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教室

返回首页绝望教室 > 第四十章,死亡斗兽棋!

第四十章,死亡斗兽棋!

  回到教室的时候,教室们的同学很沉闷。谁也没有出声。我的到来并没有引起轩然大波。每个人都脸色苍白的思索着什么。

  “吆,张伟想不到你还敢来学校。我不是说过了吗?见到你一次可以打一次。”赵晨赫冷笑的说道。

  “你可以试试。”我平静开口道。但是脸上却毫无畏惧的凝视着他。经历过黑暗的我,是绝对不会有任何畏惧的。

  就如同被一头野兽盯上了一眼,赵晨赫胆怯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就默不作声的坐在椅子上。再也不敢看我了。

  回到座位上,李莫凡脸色惨白的告诉了我一个消息:“熊海燕死了。”

  “哦,为什么死了。”我不由问道。

  “她在昨天晚上退群了,但是马上就四肢僵硬不同,撕破自己的喉咙死了。跟陈风一样。”李莫凡摇摇头道。

  “这下子规则确认了,不能退群,退群就是死。”我沉吟说道,脸上却浮现起一抹明悟。群里的规则正在越来越清晰的展现在我面前。但是展现的越多,越说明这场生存游戏的残酷性。

  如果票数相同就同时执行,如果谁也不投,幕后黑手就会出现开始投票。无论从任何角度而言,这都是一场无法逃离的死亡。

  但是不知道为何,我却在兴奋。这种兴奋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班级里面的同学在连续的死亡,每个人的精神都已经趋于崩溃的边缘。在恐惧和猜疑当中,大家在等待着新一轮投票的降临。

  “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为什么还会有人死?”李莫凡恐惧的说道。

  “是的,游戏本来应该已经结束的。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它被重新启动。到底是谁还在将游戏维持着呢?”我同样喃喃自语道。

  当初进入陈风家只有三个人,这三个人当中除了我,端木轩。就只有关瑶。我们亲眼看见端木轩将群里面的人全都T出去的。

  “看来只要群一天不解散,就算把人T出去。也会瞬间恢复。”冷静的分析着。在我的脑海当中,突然想起了在离开的时候,陈风房间墙壁上写的英文字母。到现在我还记忆深刻。说不定能从那里找到突破口。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突然看见远处叶若雪正在看我。

  我平静的瞥了她一眼,然后收回目光。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正是叶若雪发的。

  “你还好吗?”叶若雪问道。

  “我很好,不需要你担心。”

  “那个,昨天的事情我很抱歉,我并不是故意这样说的。没想到被你听到了。”

  “没事,只是我自作多情而已。”

  “不要这样说,都是我的错。”

  “呵呵。”

  我打了一个呵呵后,就收回手机。现在我的心已经无比冷静,再也不会被任何人所动摇。叶若雪让我明白,你越是在乎一个人,越是珍惜一个人。最后得到的往往是背叛。

  我舍命救了叶若雪两次,但是却让她觉得,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她也许会感激,但是这份感激维持不了多长时间。

  新一轮的投票即将开始。周围的同学一个个都焦急起来,有些人不时看着手机。声音喃喃自语着。祈祷着群投票没有自己。

  我同样也在等待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整个教室的同学都安静下来。只有有些女生,在哭泣着。不安着。等待着群投票的出现。

  恐惧和不安,笼罩在整个教室当中。这些天,已经不知道多少位同学死了。虽然已经见识过了死亡,但是大家都还是高中生,面对这种情况始终是手足无措的。

  在班级群里,群投票如期而至,冰冷的字符,却带着让我们无法逃脱的力量。

  以下两项必选其一,票数相同则同时执行。

  1,随机选取四个人进行死亡斗兽棋比赛。

  2,整个班级进行一场杀戮游戏。

  “看来只能选1了,”我冷笑开口道。现在群里的投票,变得越来越可怕。让人根本不知道如何选择。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将损失降低到最小。

  “大家都选1吧,这已经是没有办法了。”关瑶站起来说道。但是没有人听她的。自从我们三个人失败后,关瑶的威望就在急剧降低。现在班级里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不愿意听从关瑶的命令了。

  “我们为什么要听你的?”

  “对,凭什么?就凭你是班长吗?”

  “是啊,你算老几?”

