再打了一个摩的,向着老家前进着。

  一路上有惊无险,我还是来到了老家。我的老家是陈家沟。这里是一片偏僻的小山村。民风淳朴,因为年轻人基本都去打工。因此整个陈家沟到有大半的是老人。

  而我奶奶,在村子里颇有名望。是远近闻名的半仙。平时治病救人,颇有声望。因此在整个陈家沟,地位是极为崇高的。连带着我跟着也沾了不少光。

  在我看来,相比那位道家陈道岭,我的奶奶才更加有高人风范。不过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她会追鬼之类的就是了。

  陈家沟是一个美丽的村子。 一条山中小溪从山谷中蜿蜒而过村里好像没有大道全是碎石铺就而成的小路。葱郁的树林将整个山谷环绕一块块开垦好的梯田整整齐齐的毗邻相接。

  不过我实在没有心情看这些风景,我现在有更加生死攸关的事情。

  “呦,小伟你来看你奶奶了。”一个挑着担子的汉子走过来说道。

  “是啊,我奶奶现在在哪里?”我望向这个汉子说道。这个汉子正是我远方的表叔。在整个陈家沟里,有一大半都是我的远房亲戚。

  “她现在正在禅房呢,你去找她吧。”这名汉子说完,提着担子离开了。而我快速来到了禅房,奶奶的家是一个庞大的建筑,有一个巨大的四合院,在整个村子算是独一份。根据奶奶说,她们家曾经也是一个大家族。当时整个陈家沟,都被奶奶家实际控制。

  虽然现在落寞了,但是奶奶在村子依然掌握着大权。在十里八村,提起我奶奶还没有人敢不服的。

  跟奶奶一起生活的还有好几个远房亲戚,大家互相帮衬着。让我奶奶在山村生活过的很好。父母也就没有再提接我奶奶去城市的想法。

  禅房,是一间古朴的寺院,里面到处都是佛像。我奶奶是一个虔诚的居士,吃斋念佛已经高达五十多年,我还没有走进禅房,就可以听见里面敲木鱼的声音。

  当我推开门之后,我奶奶这才转过头看向我。她并不吃惊,那双苍老的眸子看着我道:“孙子,你似乎惹上大祸了。”

  “谁说不是呢,奶奶,你快点救救我吧。”我急忙凑了过去,将我奶奶一把搂住,声音带着恐惧道:“我们班级现在天天都在死人,一不小心我也会死的。”

  奶奶看着我,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缓缓开口道:“你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你们惹上的东西可不一般,我也没有办法。”

  “不可能,奶奶你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没有办法。”我一边摇晃着奶奶的身体。一边情不自禁的喊道。

  “我是真的没有办法,你们惹上的东西,任何人都不能接近,否则也要深陷其中,成为其中的一份子。我要是去了,只可能跟你现在的情况一样。到时候非但救不了你,还会给你造成拖累。”奶奶摇晃着脑袋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喃喃自语道,怪不得陈道岭会说出那样的话。原来他早就知道,他根本解决不了。

  “那我们该怎么办,现在已经死了这么多人了。如果不想出办法,我现在也会死的。”我一脸惊恐说道。

  “不会的,你是我的孙子,怎么会那么轻易死呢。你那么聪明。”奶奶摇摇头说道。

  “可是我再聪明,也无法对抗鬼神啊。”我无奈说道。如果奶奶还不帮我,我现在真的死定了。

  “这你就错了,我的孙子。从古往今来,冤鬼恶鬼有多少?你可曾见过一个大儒被鬼神所害?”奶奶反问道。

  我愣了一下,竟然回答不出来。在无数的野史,小说当中,遭到鬼神的陷害的人有不少。从皇帝到平民百姓,但是没有一个是大儒,不是奸商,就是一些读书人。而那些具有大学问,大智谋的人,好像基本都不会被鬼神所害。

  “真正的大儒洞悉世间,一个个正气凛然。神鬼不侵。 所谓道高伏龙虎 德重鬼神钦。古往今来莫过于此。 ”奶奶喃喃道。

  “好啦,我不想听这些大道理了。”我不耐说道。然后伸出手:“奶奶,我来这里是来拿太公罗盘的。”

  “我早就知道你会来拿,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奶奶并不着恼,不急不缓的将一块古朴的罗盘递给了我。这是一个造型古朴的罗盘,在罗盘周围密密麻麻的写着小字。

