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教室

返回首页绝望教室 > 第四十八章,死亡警察局!

第四十八章,死亡警察局!

  “你放心,我对于你杀人的事情毫无兴趣。我只想知道,是谁把陈风的电脑给砸了。你口中那个我们的同学是谁?”我看着陈风后妈问道。

  “不行,这个人我不能说。”陈风后妈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那张俏脸惨白的摇着头。

  “不能说?那我就没办法了。我现在就报警。”我说完就拿起了手机。

  “不,千万别报警。”陈风后妈急忙冲过来,想要抢我手中的手机。但是她马上就被杨亚鑫拉开了。杨亚鑫蛮横说道:“你这个杀人犯,还想抢什么手机?”

  被杨亚鑫一句杀人犯,弄得慌张不已的陈风后妈。瘫坐在地上,开始哭哭啼啼。她说的话无外乎,丈夫对自己多么多么不好,而陈风更是对她极为冷漠。

  “我没兴趣听你废话,告诉我,刚才找你的人是谁。”我直接说道。刚才她无意间说了一句,你们又来了。这足以曾经有人找过她。

  “没有,没有人来找我。你们是第一个。”陈风后妈说道。

  “别骗我,告诉我这个人是谁。他究竟是不是我们班级的同学?”我急忙对他说道。如果我的猜测不错,绝对是这个人砸碎了陈风的电脑,并且还把陈风的日记也拿走了。

  就算他不是幕后黑手,也肯定跟幕后黑手有极大的关系。他这么做,绝对是为了毁灭证据。

  “不,真的没有。”陈风后妈依然是矢口否认。

  “那就报警吧。”我恼怒的说道。然后杨亚鑫急忙打开手机。就要报警。陈风后妈这下忍不住了。声音哭诉道:“好吧,你赢了。我告诉你。”

  “他是谁!?”我急忙喊道。如果能从她口中得知班级里那个人的消息。就可以找到突破口。

  “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他的身材很瘦弱。蒙着面,她跟我说,她好像是陈风的朋友。”陈风后妈急忙说道。

  “就这些?他是男人还是女人?”我又问道。仅仅是这些是推论不出这个人是谁的。毕竟我们现在班级里还有那么多人。

  “应该是女生,短发,”陈风后妈又说道。

  “女生?”我微微皱眉道。脑海中开始回忆起来。不过很快我就放弃了。因为班级里女生这么多,短发的不知道有多少个。谁知道会是谁。

  “对了,我还听说一件事情。”陈风后妈急忙回忆起来,不过就在她刚要开口的时候。我的瞳孔却微微一缩,因为在她洁白的脖子上,一道红线开始缓缓蔓延着。就如同毒蛇一样,红线快速的蔓延着。吞噬着她的生命。

  陈凤后妈感觉到了脖子上的剧痛,她诧异的想要低下头,看自己的脖子怎么样了。但是就在这时,她脖子上的红线已经蔓延了一圈,深红的血液已经开始流淌出来。随后她的脖子猛的断裂开来。

  鲜血瞬间涌出,周围的沙发,墙壁,全都被染成了骇人的红色。就连我都身上都有不少的鲜血。场面简直如同疯狂一样。

  而这个时候,陈风后妈的脑袋竟然直接掉在了地上。 伴随着滑动的声音,她的脑袋轱辘着,在地面上滚动着。竟然落在了我的脚边。而她没有了头的尸体,在抽搐了一下后,轰然倒在了地上。再也不见任何动静。

  看着脚下的陈风后妈的脑袋,还有那张沾染了血液的恐怖脸庞。我的满脸都是骇然。而杨亚鑫更是吓的疯狂的向后退着,身体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她死了,她死了!” 杨亚鑫精神失控的坐在地上,而我脸色同样是惊恐。看着脚下的人头,我的双腿简直无法移动。

  “拉我一把,咱们快走。” 我急忙伸出手。我已经被吓的无法六神无主了,我虽然见过很多次的死亡。但是距离如此之近,却是第一次。

  这让我无比的惊骇,我从来没有感觉到,死亡如此近在咫尺。杨亚鑫急忙拉着我的手臂,然后我们两个近乎逃亡般的走出了别墅。

  但是就在走出别墅的时候,我们被一群警察拦住了。这群警察手持防暴枪,指着我们喊道:“站住。举起手来。”

  “我们不会反抗的。”我急忙伸出手,然后杨亚鑫也急忙伸出手。

  然后我们就如同囚犯一样,被带上了警车。很快我跟杨亚鑫就被单独审问。

  “陈风的后妈是不是你杀的?”一名警察问道。

  “跟我没关系。”我随意说道。

  “还有,在陈风家里的阁楼里,我们发现了一具尸体。正是陈风父亲的尸体。你到底跟陈风有什么仇怨。为什么会杀了这么多人?”这名警察怒吼说道。这是一个中年人,浑身充满威严。但是此刻的我神色漠然。看都不看他一眼。

  “我说过我没有杀人。她是自己死的。跟我没关系。”我平静说道。

  “我可告诉你,你现在具有重大作案嫌疑。”这名警察针锋相对道。

  “随你的便。”我说完就闭上眼睛,不过在内心当中,我却是无比的恐慌。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摆脱嫌疑?

