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教室

返回首页绝望教室 > 第二十八章,对抗

第二十八章,对抗

  当然已经经历了几次死亡之后的我,很明显冷静了很多。对于这种情况也没有太过于绝望。

  “不用管她们,咱们先去调查一下。下一场游戏还有一天时间呢。”我直接说道。杨亚鑫点点头道:“那是当然的,老大你调查这么久,肯定有线索了吧?”

  “线索倒是有一点,但是还不完全。凭借现在有效的线索,是找不到真凶的。”我摇了摇头说道。我现在也是一点眉目都没有。

  但是我隐约感觉,烧锅炉的老陈头,还有从女生宿舍当中,或许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不过这些我并没有说出来。因为这也只是推测而已。

  “这个学校肯定发生过不为人知的事情,大家好好调查一下。说不定能找到真凶。”我脸色认真说道。

  “对了,既然学校故意隐瞒。但是在学校的卷宗当中,肯定会有记载。学校肯定有这方面文件。”杨亚鑫突然说道。

  他的提议让我们眼前一亮,不过随后我摇了摇头:“问题是,我们该如何去找呢。学校的档案室,每天都有人值班的。”

  “对了,晚上锁门的时间,可以进去。”杨亚鑫突然说道。

  “这不好吧。”旁边的李莫凡有些犹豫。

  “怎么不好,学校的档案室里,肯定有东西。说不定能找到真相呢。”杨亚鑫说道。

  “看情况吧。”我摇了摇头说道,不过在我心中,还是暗暗记下了这个办法。的确如杨亚鑫所说。学校里之前肯定发生过事情,但是却被大家故意遗忘了。

  既然从这些学校职工当中问不出来,那么说不定可以从学校卷宗当中找到答案。但是想要半夜去档案室,怎么也不是一个好事情。

  “这件事情等等再说,我们去老陈头那里走一趟。”我对杨亚鑫说道。杨亚鑫点点头,然后我们四个人,就这样来到了老陈头的居住地。

  “老陈头,我们又来看你了。”我大大咧咧走进来说道,在我们的手中,还带着一些水果和下酒菜。甚至杨亚鑫还买了几瓶酒。

  这些都是为了从老陈头当中,套出话必备的东西。

  现在是夏天,除了烧一些热水。老陈头并不需要烧锅炉。因此现在他很清闲的坐在外面晒太阳,口中更是吸着旱烟。

  看到我们的到来,老陈头脸上古井无波。只是看着我们手中的下酒菜。终于挪动了一下身体。

  “呵呵,我这个老头子还有什么可看的。”他一边笑着,一边招呼我们进屋。我们进屋之后,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然后才笑眯眯道:“老陈头,我们除了来看你,还是想找你问点事情。”

  “我就知道你们无事不登三宝殿,但是我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告诉你的。”老陈头那张黑漆漆的手掌挥动着,脸色有些不耐。

  “没事,我们顺便也是来看看你。”我微笑道,顺便给杨亚鑫使了一个眼色。然后杨亚鑫急忙将一包烟递给了老陈头,并且还将一根烟给他点上。

  “不错嘛,玉溪。”老陈头一边抽着烟,一边眯着眼睛说道。

  “还有二锅头呢,老陈头,来喝一下怎么样。”我笑眯眯的捧起二锅头说道。

  “现在才几点,喝什么酒?”老陈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老陈头,你都这么大了,连个婆娘都没有。不借酒消愁还能做什么?”我笑嘻嘻道。却让老陈头满脸的不高兴。

  不过老陈头还真是如我所说,就着下酒菜,喝着二锅头。开始跟我讲述起来。

  “你说的对啊,我都五十七了,连个老婆都没有。”老陈头满脸愁容说道。我却急忙道:“我刚才只是开玩笑而已,你可别当真。”

  “哼,我还不知道你小子安的什么心。你不就是想问问,整个学校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老陈头不屑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开始喝酒。

  我知道我的计谋得逞了,老陈头都这么老了,却依然是光棍。没事的时候肯定寂寞。在他房子周围,到处都是白酒的瓶子。这说明他很爱借酒消愁。

  所以我才故意说那样的话,老陈头果然中计了,开始喝着闷酒。而旁边的杨亚鑫跟苟红云,也开始按照我的颜色,给他劝酒。

  老陈头开始喝了起来,他的醉意越来越浓。声音也是模糊不清。他开始跟我们讲述起,自己的故事来。

  “我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来到这间学校烧锅炉。在当时也算是铁饭碗了。工资也不错。但是就是因为这个工作不体面,我一直找不到媳妇。直到三十岁的时候,我才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

  “她的名字叫刘翠花,对我也是挺好。我可算找到了一个知冷知热的女人。但是那天,她来学校看我,却突然死了。”老陈头说到这里,竟然开始哭了起来。

  而我脸色微变,急忙问道;“翠花是怎么死的?”

