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教室

返回首页绝望教室 > 第三十五章,秘小雨要复仇?

第三十五章,秘小雨要复仇?

  “嘿嘿,别担心,老大这么厉害,不会有事的。”李莫凡得意说道。他跟杨亚鑫一样,都是被我拯救出来的。内心都十分佩服我。

  但是经历了昨天晚上的时候,我却深深感觉到自己的无力。如果昨天晚上我早一点察觉,也许就不用经历那地狱般的场景。昨天我能活下来,连我自己也不敢去想象。

  我必须想办法变强了,昨天是一个巨大的教训,如果我再指望我的小聪明,恐怕我将万劫不复。不过经历了昨晚的地狱,我的心变得更加坚韧了。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陈名洋回来了,他的脸上直接多了一个掌印,看起来被班主任揍的不轻。这也难怪,班主任被他袭胸,肯定会大为恼怒。他能活着回来,在班级里同学看来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呵呵,不错嘛。总算完成了。”王武嬉皮笑脸看着陈名洋说道。陈名洋也是洋洋得意:“那是当然,我假装去跟她问习题,她还挺高兴以为我热爱学习。结果中间就被我摸了。”

  “你还真是无耻啊,不过班主任长得还算可以,起码三十多岁风韵犹存。”王武冷笑道。旁边几个男生同样怪笑着。

  陈名洋毫不在意道:“哼,那个女人整天就知道管我们。也不知道我们现在的处境。”

  “说得对,现在谁还有心请学习。不知道那天就死了。”董文峰说道。

  “擦,别管了,有一天算一天吧。咱们一起去嗨。”王武豪爽说道。

  “嗯,也只能这样了。”陈名洋说道。刚度过了一次生死危机,这段时间正是最放松的时刻。除了少部分人还在绝望外,大部分人都想着如何过好这一天。

  就在这时关瑶走上了讲台,王武赵晨赫几个人看着关瑶冷笑道:“大班长,你还有什么指教?”

  “我们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我准备继续展开调查。”关瑶认真说道。

  “调查,去哪里调查?整个学校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就连档案室也被烧掉了。怎么去调查?”王武冷笑说道。

  没错,就如同他所说。整个学校的线索已经全部中断了。就连最为重要的档案室,也已经被烧掉了。想要去找线索,根本是不可能的。

  “陈风,陈风那里可以找到线索。”关瑶说道。

  “陈风?他不是已经死了吗?”王武冷笑道。

  “他虽然死了,但是他的电脑或许有账号信息,如果能上他的号,说不定就可以登录他的账号。并且将班级的群解散。”关瑶突然说道。

  她的话让周围的人眼前一亮,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惊呼起来。

  “没错,要是这样的话。说不定诅咒就解除了。”

  “太好了,这个办法说不定奏效。”

  关瑶看着周围的同学,缓缓开口道:“我需要有人跟我一起参与调查。这几个人选,我要自己来选。希望大家能同意。”

  “没问题,完全可以。”班级的同学异口同声道。

  “那就这样好了,端木轩,张伟,你们两个跟我一起去陈风家。”关瑶说道。

  我微微愣了一下,却并没有拒绝。而端木轩同样冷淡开口道:“好吧,我愿意参加调查,只要你不拖我的后腿就行了。”

  “没问题。”关瑶微笑说道。随后班级里继续闹腾起来。而叶若雪找到了我。

  “你该不会真的要跟关瑶去陈风家吧?”叶若雪问道。

  “这是当然的了。去看看也无妨。”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哼,关瑶一看就不是好人。”叶若雪盯着关瑶说道。

  “不会吧,只是你的错觉而已。”我十分不理解,叶若雪为什么这么敌视关瑶。明明关瑶跟她并没有什么接触。

  “哼,我不管,你最好别跟关瑶扯上什么关系。”叶若雪说完,然后回到了座位上。我无奈的耸耸肩,只能继续跟李莫凡闲聊。

  关瑶走了过来,对我开门见山道:“张伟,我跟端木轩商量好了。下午我们一块去陈风家怎么样?”