  这正是我们张家的传家宝,太公罗盘。据说是姜太公协助武王伐纣之后,留下来的罗盘。具有神秘莫测的能力。据说已经存在两千年了,以前一直都是深宫大内用来占卜国运的强大工具。传说当中,它具有预言一个朝代衰亡兴衰的可怕力量。

  而如今太公罗盘传到了我的手中,看着手中的罗盘,我满意的点点头。手中的罗盘上面漂浮着一个磁铁指针。周围到处都是刻度,看样子华丽无比。

  “我先走了,奶奶,等我度过这次危机。我再来看你。”我不舍的看了奶奶一眼,就要转身离开。

  奶奶并没有阻拦,只是她轻轻开口道:“孙子,你要记住在这个世界鬼神并不可怕,真正可怕的是人心。”

  “我记住了。”我点点头,然后关掉了门,快速的离开。我现在已经不敢再接近我奶奶了,因为如果不小心,奶奶也可能因为我进入这场游戏,这是我不希望看到的。

  离开了陈家沟以后,我开始准备坐车。很快一辆长途汽车走了过来,我二话不说直接上了进去。等我上去以后,我才发现已经晚了。

  “我要下车。”我急忙对司机说道,司机表情僵硬,神色冷漠道:“不行。”然后他直接开动了长途汽车。长途汽车开始行走起来,我叹了一口气。然后缓缓走向了一个空的座位。

  整个长途汽车,已经有不少人。不过这些人并不说话,整个长途汽车空前的寂静。看着这些乘客苍白的脸,我摇了摇头。

  想不到我竟然再次回到了,我第一次坐的长途汽车里。这里所有人都已经死了,就连司机也不例外。

  “大哥哥,来坐这里。”红衣小女孩坐在椅子上,对我摇晃着手臂说道。

  我无奈的走了过去,坐在了她的旁边。

  “大哥哥,你逃不掉的哦。”红衣小女孩微笑道。她的脸色很诡异,那双眸子也已经充满了血红。

  “看来我被你们盯上了呢。”我瞥了她一眼说道,事到如今,我反而并不害怕了。反正我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整个公交车除了我,周围到处都是死人。

  “是的,谁让你这么喜欢坐末班车。这个长途汽车,只要你坐上去,可就下不去了。”女孩冷笑着。

  “真的下不去吗?看起来也没有什么。”我冷笑说道。在说完这句话后,我的目光忍不住望向了周围,周围的乘客平静的坐在位置上,他们的肤色都是苍白,有些人身上甚至还有了尸斑。

  这些人当中,有些人脸色痛苦,有些人则神色麻木。有些则不断撕扯自己的喉咙。幸好现在是在白天,一切看起来并没有那么恐怖。

  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一直在车上,到了夜晚,情况会比现在恶劣好多倍。

  “我说,我真的不可以下车吗?”我对着司机说道。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回答。他的声音如同地狱一样沙哑:“没有到达目的地,你是不能下车的。”

  “那么我上一次,为什么可以轻而易举的下车?”我猛地问道。

  司机并不回答,只是默默的开着车。而我隐约到有些不对劲。看着周围窗户的景色,我终于意识到了。现在长途汽车正在快速行驶,而且周围的乘客,本来如同死寂一样的面容。也逐渐发生着改变。

  我知道我必须做点什么,否则我就会死亡。现在司机开车越来越快,周围的景色在偏转着。按照这样的速度下去,想要出事故简直是轻而易举。

  不,我必须做些什么。我神色焦急的在内心中喊着。同时大脑在疯狂运算着。看着周围的死人,在看着司机,一个个线索在我脑海中汇聚。

  很快我本来惊慌的神色逐渐恢复过来。脸色再次变成了微笑。我已经想到了从这个长途汽车中脱离的办法,而这个办法绝对不会有错。

  我转身来到了司机面前,司机依旧在开车,对于我的到来他视而不见。但是就在我伸出手的时候,他的神色终于动容了。

  “你要干什么?”他冷冷问道。

  “这位老司机,你难道不知道,在开车的时候,不要玩手机吗?”我微微一笑,然后将司机旁边的手机拿了过来。

  然后直接关机,紧接着,奇异的一幕发生了。原本疯狂的公交车速度开始放缓了起来。而在我周围本来一个个蠢蠢欲动的乘客,脸色也再次变成了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