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820章 消失的阴阳交汇

第820章 消失的阴阳交汇

  听到神君在我意识里说的那句话,我心里“咯噔”一声。
  
  我不是傻子,不会在这个犯二,所以我就对邪僧道:“我能跟你说的就这么多了,接下来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你配合我们,或许我们还有机会将你送走。”
  
  “第二个,我们在这里杀了你,散了你的魂魄。”
  
  此时我也忽然明白了一些事儿。那就是这石板下面的众多僧侣的魂魄,其实类似阴兵,他们并不是自己不想散去,而是因为受到将领精神的桎梏无法转生罢了。
  
  这就好像我们面对甘居那次,我们只要杀了这邪僧,那这石板下众多僧侣的魂魄自然而然就散掉了。
  
  而且这里是阴阳两界的交汇处,要送他们走,应该更轻松一些才对。
  
  想到这里,我也不再拖延,直接对着邪僧“嘭嘭”打出两团阴气凰火。
  
  邪僧挥舞着拳头,很轻松地挡了下来,他看着我道:“正和我意,今天我就在这里杀了你们,然后出去再毁掉那龙泉寺,既然这世人成不了佛,那我就变他们全变成魔。”
  
  这邪僧疯了。
  
  说罢,他飞身跳起对着我扑了过来,不等他靠近我,阿锦的长袖挥出,直接绑住邪僧的腰。将其拽了回来,安安也是再次挥动巨大的尾巴对着邪僧打了过去。
  
  这次那邪僧有了准备,挥着拳头往右边打出一拳。
  
  “轰!”
  
  安安的尾巴被其挡了下来,而他本身纹丝不动。
  
  此时徐若卉的蛊线也是“嗖嗖”的飞了过去,不过却只是在那阴石雕像的表面打的“啪啪”直响。那蛊虫根本钻不到其身体里,更无法伤到邪僧的魂魄。
  
  邪僧看着我们笑道:“哼,你们这些小本事,还想……”
  
  “轰!”
  
  不等这邪僧说完,他的身体随着一声爆炸被撞飞了,撞飞他的正是我们中间小怪物康康,它的力气可是和天仙有一拼的。
  
  “轰!”
  
  邪僧的雕像身体撞到了墙壁上,整个空间被撞的晃动了,而且这次的晃动不是一下,而是持续了三四秒钟,就好像地震一样。
  
  随着震动停止,不知道是不是我错觉,我就觉得这里的阴气渐渐开始变淡了。
  
  此时神君在我意识里道:“初一,这里阴阳重合的情况要消失,很快这里会变回阳间,不会在出现地府的映射,情况开始变得对你们有利了。”
  
  此时那邪僧又爬了起来,他自然也是觉察到了这些情况,奇怪地道了一句:“这是什么情况,这次的封印好像破碎的比往常早几年啊。”
  
  封印破碎?
  
  这地府和阳间重合的地方是靠封印弄出来的,为的是把邪僧和那些数千僧侣的魂魄封印在这里?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刚才看到的那块石板,忽然“嘭”的一声弹飞了,接着一团又一团的黑雾开始往外飘,这些都是那些僧侣的怨鬼。
  
  我刚准动手的时候。贠婺忽然喊住我:“初一,我来对付他们。”
  
  说罢,贠婺单手捏了一个佛印,然后飞快跳到那个洞口,接着他嘴里又念诵了几句经文佛印对着洞口就拍了下来。
  
  那刚刚飘出洞口的黑雾。又全部被贠婺的佛印给打了回去。
  
  接着就听贠婺道:“你们去对付那个邪僧,这些僧侣魂魄我暂时能够封住。”
  
  听贠婺这么说,我也就点点头,然后对着邪僧再次扑了过去,这次我直接在拳头上绕着一团混沌之火。
  
  “嘭!”
  
  那邪僧竟然不去躲避,我这一拳就和他的拳头对到了一起,我拳头上混沌之火迅速把他的身体引燃。
  
  同时我身体也因为遭受到了那邪僧的怪力瞬间倒飞了出去。
  
  “咣当!”
  
  我的身体正好撞到一个丹炉上,直接把一个丹炉给撞翻了,接着丹炉中滚出类似瓷瓶的金属器皿。
  
  “叮当当……”
  
  那金属器皿瞬间滚出了老远,我的身体也在地面上打了一个转才停下来,竹谣早早的用触手把我包裹了起来,所以我摔的并不重,从地上爬起来后,我下意识就去捡那器皿。
  
  那东西只有巴掌大小,捡起来我更是下意识的将其塞进了我的背包,整个速度行云流水,没有一丝破绽。
  
  捡完之后,我自己愣在原地,心里道了一句:“我捡的不会是那些用僧尸炼出的丹药吧。”
  
  那邪僧见我把金属器皿收了起来,立刻变得愤怒起来。他用力甩开阿锦的长袖,然后躲开安安的尾巴,直接对着我这边跳了过来。
  
  此时梦梦忽然挥着霸王叉跳了起来,阿一金色的翅膀一扇,也是“嗖”的一声跳起。梦梦和阿一分别从两侧对着邪僧打去。
  
  那邪僧飞快挥出两拳。
  
  “嘭,嘭!”
  
  梦梦和阿一同时被打飞了,这次轮到它们两个撞到了墙壁上。
  
  “轰,轰!”
  
