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教室

返回首页绝望教室 > 第六十六章,死亡通行证!

第六十六章,死亡通行证!

  我举起通行证,脑袋略微扭过头,身体颤抖的僵直不动。成败以及在此一举了。如果通行证真的如同夜琉璃所说的那样,那么我就会生存下去。如果通行证失去作用。那么我就会死。

  五秒过后,我依然安全的站在原地。这个时候我才敢转过头。在我面前魁梧如同巨神的中年警察,似乎在畏惧我手中的通行证,他原本挥舞过来的拳头,硬生生的停留在了半空中。

  我捏着手中的通行证,将通行证不断的靠近中年警察,中年警察似乎很畏惧,身体不断向后退着。我惊喜的将通行证收回来。

  看来夜琉璃说的没错,通行证果然有着神奇的力量。有了通行证,整个警察局的亡灵都不会伤害我,这样想要走出整个警察局简直是易如反掌。

  “太好了,成功了!”李莫凡惊喜说道。但是就在这时。中年警察却怒吼着,向他冲了过去。我这才想起,通行证只可以保证一个人的安全。

  想到这里。我急忙将手中的通行证递扔到了杨亚鑫手中,杨亚鑫接过了手中的通行证,整个人瞬间精神了很多。就在他拿到通行证之后,中年警察果然放弃了攻击他,但是马上又冲着我冲了过来。

  我不由暗骂,通行证的作用怎么这么坑爹,竟然只能一个人使用。要知道我们现在可是有四个人,这就代表着,我们当中只有一个人能带着通行证离开。

  这个时候我不由望向杨亚鑫,杨亚鑫急忙将手中的通行证仍给了我,然后中年警察又开始攻击他。这让他一阵无语。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必须想个办法。”我说完拿起了手中的通行证,然后对准了中年警察,中年警察不由向后退了一步。

  “你们快点离开。这里交给我。”我拿着通行证,将中年警察控制住,然后对李莫凡他们说道。他们几个急忙开始离开。

  而中年警察正打算追击,却又被我手中的通行证束缚。身体不断的向后退。我拿着通行证,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看着如同巨神一样的魁梧身躯。被我轻而易举的逼退。我深切感觉到,我手中这张通行证的巨大威力。真的是太可怕了。

  手中捏着通行证,将中年警察逼到角落里。我顺便狠狠在他身体上踹了一脚,但是如同踢到了石头一样,我感觉脚一阵疼痛。

  “麻痹,你还真是硬啊。”我看着中年警察说道,然后在他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我转身就闪人了。开玩笑,我可不打算跟他呆太久。

  速度疯狂的冲到了楼下。在楼道当中我顺手抽起一根警棍,然后浩浩荡荡的冲了下来。在我冲下来之后,却发现李莫凡他们已经陷入了危机当中。

  在他们四周到处都是警察,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憋气,恐怕早就死定了。不过看着这些人铁青的脸,我就知道我再不赶来,他们就算不被亡灵干掉,也要窒息而亡。

  “你们让开!”我对他们说道,然后举起了手中的通行证。周围正打算向我扑过来的警察,在看到我手中血红的通行证后,全都向后退开。看来他们对于通行证十分惧怕。

  虽然我也不知道其中的原理,但是看着周围人退去,我急忙带着李莫凡想要离开。但是在李莫凡他们走动的时候,周围的警察突然狂躁起来,一个个想要冲过来。

  但是我来到了他们当中,手中持着通行证,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我抓着夜琉璃的手,神色严肃道:“大家都靠近我,千万别放手!”

  李莫凡和杨亚鑫都急忙靠近我,一个个神色紧张的看着周围。我拿着警棍,疯狂殴打着周围的亡灵,有着通行证的我,根本不是他们的攻击对象。因此我可以随意的殴打他们。

  拿着警棍,疯狂的挥舞着,伴随着啪啪的声音,几个人影倒在了地面上。我拉着夜琉璃的小手,带着我的兄弟,快速向着门冲了过去。

  手掌中的警棍无情的挥舞着,敢于阻挡我的人影,无论是谁都被我一棍子打翻在地。这种感觉岂是一个爽字可以形容。

  夜琉璃默默的看着我,对于我握住她的手,她有些不乐意。不过这个时候她也没说什么。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大门口。

  那个被我踹翻的门卫,此刻依然在传达室中。我走了过去,直接竖起了手中的通行证。这个门卫脖子已经歪在一边,但是他依然看到了通行证。

  “打开门,放我们出去。”我对门卫说道。门卫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走出传达室。看来通行证的力量已经发乎了。

