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教室

返回首页绝望教室 > 第二十一章,太公罗盘的力量

第二十一章,太公罗盘的力量

  我们三个人,很快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这里是一个胡同。杨亚鑫看着我,拉着苟红云神色平静道:“来吧。”

  “嗯。”我点点头说道,我的心底也是有一阵紧张。毕竟这可是我最后一条命。一旦失去了我就输了。猜拳这种东西,哪怕是高手,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胜率。

  这一次我还能赢下去吗?我的心底一点把握都没有。

  我跟杨亚鑫,同时举起了手,然后准备猜拳。在这个时候我的脑袋快速的旋转起来。是出剪刀还是出布?杨亚鑫是一个新手,他出锤子的几率最大,但是他毕竟已经输了一次,说不定不会在这样出。那就是出布了,如果我出剪刀,说不定直接获胜。

  最后,我沉吟了一下,手臂开始缓缓的落下。旁边的苟红云紧张到极点,她知道胜败在此一举,如果杨亚鑫输了,将彻底失去参赛的权力。

  而我输了,同样如此,因此这是不能输的对决。

  我们两个同时举起手,然后同时的落下。命运似乎在这一刻决定,我们两个人都同时屏住了呼吸。然后我们两个出的都是剪刀!

  看来这一次,杨亚鑫学聪明了。并没有选择出锤子,而是选择出剪刀。他似乎料定了我会出布一样。

  平局,游戏继续!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脑海中快速思索起来。这一次我到底要出什么?既然已经出了剪刀,那么下一个就要出其它的了。

  是锤子,还是布?杨亚鑫吸取了教训,肯定不会出锤子的,那么还应该出布?我想到这里灵光一闪,嘴角不由勾起了一抹冷笑。

  我们的手臂再一次落下,这一次我出的是锤子,而杨亚鑫出的依然是剪刀。我赢了!

  “这怎么可能?”杨亚鑫脸色苍白的看着我,而旁边的苟红云,更是已经近乎晕厥过去。

  “你的确吸取了上一次失败的教训,第一次并没有选择出锤子。而是选择出剪刀。这很不错,但是第二次的时候,你犯了一个错误,剪刀是不能同时出两次的。”

  “为什么剪刀不能出两次?”杨亚鑫咬牙切齿看着我道。

  “很简单,因为剪刀是胜率最低的,因此除了万不得已,出剪刀都能同时出两次。”我摇摇头道。然后转过头不去看他。

  因为我怕会有负罪感。我已经夺取了他唯一的一条命,他现在已经没有命了。可以说,已经从这场游戏中淘汰了。

  这场死亡猜拳游戏,必须要有足够的筹码,才能继续下去。而一旦变成了零,那么就相当于已经失败了。

  “我果然不是你的对手,我以为能出其不意战胜你呢。”杨亚鑫苦笑说道,他的身体瘫软在了地上。而旁边的苟红云愤怒的看着我,眼泪不断从眼眶中流淌而出。我知道她肯定是恨上我了。

  杨亚鑫瞥了旁边的苟红云一眼,然后无奈道:“别恨张伟,他跟我一样。我们都是这场游戏的牺牲品而已。”

  “但是你可怎么办?你现在已经没有命了。”苟红云哭泣着看着杨亚鑫,杨亚鑫脸色苍白的摇摇头。声音难堪道:“没有办法了,只能退出了。我是输定了。”

  苟红云并不说话,而是抱着杨亚鑫痛哭起来。杨亚鑫眼眸当中也有着泪光。但是很快他控制住自己的情绪。望着我道:“张伟,我败在你手中,也没有什么可以说的。”

  “我已经无法再走下去了,张伟,你那么聪明。一定能活下去。到时候一定为我找出凶手。为我报仇。”杨亚鑫说道。

  “没问题。”我艰难的向后瞥了一眼说道,然后转过头直接离开。我怕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毕竟,将一个人推入地狱的感觉,实在太痛苦了。