  关瑶有些手足无措,她明明是好心。但是看着周围的同学质疑的目光。她委屈的都要哭出来。

  不过明眼人都知道,现在已经没有了选择。于是大家纷纷都选择了1。伴随着群投票结束。残酷的死亡斗兽棋开始了。

  陈风的账号出现在了群里,开始发布游戏规则。

  “死亡斗兽棋,选取四名玩家,随机分配身份。分为红黄双方。红方拥有象、狮、虎、豹、狗、五个棋子。黄方拥有狮、虎、豹、狗、鼠五个棋子。”

  “死亡斗兽棋等级大小:象〉狮〉虎〉豹〉狗〉鼠。”

  “死亡斗兽棋特殊规则,同类是平局,只有鼠能吃象。”

  “死亡斗兽棋,游戏玩法。双方互相将棋子背面朝上放在桌子上,然后同时喊开始,然后翻开自己的棋子来一决胜负。”

  “如果是平局,双方都要将棋子扔到旁边的牌堆里。然后继续出牌,直到一方获胜。然后牌局会重新开始。三局两胜制。”

  “本局游戏不能作弊,作弊就会被处死。并且失败的人,同样处死。”

  “随机选取玩家……”

  “玩家选取成功,分别为端木轩。张伟。 刘文涛,董文峰。”

  “随机分配身份与对手,端木轩为红方,对手为黄方董文峰。张伟为黄方,对手为红方刘文涛。”

  “斗兽棋在讲台桌子的抽屉里。请准备领取。死亡斗兽棋持续时间为六个小时,六个小时内,没有比赛的人,也会被处决。”

  “看来必须要比啊。”我看着群里的规则喃喃自语道。脸上倒也没有多少畏惧。反而是董文峰跟刘文涛,一个个脸色大变,声音惨叫道:“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两个会被选上?”

  而周围的人看见参加游戏的人当中没有自己,都不由松了一口气。尤其是王武,更是大呼一声,然后直接带着几个小弟冲出了教室。反正死的又不是他,其他的事情他才不管。而其他人并没有离开,都将目光汇聚在了我们身上。

  “应该是你们运气不好吧。”端木轩说完,缓缓走上了讲台。果然从讲台桌子的抽屉中,他找到了死亡斗兽棋。

  这是由白色骨头组成的棋子,上面写着一个个文字,比如狮,象。看来这就是死亡斗兽棋要用的棋子了。

  “我是红方,我的棋子应该是这些。”端木轩慢悠悠的将斗兽棋放在手中,一共五个,白色的斗兽棋,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的。有一种诡异的苍白。

  我也缓缓走了过去,对于接下来要比的游戏,我并没有什么畏惧。更别说我的对手是刘文涛了。刘文涛正是王武的狗腿子。

  昨天暴打我们的人,就有他的存在。这下正好报仇了。我也找到了属于我的棋子。这些棋子很白,上面的字迹却是血色的。

  每个棋子都一模一样,看样子很像象棋。但是文字却是各种动物。一共五个棋子,狮,虎,豹,狗,鼠,这些就是我的棋子了。

  而在我面前,刘文涛也走过去。脸色苍白的拿到了属于他的棋子。对比我的棋子来说,他少了一个鼠,多了一个象。

  董文峰脸色苍白道:“我的对手是端木轩。不行,我赢不了的。”

  “切,别那么没志气。这是斗兽棋,又不是算术题。”刘文涛拿着手中的斗兽棋说道。正如他所说,斗兽棋这种东西,仅仅是一个益智游戏。运气好的话,可以一直赢下去。

  “说的也是。那就来吧。”董文峰说道。他在说话的时候,双腿都在颤抖。整个人颤颤巍巍的。刘文涛也是一样。

  毕竟这可是关乎自己生命的斗兽棋,绝对不能有任何的马虎。因为半点的马虎,都有可能致命。

  规则很简单,只要双方选好了要下的棋子。然后放在桌子上,一起开,就可以玩了。就跟小时候玩的斗兽棋一样,相当简单。

  握紧手中的斗兽棋,我的眼眸不断旋转着。整个心都提了起来。这可是堵上生命的对决,一旦输了就完蛋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就算是我也不得不谨慎起来。

  “来吧,张伟,咱们来玩。”刘文涛冷笑着,不过笑容有些勉强。我点点头,跟他来到了一张课桌上,然后我们面对面坐着。

  我们手中各有五枚棋子,现在该是第一枚的时候了。周围的人都过来围观。就连叶若雪都来到了我的身边。

  “别靠近我,你会打扰我的。”我冷冷对叶若雪说道。

  叶若雪没有想到我是这个态度,那双眸子瞪着大大的,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我。那张精致的脸上有些委屈。

  “我只是想帮你。”

  “没这个必要。快点从我身边离开。我很烦你。”我挥挥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