  “没问题。”我直接说道。

  “那就约定好了。”关瑶微笑道。然后转身离开了。一整个上午,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班级的秩序,现在已经逐渐的混乱。不过幸好,暂时还没有太过于恶劣的情况。

  就连赵明明,也有刘天天的守护。班级里现在竟然没有人敢欺负他。不过看着赵明明憋屈的样子,大概跟刘天天相处的并不愉快。谁叫他们两个体型差距太大了。

  在教室里,叶若雪跟我并不显得太亲密。因为她说在别人面前秀恩爱很害羞。到目前为止,我跟她也就牵牵小手,这让我很郁闷。

  不过我也不说什么,免得她认为我是色狼。

  中午的时候,我回到了家中。闷闷的坐在沙发上,我看着在厨房忙碌的父亲。声音叹息。我从很小就没有了母亲,大概是三岁的时候。那个时候我还没有记事,只能依稀的看到那张脸。还有感受到那温暖的怀抱。

  但是三岁以后,母亲就去世了。之后就是由父亲带我长大。他是铁路工人,平时要工作,还要照顾我。因此根本没有时间管我。在童年我是在孤独当中长大的。

  我看着厨房的父亲,犹豫了一下,然后走了过去。

  “怎么了,快去洗手,马上吃饭了。”父亲转过头对我说道。他正在切菜,那张脸上满是沧桑。

  “爸,我妈是怎么没的?”我突然问道。这个问题让父亲身体为之一颤,差点切到了手。他将菜刀放在旁边,那双眸子转过啦疑惑的看着我:“伟伟,你怎么会问这个问题?”

  “我昨天晚上梦到妈妈了,我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我急切的说道。

  “你妈妈是你三岁的时候去世的,当时她得了急病。”父亲摇摇头说道。

  “可是为什么,我连妈妈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又问道。自从母亲死了,父亲从来没有提过母亲。并且除了偷偷在清明节上坟外,就连户口本上,也显示的是离异。

  更可悲的是,到目前为止,我连我妈的名字都不知道。就仿佛她是一个从不存在的人。如果不是昨天的梦,也许在我心中都已经失去了母亲的概念。

  “那是因为怕你伤心,才不愿意提起的。都这么多年了,忘了她吧。”父亲摇摇头说道。然后转过头继续开始切菜。

  “那起码也让我知道她的名字。”我嘟囔说道。

  父亲再次转过头,脸上有些不耐道:“伟伟,你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会问这些问题?”

  “这么多年了,我连我的母亲都不知道是谁。我真的很想知道。”我认真对父亲说道。父亲看了我一眼,微微撇过头。那双眸子也浮现起一抹伤感。

  “对不起儿子,我真的不能告诉你。但是请相信,这个世界没有比你妈妈更爱你的人。”父亲说完就转过头,这回无论我如何说,他都不肯回过头了。

  我只能遗憾的坐在沙发上,我知道父亲肯定知道母亲是怎么死的。但是他却不肯告诉我。也不肯透露任何的母亲的信息。就连家里的相框,都没有母亲的样子。

  是害怕我想起母亲会伤心?不,这个理由绝对不是父亲隐瞒我的理由。而且除了父亲以外,奶奶,他们似乎也都隐瞒了我很多东西。

  我的母亲,绝对不是一个寻常人物。不然也不会让这么多人为之隐瞒。她到底是谁?有着什么样的身份?为什么无论是奶奶,还是父亲都绝口不提?

  种种的疑惑在我脑海中盘旋,但是我却知道这个问题必须让我自己来寻找答案。

  这顿午饭吃的很沉默,父亲神色阴沉,除了吃饭之外,他也少了很多话。似乎因为我的问题,让他再次想起了母亲。

  我也不再开口说话,只是脑海当中不断旋转着。我从出生起到现在,似乎三岁以前的记忆全都模糊不清。看来有必要再去找一下奶奶了。

  吃完了午饭,我回到了卧室里。在我面前的墙壁上,照片又发生了变化。在这张全班同学的合照当中,秘小雨,苏雅的身影同时出现。

  并且她们跟陈风他们一样,苍白的肤色。惨然的笑容。还有扭曲的脸。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却是周围人的微笑。

  现在已经有五个人成为了死者,他们在照片里出现,整张照片显得格外残酷。让我有些头皮发麻。

  最让我惊恐的,还是秘小雨的笑容。她跟其他人不一样,她的脖子扭过头望着照片里面的我。笑容中充满了怨毒和愤怒。那双眸子更是死死的盯着。就连手臂都微微抬起。

  这巨大的反差,让我突然想起了秘小雨临死前说的一句话:“张伟,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难道秘小雨真的要向我复仇?看着照片里面诡异的秘小雨。我感觉背后一阵发凉。就仿佛被人盯上了一样。不过我很快摇摇头,脸色漠然看着照片。声音喃喃自语道;“来找我复仇吧,秘小雨。我才不怕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