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811章 “镜像”传说

第811章 “镜像”传说

  西南分局大刀阔斧的改革,完全是我意料之外的事儿,

  这一切都是蔡邧说服我这么做的,经过这件事儿,我对蔡邧有了新的认识,他的能力远比我想象中要强的多,

  不过这西南的体制改革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要推行起来需要很长时间,而我又是一个受不了束缚的人,所以刚开始几天我还能耐心地帮蔡邧一起解决问题,可到了后面我就实在没有兴趣了,

  蔡邧大概也看出了我心思,就对我道:“圣君,我知道你没有耐心了,这样,你指定一个你自认为信得过的人和我一起协办这件事儿,”

  我想了想就说:“赶尸门那边不是也开始搞了,这样,你把素月也叫过来,你和她一起,再把蓬莱老祖也叫来,还有海懿、徐景阳,对了,把海若颖也叫上,”

  听我这么说,蔡邧就笑了笑道:“好吧,圣君,你放心,我蔡邧既然要做明相,那这里的事儿我会帮你盯着,如果出了什么纰漏,你可以随意处置我,”

  我拍拍蔡邧的肩膀说:“我相信你,”

  这几天是我觉得最累的几天,我从来没试过一天处理那么多事情,哪个堂口用哪个人,我手头资料几千份,我要一份一份地看,一份一份的筛选,

  总之这工作,我是干不来,

  接下来蔡邧负责那些工作,我则是四处打听有没有合适的案子给我接,

  目前来说,在西南我是接不到价钱高的案子了,因为西南分局崩溃,之前很多的西南分局的资金全部流入了华东、华北和西北,导致西南穷的要命,

  不过好在原来西南分局的很多生意还在,我们这边接手后,还有收入,

  再就是明净派蔡、海和梁三家的大力援助,

  当然也少不了赶尸门素月的慷慨解囊和蓬莱一派的,力相助,

  至于我,肯定是铁公鸡一样,想要从我身上捞好处,那简直是“毛”都没有啊,

  好吧,这似乎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

  时间一晃就到了这一年的秋末、冬初的时节,西南局势一片大好,没有出现我想象中的动荡,一切都在蔡邧的把持下稳固发展,最可喜的一件事儿是困扰了西南分局的财政赤字问题终于解决了,

  西南的收入和支出终于持平了,再也不用靠原来几大家族的老本过日子了,

  而在这些时间里,我也接了不少小案子,当然都是在西南接的,小案子的赏金并不高,可好赖有点收入了,

  每次我去找组织领佣金的时候,蔡邧都会打趣我说,老祖自己挣自己的钱,可真是稀奇,

  虽然这西南分局的财政名义上划到了我的名下,可我心里清楚,这西南不是我的私有财产,这些钱是要维护西南正常开支和将来发展用的,

  至于我那一千万的目标,还是要靠自己去赚,

  阴历十一月份,唐二爷给我打来电话,说是华北那边下了第一场雪,

  我笑着问唐二爷:“您打电话过来,不是为了给我说这些的吧,咋了,唐二爷,有啥事儿你就直接说,”

  唐二爷这才道:“我这不是看你成了西南的五鬼圣君了吗,怕你没空,我这边最近还真有些事儿,当然如果你没空,我就把这个案子推掉了,”

  我先问唐二爷是什么案子,又问他,是不是从枭家接的,

  唐二爷说:“不是,这案子是我们自己打听到的,所以没啥收入,如果我们自己处理不掉的话,那这案子就要告诉枭家了,这个案子不能拖的,”

  我让唐二爷说说案子的情况,他也没有废话,直接道:“这个案子,是上个星期我和少杰去处理一个小案子的时候偶尔发现了,就在太行山中段一个叫龙泉寺的村子里,”

  听到龙泉寺这个名字,我并不陌生,而且全国上下叫龙泉寺的地方不说几百也有几十处,

  不过每个地方的传说都一样,有龙、有泉、有寺庙,而且都是正面的形象的故事,

  有的宣扬庙灵光,有的宣扬泉水有妙用,

  所以听到唐二爷这么说的时候,我就笑道:“唐二爷啊,是有真龙的消息了吗,”

  唐二爷说:“不是,你先听我说,不要插嘴,”

  我说,好,

  唐二爷那边愣了一会儿才给我仔细讲了一下这个故事,

  说起这个故事,唐二爷先从河南一个西华县的地方说起,在那边也有一个龙泉寺,不过在那里龙泉寺不是村子,而是一个寺庙,

  那古寺修建于东汉年间,在唐朝的时候发展到,盛,占地一百多亩,房屋三百多间,

  可在唐朝会昌年间,被唐朝朝廷派兵捣毁,

  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唐后期的时候,佛家势力变大,而且这些寺庙不但不需要缴税,还拥有的大量的土地和僧尼,甚至有些寺庙还享受朝廷每年的拨款,

