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教室

返回首页绝望教室 > 第八十二章,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第八十二章,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哼,我说不过你。不过如果你想一直当我的男朋友,学习一定要好。”关瑶那双美眸瞪着我说道,

  “你不要我,可有很多人要我。你看看班级女生有多少想做我女朋友的。”我露出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结果惹恼了关瑶。

  关瑶气愤之下,一口咬在了我的脸蛋上,差一点就咬掉我一块肉。

  “我不敢了,放过我吧。”我急忙说道,关瑶这才松开口,捏着我的脸声音得意道:“你要是敢看其他女孩子,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我讪讪一笑,这才让关瑶原谅我。她倚靠在我怀中,看着手机轻轻说道:“接下来,等待我们的什么样的命运呢?”

  “没有人知道,只希望不要碰到死亡游戏就好了。我还想要多活一段时间。”我同样看着手机说道。群投票又要开始。希望这一次别出什么群体任务了。

  班级里面的人也在关注起这场投票,一个个拿着手机犹豫不决。就连王武跟孙志强也放弃了对峙,都互相看着手中的手机。

  很快群里的投票再一次开始了,这个时候大家都是统一的打开手机,整个班级寂静到极点。

  这一次群里的投票并没有让我们绝望,这回是单体任务。并不是团体任务。

  以下两项内容必选其一,如果投票相同则同时执行。

  1,许雅楠要与班级里三名男生发生关系,

  2。赵明明必须要杀死王武。

  看着手机的群投票,我微微皱眉,虽然是单体任务。但是如果不做依然会死。尤其是第二条,简直让人无法接受。

  这是第一次群投票出现。让人杀人的选项。在以前是没有这样的选项的。这难道是幕后黑手,在鼓励同学们自相残杀?

  想到这里我有些不寒而栗,而王武看到这样的选项,脸色顿时大变。他目光望向赵明明,眼神凶狠:“赵明明,你敢杀我?”

  “我怎么会杀你呢,”赵明明脸色苍白。一个劲的瑟瑟发抖。但是我却从他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杀意,看来刘天天的死,对于他的打击很大。

  “哼,我才不会相信。你想杀我。我干脆杀了你。”王武眼神复杂的看着赵明明,身体颤抖着,就要向赵明明走过去。

  “现在投票还没有确定,不要轻举妄动。”旁边的人拉住了王武,王武冷哼一声,然后又回到了周围,开始发动投票。

  以他的人脉,很快就让许雅楠的票数变得极高。这也让许雅楠的精神近乎崩溃。她摇晃着脑袋,声音不甘道:“不,我还有男朋友呢。虽然他是外班的。但是我不能对不起他。”

  但是这个时候,没有人去管他。每个人都仿佛松了一口气一样。就连我都选择了许雅楠。

  关瑶脸色复杂的看着许雅楠,干脆选择了弃权。她声音轻轻道:“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

  “没办法,我们没资格同情其他人。”我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投票,突然我眼神一变,那双眸子浮现起一抹惊喜。

  “等一下,我突然发现了一件事情。”我看着手机轻声说道。

  “什么事情?”关瑶问道。

  “我发现投票很奇怪,票数有些不对劲。”我看着手机说道,突然我恍然大悟道:“没错,就是这样。如果我没猜错,上一次咱们全体都没有投票,那一票却还是出现了。我最开始因为,那一票是投票发起人投的。但是现在看来却不是这么回事!”

  “那说明什么?”关瑶也惊喜问道。

  “那说明我们的思路是对的,只要所有人放弃投票,整个游戏就可能结束。”我狂喜的看着手机,然后轻轻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班级里面有一个内奸,他跟幕后黑手有关系。每当没有人投票的时候,他就会投票。让游戏无法结束。”

  “可是上一次,我明明把班级里所有手机全都收到讲台上面去了。”关瑶说道。

  “你收的手机不可能是全部吧?”我突然问道。

  “嗯,没错。因为很多人没有带手机。所以不是全部。”关瑶突然恍然道。

  “没错,问题就出在这里。如果我没猜错,可能有人将手机藏了起来,然后故意没有上交。然后在最后关头投了一票,让我们产生了错觉。以为是投票发起人投票的。”我对关瑶说道。

