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教室

返回首页绝望教室 > 第四十七章,天花板上的尸体!

第四十七章,天花板上的尸体!

  我跟李莫凡,杨亚鑫和苟红云,组成了四个人的团伙。这样我就有了四票。虽然在这场投票游戏当中,四票并不能占据优势。但是说不定还可以逆转。

  之后我跟杨亚鑫,坐上了一辆出租车,前往陈风的家。而除了之外,我似乎发现除了我俩之外,班级里面的人也开始行动起来。

  “看来有些人跟我们的想法一样。”我看着后面跟随的几辆出租车说道。陈风是投票发起人,也是一切诅咒的源头。

  从陈风的家中,肯定能发生什么有价值的线索。甚至可能找到逃离这个投票游戏的办法。也难怪这些人会来。

  “老大,他们也想在后面捡便宜。”杨亚鑫愤懑的看着后车窗道。

  “随他们的便吧。反正只要咱们几个能从游戏中脱离出来。其他人的似乎跟咱们没关系。”我直接说道。经历过背叛后,我已经全然没有了拯救整个班级的意图。

  很快,出租车来到了陈风的家。出租车司机诡异的看了我们一眼,然后接过钱急忙开车离开。我跟着杨亚鑫走下车,看着远处的二层别墅。

  “陈风的家很有钱啊。”杨亚鑫赞叹道。在他说完以后,身后又陆续来了几辆车。一大批人从里面走下来。其中有王政,高明,王武。齐佳伟。

  “你们怎么来了?”杨亚鑫皱眉骂道。

  “怎么,我们就不能来?”王武用桀骜的目光看着杨亚鑫,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杨亚鑫冷哼一声,却并没有说什么。毕竟他现在还得罪不起王武。

  “我们走吧。”我平淡说道。

  “张伟,你小子现在神气了。听说你还把我的兄弟刘文涛给整死了。”王武看着我说道。

  “那只是一场赌局,我并不想杀他。”我淡漠的看了王武一眼,然后说道。

  “我不管是赌局也好,游戏也罢。反正你干掉了我的兄弟。等着吧,”王武威胁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从我旁边离开。

  王武很快敲开了陈风的家门。门打开以后,陈风的后妈走了出来,黑着连骂道:“你们是谁啊?”

  “我们是陈风的同学。”王武急忙解释道。

  “我知道是陈风的同学,”王武挤出一个笑脸说道。

  “我知道你是陈风的同学,但是你们怎么又来了。”陈风的后妈看着王武说道。

  “除了我们,还有谁来吗?”王武不禁问道。从陈风的后妈口中,似乎除了我们之外,有人抢先一步来到了这里。

  “这个你别管,总之不要来进来了。”陈风后妈脸色微变了一下,然后就要关门。但是王武这个时候着急了,抢先一步抓住了门把手。

  “你要干什么?在这样我报警了。”陈风后妈慌张的说道。

  “我们只是想去陈风房间找点东西。伯母你就宽容一下。”说完王武带着几个人直接冲了进去。几个同学也没有犹豫,毕竟事关生死。

  “你们这群强盗!”陈风的后妈想要阻止,但是却被王武推开。随后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冲进了陈风的房间。

  我也急忙跟着杨亚鑫冲进了房间,陈风的房间里,王武正在咆哮着:“怎么回事?陈风的电脑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在陈风的房间里,现在已经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砸碎的痕迹。他原本的电脑已经被砸成粉碎。无论是机箱,还是显示屏幕,全都碎了一地。这让他脸色很难看。

  而我却急忙找向了书架,找了几分钟我才发现。上一次看到的陈风日记,已经消失了。

  “看来有人在毁灭证据,陈风的母亲刚才不是说了吗。刚才除了我们,还有一个自称陈风同学的人。”高明说道。

  “对。去问问她,说不定能找到。”王武眼前一亮,然后带着身边的人转身离开。整个房间只剩下我跟杨亚鑫还站在这里。

  “老大,我们也走吧,这没有什么好看的。”杨亚鑫转身说道。我并没有回应他,而是默默的低下头,开始在碎裂的电脑里寻找起来。

  电脑机箱坏了不要紧,只要里面的硬盘还在。就可以看见电脑里面的资料。很快我就找到了硬盘。但是硬盘上面,已经有了好几个巨大的缺口。这让我眉头微皱。

  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将硬盘放在了口袋中。说不定可以修复一下。能找到一些线索也是好的。找到了硬盘以后,我又寻找起来。但是之后我并没有任何收获。