  这些佛教寺庙已经严重影响到唐朝朝廷的稳定,而且因为当时战乱比较频繁,不少人为了逃避赋税,都出家做了僧尼,导致唐朝后期生产力大大降低,

  再有,就是有些寺庙仗着自己实力庞大,开始养一些僧兵,这些僧兵因为平时习武,各个骁勇善战,一些大的寺庙甚至欺压到了唐地方政府的头上,

  在这种背景下,唐会昌年间,朝廷下令开始了毁佛运动,

  当时全国共拆毁寺庙、招提、兰若共计四万四千多所,还俗僧侣二十六万多人,奴婢十五万人,还没收了大量的土地大大降低了唐朝廷的负担,

  而西华县的龙泉寺就在这个时期被毁掉一次,

  说到这里的时候,唐二爷忽然停止讲故事问我:“初一,你有没有听说过赵归真这个人,”

  赵归真,

  我想了一会儿就觉得自己有些印象,这个人不是我爷爷给我讲的,也不是我自己在那里查到的,而是江水寒给我讲的,他跟我说过赵归真是唐代的一个道士,他做过最厉害的一件事儿,就是炼制给丹药给皇帝吃,结果把皇帝给毒死了,

  他毒死的那个皇帝好像是唐武宗,而那个时候年号好像就是会昌,

  我把我知道的说了一遍,唐二爷说:“没错,就是那个赵归真,唐朝的毁佛运动发起人之一就有他,”

  “而且这赵归真本身还是一个符箓大师,据说他曾经画过数张金符,当然他的资质比起现在的徐铉还是差了很多,”

  我好奇问唐二爷:“也就是说,龙泉寺被毁的事儿和赵归真是有关系的了,他直接参与了吗,”

  唐二爷道:“这个我就不清楚了,”

  接着唐二爷又回到原来的故事,他说后来龙泉寺就一直荒废着,明朝初期的时候才重新修建,

  可到了明末的时候,因为寺庙的僧侣做出了伤风败俗的事儿,被朝廷派兵把寺庙给平了,不过朝廷平龙泉寺也是废了一番周折,朝廷的兵马攻了十天才攻破寺庙,

  可见当时龙泉寺僧兵的强大,

  听到这里我问唐二爷,那些僧侣做了什么伤风败俗的事儿,

  唐二爷道:“那些僧侣去山下大量购买梳子,”

  我下意识说:“买个梳子有什么罪过的,”

  可说出这句话后我立刻反应了过来,一群和尚买梳子做什么,还大量,难道那寺庙里有女人,

  唐二爷道:“正是,那寺庙里藏着很多的女人,有些是寺庙买来的,有些是武僧抢来的,而那些女子无一例外全部成了寺内僧侣的玩物,”

  听到这里,我不由震惊了:“这些和尚胆子也太大了,”

  唐二爷继续说:“没错,在古代寺庙一般只有朝廷出资建造的佛寺才能称寺或者庙,”

  “而民间的寺庙只能叫招提或者兰若,这就好像是一个国立,一个私企,”

  “那龙泉寺无疑,是明初朝廷出资修复,可朝廷出资修建的寺庙却做出那样伤风败俗的事儿,自然是触怒了朝廷,这才有了明朝廷派兵征讨的事儿,”

  “而在征讨龙泉寺的几个厉害的将领中,有两个是姓王的,相传他们的本事出神入化,就是他们带头打败了龙泉寺的武僧,不过他们的具体姓名却是没人知道,”

  说到现在,唐二爷一直在给我讲案子的故事背景,而这个案子具体是什么他还没说,而且他说的一直是河南华西县的龙泉寺,并未说太行山中段的龙泉寺村子,

  所以我就忍不住好奇问:“是不是华西县的龙泉寺和太行山中段的那个龙泉寺有什么关联,”

  唐二爷点头道:“的确,华西县龙泉寺的传说,在太行山中段的这个村子也同样存在,故事几乎是如出一辙,”

  “而且当地人还能说出被毁掉寺庙和坑杀僧侣的大概位置,”

  我好奇道:“不会吧,如此镜像的事情,同一个时期怎么会在两个地方同时发生呢,肯定有一个地方的传说是假的,可话又说回来,这龙泉寺的事儿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儿,谁会往自己身上大包大揽呢,”

  唐二爷说:“的确,我们当时也是好奇这点,就深入查了一下,结果就发现了一个大案子,如果我们完成这个案子,可以大大增加了我们净古派的实力,”

  增加我们的实力,这案子会给我们什么好处吗,

  我赶紧去问唐二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