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教室

返回首页绝望教室 > 第三十二章,房间里有鬼!快跑!

第三十二章,房间里有鬼!快跑!

  我的心不由一颤,想不到冯晨晨竟然开放到了这种程度。想起冯晨晨雪白的大腿,我还是有些心动。不过我还是拒绝了。

  “抱歉,我不能帮你。我没有那个时间。”

  很快冯晨晨的消息发了过来:“哼,行,你给我张伟。我冯晨晨还收拾不了你。”

  我毫不在意的收回手机,然后继续开始讨论。

  下午放学后,我跟叶若雪在餐厅里吃了一顿饭。然后晚上的时候,我从关瑶手中拿到了钥匙。然后跟着叶若雪一起悄悄向着档案室走去。

  现在已经是晚自习了,天色也已经发暗。我带着叶若雪悄悄来到了档案室。在我手中已经有了一把钥匙。这把钥匙正是关瑶给我的。

  虽然我不清楚她到底是如何得到的档案室钥匙。但是此刻我似乎没有了选择。带着叶若雪,我们小心翼翼的走向档案室。

  天色逐渐变得更暗,整个走廊没有任何声音,我带着叶若雪。手中拿着手电筒。悄悄的来到了档案室。档案室是一楼最隐秘的走廊。这里周围都没有教室。此刻感觉让人有些慎得慌。

  “我们还是不要去了吧。”叶若雪有些恐惧说道。

  “不管怎么样,进去看看,说不定能找到真相。”我说完直接走了进去,而叶若雪没有办法,也只能跟我走了进去。拿出钥匙,轻轻的打开档案室的门。

  整个档案室,就仿佛地狱之门一样。我将钥匙伸进去,然后轻轻扭开。整个档案室就向我展开了大门,不知道怎么,我突然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阴寒。

  就仿佛我打开了一道禁忌之门一样,在我打开这道档案室大门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身体十分不适应。不过很快我就恢复过来。

  整个档案室房间狭小,扑面而来的尘土,可见这里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整个档案室也就四十五平米。周围都是书架。而书架上全都是牛皮纸袋。这些正是学校的资料。

  包括各个老师的资料,加在一起足足有二十多个书架。我紧张的拿起手电筒,开始巡视起来。而在我的身后叶若雪正在帮我望风。

  在各个书架看了一下,书架上面都有标签。其中有学校以前获得的荣誉,还有一些其他东西。林林总总一大堆,让我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

  “对了,去看一下毕业照。说不定能找到什么。”我灵光一闪,想起家里扭曲的毕业照。我急忙打开了毕业照。

  在书架当中,我好不容易才找到了毕业照。这是各个班级的毕业照。在一个牛皮纸袋里到处都是。我轻轻的翻了起来。

  接着手电筒的光,我在档案室里飞快的找了起来。虽然档案室十分安全,但是我却丝毫不敢停留。只要能找到我想要的东西,我马上就会离开。

  二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如果我能知道的话,说不定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不过找寻了一圈,我却尴尬的发现。二十年前的毕业照片根本没有。

  看来二十年前的一切,根本没有记载。这并不奇怪。如果想要隐瞒的话。根本不可能留下什么记录。想到这里,我脸色有些苍白。

  虽然没有二十年前的毕业照,但是却有十年前的毕业照。在十年前的毕业照中,我终于发现了不同。没错,诡异苍白的脸,跟我房间里面的照片一样。

  在十年前的班级当中,我连续查看了十张,发现或多或少,这些毕业照里面都会有几个苍白的脸。这些脸一个个扭曲,诡异。并且带着惨然的微笑。

  看来这些同学已经死了,但是却出现在了班级当中,周围的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近乎每个班都有一两个。而其中五班,更是有十多个。

  这让我背后发冷,会不会诅咒早就开始了。从十年前就延续至今?我们会不会从高一踏入这个学校的时候,诅咒就已经开始了?