  原本坚不可摧,我用尽办法也没有推开的大门,突然就开了。看着打开的门,我们都有些激动。不过就在这时门卫开口说话了。

  他的话让我们心头为之一凉,“你们四个当然,只有拥有通行证的人才能离开这里。其他人必须留下来。”

  “什么,怎么会这样!”杨亚鑫瞪大了眼睛,忍不住说道。

  “是啊,怎么可能就只有一个人才能离开。”李莫凡也说道。

  夜琉璃倒是不奇怪,她平静开口道:“看来他说的没错,我们当中只能走出一个。谁拥有通行证,谁就能走出去。”

  在她的话说完后,李莫凡和杨亚鑫的目光都汇聚在了我手中的通行证上面。这张通行证,可是代表着生存的钥匙。

  而我一脸愕然的看着手中的通行证,心中剧痛无比。难道真的要做出痛苦的抉择。只能选择一个人吗?那么我应该把这个通行证给谁?

  想到这里,我感觉手中的通行证沉甸甸的。不过仔细思考了一下,我却突然笑了:“谁规定只能走一个的?是你规定的吗?”

  “这是无法更改的规则,你们当中只有拥有通行证的人,才能活着离开这里。这是对你们的惩罚。”门卫冷冷的看着我,他的脖子弯曲着,那张脸上流露出诡异的笑容。

  “真是,这是在逼我。”我摇了摇头,突然举起了手中的警棍,整个人瞬间狂暴起来:“你们快点离开,这里交给我。”

  李莫凡跟杨亚鑫恍然大悟,他们几个人急忙从大门当中走出去。反正现在大门已经被打开了。

  “不,你们这是违反规则!”这名门卫说道,然后他怒吼一声,脖子突然诡异的开始伸长,就如同长颈鹿一样,想要阻挡夜琉璃。

  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我出手了。手中的警棍狠狠的砸过,直接砸在了他的脑袋上,连续几下之后,门卫不得不将注意力放在了我的身上。

  但是因为我手中有通行证,他无法对我展开任何攻击。只能用冰冷的眼神看着我。很快李莫凡跟杨亚鑫他们三个人逃出了警察局。

  “你这是违反规则,你是在毁灭自己。”门卫看着我说道。

  “切,不然呢,你以为我会真的跟你想的一样,自己逃出去,然后留下他们?”我鄙夷的看着门卫,声音慵懒道:“别忘了,拥有通行证的人,可以享受不被攻击的特权。也就是说只要我肯掩护他们。我们四个人就可以逃出去。”

  “可恶,你必然会因此付出代价!”门卫恶狠狠看着我说道,但是即便是他如此怨毒的看着我,却丝毫不敢接近我。

  通行证,在整个诡异警察局,就是免死金牌的代名词。无论我做出什么举动,也不会被攻击,仅此而已。

  “规则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被打破。”我缓缓来到门前,看着空旷的玻璃门轻轻说道。然后我转身走了出去。伴随着我从死亡警察局中离开。低华向才。

  在我手掌中的红色通行证,也开始缓缓化为灰烬消失。看来我们终于从那处处是死亡的警察局出来了。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中午了。我们竟然在警察局呆了这么长的时间。

  在警察局外,夜琉璃他们正在等待着我。而李莫凡似乎在跟杨亚鑫说着什么。

  “老大,你终于出来了,这回真是全靠你了。不然我们都死定了。”杨亚鑫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我道,李莫凡也同样如此。

  我很享受这样的目光,不过这个时候我还是说道:“好了,咱们该回去了。”说完我的目光望在了夜琉璃身上。

  “你家住在哪里,我可以送你回去。”

  “不用了,”夜琉璃冷淡说道。

  “这里可是荒郊野岭,不让我们来送送你吗?”我对着夜琉璃说道。但是她仅仅是撇了我一眼,然后继续开始走着。很快我就只能看到她的背影了。

  对此我也是没有任何办法,看着她的背影,我有预感这绝对不是我跟夜琉璃第一次见面。我们肯定还会见面的。

  “嘿嘿,老大,你是不是看上她了。你别说她长得挺漂亮的。可惜没有问她电话号。”杨亚鑫一副可惜的样子。

  “滚蛋!” 我瞪了他一眼,不过对于夜琉璃,我的确是有些心动。当然经历了感情挫折后,我不会那么容易就喜欢上一个人的。

  “对了,老大,你看看我从警察局拿的钱。”杨亚鑫不满说道,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杨亚鑫手中的钱已经变成了冥币。

  然后我们三个开始走在回家的途中。周围全都是郊区,没有一辆车,走了足足有三公里,我们才找到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开始行驶在了回家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