  “算了,我们走吧。”我对杨亚鑫说道。能找到硬盘,已经是意外的收获了。我转过身,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看见墙上的字母,脸色猛地一变。

  “怎么了?老大。”杨亚鑫看我突然停住了身体,不由问道。我并没有跟他废话,而是又走进了房间之中。陈风的墙壁上面的字母,依然是血红色的。看起来无比渗人。

  而在天花板上,还有些积水。似乎在不断的滴落着。我有些疑惑的看着天花板,然后将水滴捏在手指上,闻了闻。

  我走到墙壁面前,然后按照墙壁的方向,转过身看向面前。而我很快发现了异常,陈风房间的门正应对着墙壁的字幕。而在房门后面,有一个镜子正挂在上面。看着镜子里倒映的字母。我微微一笑。我想我已经知道真相了。

  跟着杨亚鑫走下楼,在一楼当中,陈风的后妈粗暴的拒绝了王武他们的询问。还把他们全都赶了出去。

  “一个个快给我滚,不然我马上报警。你们这些强盗!”陈风的后妈大骂道。一个个推着同学们。王武他们看起来很无奈,只能一个个退了出去。

  很快除了我们俩,整个房间已经没有其他的人了。

  看着缓缓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我和杨亚鑫。陈风后妈没好气道:“你们两个还不快点滚?等着我报警吗?”

  “随你的便了,你可以随意报警。我无所谓。最多就是私闯民宅,而你呢,可是杀人。”我耸耸肩,一脸微笑说道。

  “你是什么意思?”陈风后妈脸色一变说道。

  我不紧不慢的走下了楼梯,然后坐在了沙发上道:“我是什么意思你应该明白。别再装了,是你杀了陈风吧?”

  “呵呵,开什么玩笑。你有什么证据?”陈风后妈看着我的脸说道。而旁边的杨亚鑫更是不可思议。他那双眸子望向陈风后妈,脸上有些诧异。

  “证据?一个人如果被误会为杀人犯,第一反应该是,我绝对没有杀人。绝对不是我。而不是一开口,就问证据。这说明什么?”我冷笑的看着她,将身体依靠在沙发上,然后将胳膊托着脑袋,神色慵懒的看着她。

  “呵呵,这算什么?就这些就想定我的罪名?”陈风后妈笑了一声问道,她笑起来的时候,非常的好看,尤其是丰满的胸脯一颤一颤的,让我转移不了目光。

  “当然不止这些。我在陈风的房间里,看见了一行字母。我相信应该知道。”我对陈风后妈说道。

  “那又怎么样,那只是一组字母而已。REDRUM,这算什么。”陈风后妈说道。

  “当然不是这个,如果陈风敢写正确的字母。肯定会被你划掉。所以他故意留下了这行字母。并且留下了暗示。”我平静开口道。

  “暗示?什么暗示?”陈风后妈问道。

  “REDRUM这行字母,对映的是他的房门。而陈风故意在房门的后面,留下了一面镜子。打开门,只能看见这行字母。却看不到镜子。只有走进房间,瞬间把门关上,才能从镜子里看到正确的字母。而镜子里看到的字母是倒过来的。也就是说。这行字母真正的不是REDRUM。而是“MURDER。”我冷笑道。

  在我说完后,陈风后妈的脸色变得无比惨白。她瘫坐在沙发上,喃喃自语道:“这,这怎么可能。”

  “MURDER的含义你应该清楚,就是谋杀!而你就是凶手。”我看着陈风后妈的脸色,乘胜追击道。

  陈风后妈被我的语言打击的表情,她脸色仓皇的向后逃离,口中不断的喊着:“不,不是我杀的。不,不是我。”

  不过很快她又冷静下来,声音冷笑道:“就算是这样,也只能证明陈风是被谋杀的。为什么说一定是我杀的呢?”

  “你还想抵赖吗?在我们刚来到的时候,你似乎正在处理什么东西。不然脸色也不会那么奇怪。而且陈风天花板上,还不断滴着水滴。你说天花板上,你到底藏了什么东西?或者说,是谁的尸体呢?”我冷笑说道。

  我的这句话,彻底击溃了陈风后妈的心理防线,她绝望的向后退着,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无比:“不,不是我干的。我也不想杀了他们。都是他们逼我的。”

  “哦,看来你承认是你杀了人,而且不止一个。陈风已经死了,这么说尸体应该是另外一具。如果我没猜错,那应该是……”我说到一半的,眼神森然的看着陈风后妈。

  陈风后妈精神已经彻底崩溃了,她直接跪倒在地说道:“别说了,我求你别说了。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