  不,不可能。我的推测绝对是错误的。想到这里,我急忙继续开始寻找。而旁边的叶若雪声音颤抖道:“我们还是快点离开吧,这里好阴森。”

  “放心,有我在呢。你别害怕。”我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寻找周围的文件。在一个个牛皮纸当中,我找到了十年前至今的毕业照。也就是说起码也有三届了。

  在每个毕业照当中,都会有几个脸色苍白的人。近乎每个班级都有,最少的只有一个,最多的却永远都是五班。

  连续翻找着照片,每个照片都有一两个惨淡的脸,这些同学一个个形态各异。但是全都是皮肤苍白,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看着我一阵胆寒。

  五班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看着照片上一大半的脸色苍白的人,还有少数脸色正常的人。我的心中陷入了沉思。

  看来诅咒并不只是五班而已,其他班级也有。但是程度却没有五班这么多。会不会是从五班扩散出去的呢?我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在照片当中找了起来。

  就在这时我的眼睛一愣,眼眸顿时凝固了。在我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显示的时间,正是五年前。

  这是一张无比恐怖的毕业照,在这张毕业照里,无论是老师还是学生,一个个脸色都是苍白无比。就连中间的校长也是诡异的笑容。他们身上的衣服,也是灰色的。

  整个场面十分的惊悚,而在这惊悚的照片当中,我却发现了异常。没错,在中间唯一一个活人。这是一个长相漂亮的女生,她就站在中间微笑着。在她周围到处都是诡异的笑脸。只有她的肤色是最正常的。整个班级全都是死人,无论是班主任还是校长。只有她如同鹤立鸡群一样。

  “唯一的幸存者吗?”我看着照片颤抖说道。看着这张照片。我的神色凝固了。看来事情远远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就在这时,我微微一瞥头。突然发现毕业照中掉落了一封信。这封信看样子很破旧。是用钢笔写的。字迹很工整,我不由看了起来。

  手电筒的光芒很微弱,照耀在昏黄的纸上。这让我很不舒服。这封信很古怪,内容颠三倒四。

  当你翻开这封信的时候。

  恐怕你已经陷入了危机当中, 下面的话一定要记牢。千万不要忘记。

  其实真相并不可怕。

  其实真正可怕的是人心。

  这间房子并没有真相。

  因为房间里什么都没有,接下就告诉你真相在那里。我将它埋在了学校最高大的松树下。

  在松树下有种草。

  这种草叫做鬼尖草

  现在你要用最快的速度。

  真相就在眼前!跑步前进吧..... 快啊!快啊!快!

  我看了一眼手中的信,然后一脸淡漠的收回目光。声音不屑道:“写的什么东西。”不过在看完后,我连照片也来不及多看。直接将照片放在了书架上,转身拉着叶若雪,就从档案室中奔跑出去,就连门锁都来不及挂上。

  “怎么了,这么大的力气,你弄疼我了。”叶若雪不满说道。

  “闭嘴,快跑!”我低声喝道,拉着叶若雪近乎疯狂的想要离开。我刚才的一切都是假装,在看完那封信后,我就立刻明白了。写这封信人的用意。

  这封信不是在告诉我真相被埋在那里,这封信当中,用古怪的修辞办法,连续的重复,就是为了提醒我。这封信从第一行第一个字,第二行第二个字。第三行第三个字,连续排列在一起。就组成了一句让我毛骨悚然的话:房间里有鬼!快跑!

  这才是写这封信人的用意,它在提醒我,这个档案室当中有鬼。怪不得我一直感觉背后凉飕飕的。原来一直有人在窥视着我。

  但是就在我拉着叶若雪快要冲出走廊的时候,我却突然发现,整个走廊仿佛在无限的拉长。我们根本无法走出这个走廊。

  “切,这种手段。”我眼眸一闪而过,抓住了叶若雪迅速向着身后奔驰起来。

  “你干什么,我们过去找死吗?”叶若雪惊恐说道。她也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才是正确的路径。”我神色漠然道。经历了女生宿舍的那场劫难。鬼打墙对于我来说,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我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我们的身体细微之处,已经被我感觉到了。因此我带着叶若雪迅速向后走。果然走廊近在眼前。

  在鬼打墙的时候,最切记的就是迷失方向。我根本不看路。而是直接根据我的感觉走。

  “嘿嘿,真不错啊。”就在这时,我的耳边响起了一个毛骨悚然的声音。紧接着我们发现,周围的环境一变。我们再一次回到了走廊上。而在我们面前。一个残破的身躯,正带着残忍的笑容看着我们。

  这是一个残破的身躯,他的皮肤极度苍白。手中握住一把生锈的菜刀。菜刀上面血迹斑斑。而他的身体瘦弱,身上的衣服也是残破着。他的双腿一瘸一拐的。就这样站在我们面前。他那张已经秃掉的脑袋上,正不断流淌着血液。

  叶若雪已经忍不住发出惨叫声,看着眼前这头干瘦如柴的猛鬼,我此刻却冷静下来。我知道新一轮的生死危机即将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