  我跟杨亚鑫无冤无仇,虽然是同学,但是彼此之间也没有什么交际。但是此刻为了生存,我却不得已要将他推入地狱。这对于我来说,绝对是残酷的事情

  走出胡同,我的心情无比沉闷。现在已经是下午三点,天色也已经灰暗了很多。但是看了一下自己的手机。我还是强打起精神,因为我还没有胜出。我还需要一票。

  下面我眼前只有两个人选了,王政和秘小雨。这两个人将是我接下来的目标。这两个人当中,王政这个人很聪明,我根本看不透他。

  而另外一个秘小雨就简单多了,她是一个跟男生打成一片的女生。长得还算漂亮。就是喜欢勾搭高富帅。并且以前还经常嘲笑我。

  “就拿她作为我下一个猎物了。”我看着手机喃喃自语道,人一旦逼入绝境,那么就能克服恐惧,做出无法想象的事情。

  而我毫无疑问就是这样的人,如果过去,我是无法想象我会杀人的。但是现在我必须要去这样做。只要再夺取秘小雨一命。我就能成功从游戏中脱离出来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情突然好转了很多。拿起手机,我给秘小雨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你在那里?要不要跟我比。”

  很快,秘小雨就发了一个短信:“不了,我已经在跟王政比了。”

  我的脸色有些难看,看来秘小雨跟王政,这段时间也不是闲着。竟然开始互相比了。按照这样来说,第三个胜出者就要诞生了,这对于我来说实在太紧迫了。

  我仿佛已经感觉到了,死亡就在接近。想到这里我咬牙切齿的看了一眼手机。然后回到了的家中。现在我已经毫无办法了。

  王政现在应该已经跟秘小雨开始比了,第三个胜出者,将从他们两个人诞生,这样的话,就只剩下一个名额了。

  偏偏我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想到这里,我感觉十分气恼。坐在床上,我掏出太公罗盘,看了起来。太公罗盘外形精致,谁能相信它竟然是数千年前的玩意。

  毕竟武王伐纣,那可是过去了几千年的历史。看着我手中的太公罗盘,我小心翼翼的摆弄起来。不过摆弄了一圈,我也不知道它该怎么用。

  罗盘这种东西,可是古代的东西。现代人是根本不会知道如何使用的。上面有无数的文字和刻度,而且都是古文。

  我看了一圈也不知道该如何使用,这东西也没有什么说明书。看着上面的天然磁针不断的旋转。我疑惑不解的摆弄了一下。

  这种东西到底该使用?想到这里,我急忙打开电脑,查看了一下罗盘的使用办法。很快我就知道了罗盘的用法。

  但是就算是这样,看着罗盘里,一大堆的古文,我还是无比头疼。罗盘这种东西,都是古代用来看风水的。上面雕刻着天干地支天罡地煞。

  这种东西,没有几十年的经历,是无法看懂的。这让我脸色难看的望着手中的太公罗盘。难道这种东西已经无用了?

  不对,既然是号称能预言朝代兴衰的神器,那么说不定有什么咒语。想到这里,我急忙打开手机,给我的奶奶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是我老姨接的,当我向她出出问题后。老姨才悄悄开口道:“张伟,那东西你可别乱玩。那可很危险。”

  “老姨,快点告诉我,太公罗盘如何使用吧。”我无奈对老姨说道。

  “太公罗盘是可以预知未来的东西,但是正是因为它太过于强大,每次想要使用,都必须付出一些代价。而用它来预知的东西越多,时间跨度越大,那么需要的代价就越多。”

  “据说,太公罗盘甚至可以预言一个朝代的兴衰,因此每一代皇帝都希望得到太公罗盘,来预言皇朝的未来。但是想要预知时代的未来,需要极大的代价。在清朝的时候,太公罗盘就启动过一次,那件事情导致很多人死亡。”

  “老姨,我没心情听你讲历史,快点将用法告诉我。”我在手机里咆哮道。最后老姨还是把太公罗盘的用法教给了我。

  我惊喜的放下手机,看着手中的罗盘,然后咬破指头按在了罗盘上面,按照老姨的说法,说了几句咒语。然后太公罗盘就开始在吸取我的血液。

  我知道,我算是成功了。

  太公罗盘会吸取我的血液,我问的问题越大,那么吸取的血液就越多。因此老姨在电话里,再三叮嘱我,千万不要问一些大问题。

  比如,这个时代的兴衰与灭亡,华夏会不会成为世界的新霸主之类的。如果我问出了这样的问题,那么罗盘就会吸干我的血液,因为每一次预言时代,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不过幸好,我对这个时代的未来毫无兴趣。看着我的血液不断被太公罗盘所吸收。这个时候我才缓缓开口道:“太公罗盘,你告诉我。苏雅的致命弱点是什么?”

  太公罗盘,在吸收我的血液后,整块铜色的面瞬间就绽放出一股诡异的淡红色,让黄铜色的罗盘立马就变得好似紫铜般纯粹耀眼,而罗盘的中心面在这时竟然缓缓漂浮出了一个血色的文字,方方正正的写了一个繁体的毒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