  “她突然想不开跳楼了,我也不知道她为啥跳楼。但是警察说她是自杀。而在她跳楼的时候,周围的人也没有人。最后学校赔给我十万,就算了结。”老陈头说完,闷闷的喝了一口酒。

  “原来如此,这么说你的老婆,不知道因为啥原因就死了?”我问道。

  “是啊,我也不知道她为啥跳楼。我当时对她也挺好的。她要是真不想跟我过,离婚也行啊。为啥要跳楼。弄得村子里面的人,都说是我故意把她逼死的。结果我到现在了,还找不到媳妇。”老陈头苦笑道,那张满是皱纹的脸上满是伤感。

  “这么说你的媳妇,死在了二十年前?”我对老陈头说道。

  “差不多吧,也就是二十多年。那个时候我才三十多岁。”老陈头说道。

  “那二十年前,学校发生过什么奇怪的事情吗?”我对老陈头问道。

  “没有啊,二十年前大家都好好的。没有出什么事情。”老陈头摇了摇头道。

  “你在这个学校呆了这么长时间,在这段时间一共死了几个人?”我对老陈头问道。老陈头愣了一下,因为喝醉了酒,所以他的意识有些模糊。

  但依然掰着指头算了起来:“我媳妇,三年前自杀那个闺女。还有你们班这几个。然后就没了。”

  我正要继续去问,而老陈头喝了一些酒,突然感觉身体不适。直接走进屋就睡着了。只剩下我们这群人面面相觑。

  “原来是这样,我们可以离开了。”我突然说道,然后挥挥手,让杨亚鑫他们跟着我转身离开。

  回到操场的时候,杨亚鑫突然问道:“老大,你刚才说你明白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没猜错,那个怨灵在这些年所杀的人,绝对不可能只有这几个。但是近乎没有人知道。这说明,怨灵能屏蔽我们的感官。让我们把所看见的,所听到的下意识遗忘。”我冷笑道。

  “不可能吧,我到现在还记着咱们班级里面的人。”杨亚鑫说道。

  “我可以做个实验。”我说完随便在操场上找来一个人,这个人是个男生,看着我警惕问道:“你找我什么事情?”

  “这位同学,你知道高二五班这几天死人吗?”我对他问道。

  “当然知道。”这名男生点点头。

  “那死了几个,死者有几个男生几个女生?”我又问道。

  “我不知道,算了,不就是死了几个人吗?”这个男生不耐道,然后拨开我的手,然后转身离开。

  “草,他说的什么话,不行,我要去揍他。”杨亚鑫表情愤怒道,说完就要冲过去。但是却被我拉住了。

  “看来我的想法是正确的,”我表情认真说道:“大家想一下,学校里发生过如此可怕的灾难,无论是谁,都会害怕的吧?”

  “但是那个男生,表情却如此的淡漠。这是因为,怨灵能屏蔽整个学校的人感官。让他们觉得,死人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这就导致,这件事情到现在,也无法传播出去。”我摊开手说道。

  “老大,你说的真有道理。到现在教室里死了这么多人,还不停课。这实在说不过去。”李莫凡诧异道。

  “我再去问问。”杨亚鑫说道,然后他拉着苟红云的手。向着操场跑去。很快他跑了回来,脸色充满惊恐和诧异。

  “我刚才连续问了五个其他班级的,他们都知道咱们教室发生的事情。但是一个个都是满不在乎的样子。似乎没把我们的生命当回事。”

  “不仅如此,然后当我问他们。我们班级现在还在死人的时候,他们更是满不在乎,一点也不惊讶。甚至表现的很不耐烦。真是见了鬼了。”

  “这很正常,在他们眼中,这只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他们并不会在意。这样的话,我说不定有办法能对抗幕后黑手。”我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冷笑说道。

  “怎么对抗?”李莫凡和杨亚鑫问道。

  “很简单,曝光!将这件事情完全曝光。这样我们就安全了。”我对他们说道。

  “那该怎么做呢?”杨亚鑫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