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教室

返回首页绝望教室 > 第四十二章,布局!

第四十二章,布局!

  第二局死亡斗兽棋马上就要开始了。我默默的收回棋子,而刘文涛也跟我一样。我们都收拾好了棋子。来进行新一轮的死亡斗兽棋。

  刘文涛因为赢了一局,这一次很明显轻松了很多。只要再赢一局他就胜出了。本来他就是占据压倒性优势的红方,如今又赢了一局,胜利已经很明显触手可及。

  而我在最不利的黄方,手中的鼠是最弱的棋子。再加上我已经输了一局,看来情况对于我来说十分的不利。

  冷汗从我的额头上流淌而下,我浑身颤抖着,看着一脸得意的刘文涛。

  虽然我自认为足够的聪明,但是在这种巨大的劣势下,我的聪明并不能真正的拯救我自己。 无法作弊,我的聪明才智就无法使用出来。

  看着手中的五枚棋子,我的脑海中陷入了沉思。第一轮我该出什么?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出鼠,要么出狮。

  而对方也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出象,要么出狮。而毫无疑问,他如果出象,那么胜率最高,有五分之四。但是以他谨慎的态度,是不可能第一回合,就把关键的象出来的。

  他出象只有两种结果,一种是直接秒杀我。另外一种就是被我出的鼠吃掉。他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出鼠,因此也不敢直接出象。

  持续的猜疑,持续的不安,在我们两个眼中不断环绕着。这是在正常死亡斗兽棋中存活下去最不可或缺的思想准备。

  我们两个都如同被逼上绝路的赌徒,在等待着最后命运的到来。颤抖的伸出手,将一枚棋子轻轻的落在桌子上,我神色平静。

  而刘文涛冷笑着看着我,同样将一枚棋子放在桌子上。然后我们两个同时喊开始。然后将手中的棋子翻开!

  第一回合,狮对狮,平局!

  我一脸淡漠的将狮扔在一边,然后冷静看着我手中的四个棋子。心中不断的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去做。第二回合,我该出什么?

  我这个时候又面临两种选择,是出鼠,还是出虎?

  因为无法作弊,我除了能思考之外,什么事情都做不到。我的聪明才智,被限制到一个很小的范围。如果可以作弊,我可以想出无数种办法,将刘文涛轻易的抹杀。

  但是无法作弊,我又处于绝对的劣势。现在看来只能稳扎稳打了。不能冒险,我现在也已经没有了冒险的资格。

  还是出虎吧,我犹豫说道。不过就在我掏出虎的时候,我突然愣了一下。脑海中逐渐浮现起一个念头。谁说无法作弊的?如果使用这个办法,说不定可以成功!

  没错,我突然想到了,这个死亡斗兽棋的必胜法!只可以使用一次的必胜法。只要使用,就绝对不会输的必胜法!

  我伸出手就打算开牌,但是就在这时,我的身体突然向右边倾倒。然后整个人猛地绊倒了。在我的身体摔落在地上后,我手中的棋子滚落在了地面上,上面掉落了三颗棋子,三个圆形的棋子在地面上旋转着。

  “快点把棋子给我找回来。”我激动说道。然后李莫凡我们三个急忙在地上开始把棋子找回来。看着我们三个蹲在地上的狼狈身影,班级里面的同学都轰然大笑起来。

  而刘文涛更是冷笑道:“张伟,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这场比赛我赢定了。”

  “等我找到棋子再跟你算账。”我冷哼一声,然后急忙将地上的棋子捡回来,一共有三枚。我将这三枚棋子擦了擦,然后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看着我面前的刘文涛,虽然他勉强一副平静的样子。但是我却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内心是无比狂喜的。看来他已经有了必胜的把握。

  “我们开始吧。”我脸色一副失落的样子,身体都在瑟瑟发抖。而这一次刘文涛极为冷静,他平静的看着我手中的棋子,然后同时也选出一个棋子。

  然后我们两个同时将棋子放在桌子上,然后同时喊开始。然后这一次,刘文涛最先掀开了自己的棋子。正是死亡斗兽棋中,最为强大的象!

  “这怎么可能?”我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哈哈,张伟你输了!”刘文涛狂笑说道。脸上满是狂妄的表情。他不断狂笑着,身体在不规则的颤抖着。看着我一脸的诧异。他大笑开口道:“张伟,你想知道你是怎么输的吗?”