  “也就是说如果能找到内奸,就能终结这场游戏了?”关瑶惊喜说道。

  “这只是我的推测,我也没有绝对的把握。”我摇摇头说道,但是却认为这个办法值得一试。

  “那要怎么才能找到内奸呢?”关瑶说道。

  “暂时还没有办法,我现在并不知道内奸是谁。只能通过之后的游戏寻找了。他到时候肯定会露出蛛丝马迹的。”我冷静说道。

  许雅楠最终还是胜出,这让她难以接受。一个人趴在桌子上哭着。反而是王武松了一口气。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整个教室里气氛依然沉寂着,但是很多人还是松了一口气。今天的投票已经度过了,这就代表着不会有人死了。

  “老大,我们出去玩吧。”李莫凡拉着林依楚的手对我说道。

  “等一下吧。”我神色漠然道。然后拉着关瑶的手:“一会能不能跟我去一个地方。”

  “嗯。”关瑶点点头。

  “你们先出去玩吧,我跟关瑶还有事情要做。”说完我转身拉着关瑶走了出去。李莫凡无奈,只能跟杨亚鑫一块去玩。

  我带着关瑶走出了学校,前往当地的道教协会。我要去找一个人,这个人正是陈道玲。我有预感从他口中,我说不定可以找到一些事情。

  很快我级来到了道教协会,这是一个古老的道观。平时香火鼎盛。庭院里种满了参天的古松,排列有序,石阶前有四对石狮子.昂首威猛,神气各殊。中央空地上立着个大圆鼎,两个铜耳朵上插着红色金边的香烛,雾气袅袅,呈现祥瑞态。

  当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正有人上香。我跟着关瑶走了进去。直接找到了工作人员。

  “请问你找谁?”这名道士说道。

  “我要去找陈道玲。”我直接说道。

  “师傅正在禅房休息,现在不见人。”这名道士又问道。

  “我跟他是朋友,就是想要见他!”我急忙说道。然后推开这名道士。带着关瑶转身走进了禅房。

  这名道士正要阻拦我,却被关瑶挡住。我就这样直接走到了后院。然后推开了禅房。 低他匠号。

  “吱……”一缕新鲜的阳光随着门缝透入,照在屋里人的袍子上。陈道玲正穿着道袍,走在蒲团上打坐。

  “你来了。”陈道玲微微睁开了眼,他挽了个规矩的道髻,白丝带扎着黑纱太极袍子,两道卧蚕眉,像是用笔画上去的,一双褐色的长眼,目光深邃。

  “你知道我要来?”我看着陈道玲说道。

  “你应该就是那个班级的学生吧。”陈道玲看着我说道。

  “既然你知道,为什么不救我们?你不是道士吗?你学了这么多年道,连普渡众生都不会了吗?”我看着陈道玲质问道。

  面对学校里的诅咒,我本能的想要依靠外界的力量。而陈道玲作为道教协会的会长,却无能为力,这让我十分恼怒。

  “不是不救,而是老夫也无能为力。”陈道玲苦涩的摇摇头,那双眸子望向我,声音喃喃道:“如今邪魔当道,国学凋零。老夫才疏学浅,不能救你们。”

  “为什么?你不是道士吗?就不能画个符咒帮帮我们?”我急忙说道。

  “没用的,无论是符咒,黑血狗,朱砂都不能镇鬼神了。”陈道玲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我脸色古怪的坐在蒲团上,声音无奈道:“不是说邪不胜正吗?为什么还会这样?”

  陈道玲摇摇头,苦笑说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从古至今就是如此。如果说以前还好,古代总有通鬼神,镇妖邪的人才。但是如今却完全不同。”

  “为什么会这样?”我看着陈道玲说道。

  “闲来无事,便跟你讲讲。”陈道玲伸出手,从旁边拿起一杯茶来,轻轻饮了一口,然后说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现代的人逐渐失去了天人感应。而镇鬼的利器,朱砂,黑狗血,童子尿,也逐渐失去了作用。”

  “怪不得,什么黑狗血,童子尿,似乎都对鬼无效。”我喃喃自语道。我们也不是没有想过用这些东西,但是我遇到的鬼,无论是童子尿还是黑狗血,似乎完全不怕。

  “没错,因为我们都失去了天人感应。无法使用灵力。我画的符纸,已经失去了效果。”陈道玲说完,将手中的一张黄色的符纸递给了我。

  我接过这张符纸,上面正画着古老的符咒。看起来格外诡异。

  “这张叫镇鬼符,但是现在已经没用了。无论画多少张都是一样。”陈道玲苦涩说道。

  “这么说无论是道士,还是和尚,都失去了抓鬼的能力。”我违抗者陈道玲问道。

  “是的。现在对鬼来说,我们根本不足为惧。我当初不是不想救你们。而是无法救出你们,还会让我深陷其中。”陈道玲摇摇头,那张苍老的脸仿佛悲天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