  这可是我第一次进警察局,并且是以杀人犯的身份。虽然陈风后妈的死,的确跟我没关系。但是我还是发自内心的恐慌。

  不过表面上,我依然平静道:“我说过了,我是来问情况的。至于他们的死,跟我没关系。”

  “没关系?陈风后妈被砍掉了脖子也跟你没关系?”这名警察冷笑说道。

  “是的。”我无奈说道。我不知道如何跟警察解释。至于诅咒的事情,根本毫无意义。曾经有好多同学都说过,但是警察完全不当一回事。

  “那对不起了,你可能要在这里关一会了。”这名警察说道。

  “不,你不能这么做。”我急忙喊道。要是我被关在这里,无法回到班级,我可就死定了。要知道班级的投票游戏,到现在还并没有结束。

  “对不起,这是上级的命令。”这名警察得意的说道。然后他就转身离开了。只剩下我戴着手铐,脸色苍白的坐在椅子上。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这样我就完蛋了。”我看着手中的手铐说道。但是想要逃狱,却是根本不可能的。因为周围到处都是警察。

  无奈的瘫坐在椅子上,我忐忑的不安的等待着。我的双腿在颤抖,浑身都感觉发冷。过了一会,这名警察突然走了过来。脸色愤懑看着我。声音冷冷道:“你可以离开了。”

  “你说我可以离开了?”我愣愣的指着自己说道。按照道理来说,我这么具有嫌疑的杀人犯,怎么可能会轻易的离开。

  “法医鉴定结果出来了,陈风后妈的死跟你没有关系。至于天花板上的尸体,已经死去好几天了。好了。你可以走了。”这名警察不耐的挥挥手,脸上充满遗憾。这也难怪。我从他的神态和穿着来看,就知道他肯定是一个郁郁不得志的小警察。本来以为抓住了凶手,但是我却洗脱了嫌疑。

  我心中虽然疑惑,却依然走了出去。旁边的警察帮我解开手铐。我并没有抱怨什么,只是拿起衣服就要离开。

  虽然我的心中很疑惑,就算我没有嫌疑,警察也完全有权扣留我二十四个小时。但是他们并没有这么做。应该是有人帮了我。但是到底是谁帮了我呢?

  我心中暗暗疑惑,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走出了大厅。在大厅里,杨亚鑫正在等待着我。他的脸上有些愤愤不平,在看见我的时候,眼神却充满了激动。

  “老大,你终于出来了,吓死我了。我以为你要被扣留了呢。”杨亚鑫急忙说道。

  我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虽然我的心中很疑惑。但是却并没有说出来。带着杨亚鑫,我们就这样走出了警察局。

  但是就在走出大厅的时候,我偶然发现墙壁上的烈士遗照时。然后我整个人都脸色大变。拉着杨亚鑫的手,我急忙走了出去。

  “怎么了?老大?”杨亚鑫奇怪问道。

  “闭嘴,快点走!”我瞪了他一眼,然后急忙打了一辆出租车。带着杨亚鑫就急忙离开了警察局。

  出租车带我们很快来到了学校门口,此刻已经是接近下午四点。已经是夕阳西下,拉着杨亚鑫我从出租车里面走出来,脸色这才喘了一口气。

  “怎么了老大?为啥这么害怕。”杨亚鑫不由问道。

  “幸好是走出来了。”我松了一口气,然后瞪了他一眼。声音冷冷道:“刚才我们进的警察局有古怪。”

  “古怪?很正常啊,没有什么古怪的。”杨亚鑫摇摇头道。

  “没错,最开始我也以为并没有什么古怪的。周围的警察也都不是什么恶灵。但是直到咱们离开的时候,我才发现了异常。”我神色冷静道。

  “异常,什么异常?”杨亚鑫忍不住问道。

  “我在墙壁上,发现了很多烈士遗照。这些人都是曾经执行任务所牺牲的警察。而在这些遗照当中,我找到了刚才正在审问我的警察的照片。”我脸色沉痛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