  “我想知道。”我看着刘文涛说道。

  “既然如此,我就告诉你好了。就在你刚才去捡棋子的时候,你在桌子上还留有两个棋子。这两个棋子分别为虎和豹。”

  “这两个棋子都被我看到的。我将它们记在了心底。然后刚才你回来的时候,我的目光一直追随着这两个棋子。而你果然不负众望,出了这两个棋子其中之一。”

  “而这两枚棋子,无外乎是虎和豹。都不是象的对手。所以我出象就是百分之百的获胜!”刘文涛狂笑着,将手中的象捏在手中。激动的眼泪都快下来了。

  “不可能,你这算作弊!”我急忙激动的开口道,那双眸子充满了绝望。我毫无疑问,已经输了。刘文涛获得了胜利。

  “哈哈,作弊,这不算作弊的。我又不是故意看的。是你不小心而已。说到底都是你的愚蠢而已。”刘文涛狂笑着,脸色近乎扭曲道。

  “不,这不可能。”我不断的摇晃着脑袋,脑海还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哈哈,接受现实吧。你已经输了。你这个废物,昨天我能打你一顿。今天我就能弄死你!”刘文涛摇摇头,神色嘲讽的拍了拍我的脸。说完他就要离开。

  “等一下。”这个时候,我突然开口道。

  “怎么了?你还想哀求我放过你?哈哈,这不是不可能的。这可是输了就会死的游戏。”刘文涛摇晃着脑袋说道。

  “不,只是我的底牌还没有开。你怎么就断定你会赢呢?”我冷静的对刘文涛问道。

  “哈哈,反正不是虎就是豹,是不可能赢过我的象的。”刘文涛冷笑一声,然后来到了我的身边,直接将我面前的棋子翻了过来。

  在这一瞬间,周围观察的所有人都惊呆了。而刘文涛更是面色呆滞。声音惊恐的喃喃自语道:“不,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是……”

  “你是说,怎么可能会是鼠吧?”我微微一笑,将我面前的棋子捏在了手中。没错,我出的棋子并不是虎和豹,而是鼠!

  “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是鼠呢。我一直观察着你。你出的棋子就是其中两枚之一。这一点绝对不会有错!”刘文涛瞪着血红的眼睛,指着我说道。

  “你啊,还真是愚蠢。”我摇摇头说道。

  刘文涛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他颤抖的指着我,声音突然喊道:“原来一切都是你的陷阱,你刚才故意将那两枚棋子留在桌子上的!”

  “当然,你现在才注意到,真是太愚蠢了。”这个时候,我微笑的站起来。轻轻的在刘文涛脸上拍了拍。

  “不,这不可能,就算你是故意留下的。你出的棋子绝对是这两枚之一。是不可能变成鼠的!”刘文涛又是怒吼道。

  “我想你搞错了。”我伸出两枚棋子说道。然后当着刘文涛的面。我做出了演示。

  “我刚才在出棋子的时候,实际上是手中有两枚棋子。一枚是被我捏在手中的,另外一枚是在我的手掌心的。在出棋的时候,我将掌心的鼠棋,和捏在手中的棋子调换了一下而已。”我耸耸肩说道。

  “你,你这是作弊!”刘文涛指着我说道。

  “不,这可不是作弊,说到底都是你的愚蠢而已。”我神色淡漠的,将刘文涛刚才对我说的话,再次重复了一边。

  “不,不会的。”刘文涛颤抖的瘫坐在地上,那双眸子满是不可置信。他原本以为自己赢了。可以成功胜出。但是现在才发现,他并没有赢。只是平局而已。

  而我一脸平静的坐在椅子上,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微笑。这局游戏已经尽在我的掌握之中。

  从刚开始,我就开始布局。我故意摔掉,在桌子上留下了两枚棋子。这两枚棋子全都是被象克制的,只要认定了这两枚棋子是虎和豹。那么刘文涛绝对会出象。

  因为只要出象,就是百分之百的胜利,无论我出什么,只要是在这两枚棋子之间,就绝对会输。所以刘文涛才在刚才死死的盯住我。

  当时我早就将鼠藏在了掌心,然后用桌子上的两枚棋子下棋。刘文涛果然中计,在这个时候,我瞬间调换了棋子。然后才出现了刚才的一幕。

  斗兽棋当中最弱的棋子鼠,成功猎杀了最强的棋子象!

  “怎么样,要不要玩第三局。其实如果你不玩,我也无所谓。大不了,大家一起死。”我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目光却紧紧盯着刘文涛。

  “玩,当然要玩。张伟,你别以为用阴谋诡计,胜了我一局,就算赢了。我现在是红方,胜率是绝对比你高的!”刘文涛怒吼道。

  “那就来吧,我已经迫不及待了。”我微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