  随着两声爆炸声,我就发现那些墙壁竟然被梦梦和阿一撞出了两个身坑来。还有几块碎石掉了下来,原本怎么也撞不坏的墙壁,竟然开始坏掉了。
  
  这跟这里封印的破碎有关系吗?
  
  可这封印是怎么破碎的呢,我可不信是康康刚才那一拳给打破的。
  
  神君在我意识里道:“那封印是被天道之力解除的,不过动手的不是我,而是我不让说你的那个名字,他刚才在另一个世界窥探着这里,不过现在他已经没在看了。”
  
  帝君仙圣刚才在看这里?
  
  这应该算是我和他的第一次接触吧,虽然隔着一个世界,可我心里还是忽然翻腾了起来。
  
  我师父在意识对神君道:“老家伙。有什么事儿等着初一解决那邪僧再说,别让他分心。”
  
  接着神君和我师父都不说话了,我通过竹谣确定梦梦和阿一没事儿后,便深吸一口气,掏出了火麟金乌弓,此时这里地府的映射越来越弱,已经慢慢恢复了阳间的样子。
  
  规则自然也渐渐变成了阳间的规则,所以我这火麟金乌弓就能派上用场了。
  
  “嗖!”
  
  我这一箭射出正中邪僧的脑袋,此时他一个手臂已经烧满了混沌之火,他的脑袋被金乌箭射中之后。也是燃起了一团金色的火焰。
  
  就在我觉得这邪僧要被烧死的时候,他的身体就忽然出现了裂纹,接着“哗啦”一声,那雕像就散掉了。
  
  再接着一团阴气从碎石堆里飞出,再接着一团虚影就慢慢地幻化成了刚才邪僧雕像的模样。不过现在看起就更像是一个人了,而不再是雕像。
  
  邪僧出来之后看着就笑道:“我终于可以拜托那阴石的束缚,接下来就是你们的死期。”
  
  “嘭!“
  
  说着他直接对着我打出一团巨大的阴气,我毫不客气用凰火还击。
  
  “锵锵!”
  
  随着一声嘹亮的凰鸣,那邪僧阴气全部被我的凰火引燃。接着我那只阴火凰就变得更大。
  
  邪僧吓了一跳,赶紧变化神通打出一道黑光,可为时已晚,凰火已经到了他的跟前。
  
  “轰!”
  
  凰火爆裂,直接把邪僧给包裹了起来。
  
  可我却发现。我的那些凰火并未烧到邪僧的身上,他施展神通在身体附近弄出了一个黑色的防护罩,我的凰火就被隔离在那层防护罩外面。
  
  我这边并未停手,直接弯弓搭箭,“嗖嗖嗖”,三条巨大的火蟒飞快地飞了出去。
  
  “嗷嗷嗷!”
  
  三声嗥叫,火蟒纷纷透过凰火撞到了那黑色的防护罩上。
  
  “轰轰轰!”
  
  爆炸的声音很大,可却没有将防护罩炸开,反而是那爆炸的余威震的那最后一个完整的丹炉给晃动了起来。
  
  那丹炉晃了没几下,也是“咣当”一声倒地了,接着又是一个尽数器皿掉了出来,同时这个丹炉里还掉出一个木盒子。
  
  这次不等我动手,竹谣的触手飞快伸出,然后替我将这两样东西捡起来塞进了我的背包里。
  
  那些丹药都是好东西,我吃不吃先不说,先收起来肯定是没错的,至于那盒子,我的慧眼已经看到了,里面是一章符箓,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就是赵归真留下的“金箓篆符”。
  
  这金箓篆符本来应该有三张,可是却被一星真人用去了两张,所以也剩下这盒子里的一张了,那丹药不能用就算了,可符箓我总该能用吧。
  
  正在我想这些的时候,那邪僧化为一道残影对着我飞来过来,阿锦这个忽然幻化出一直巨大的白色鹰爪,然后对着邪僧的残影就拍了下去。
  
  “轰!”
  
  阿锦一击打空,直接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深坑。
  
  我再发三箭,三条火蟒直接把邪僧的残影逼退,于此同时安安也是飞快跳过来,它巨大的尾巴从上向下对着邪僧就劈了下去。
  
  那邪僧的动作极快,再次躲开,安安也是在地面上“轰”的一声打出一个深坑来,并未击中目标。
  
  几次跳跃那邪僧就到了我跟前,他挥拳向我打来,同时嘴里念叨了一句:“把那些丹药留下来!”
  
  我飞快捏了一个指诀,然后对着邪僧打了过去。
  
  我这一击,用的是基本八卦中的覆盌艮诀。
  
  “覆盌艮,千斤力!”
  
  我大喝一声。将刚才阴阳手吸收的所有阴气,以及我身体里原本就有的阴气灵气,全部一次性地打了出去,起威力的巨大可想而知。
  
  “轰!”
  
  我这一拳和邪僧打在一起,他的身体直接被我一拳给打飞了。
  
  就算是基本八卦,我全力发出,也是打出相当于仙级的威力了,当然也主要得力于我的相气中含有凰火和龙息两种逆天属性。
  
  在打飞那邪僧后,我便道了一句:“面对我,你没有胜算,你太弱了!”
  
  对一个鬼王级的鬼物道出这样的话,好像不是我这个玄阶五段的相师该说的。
  
  而我之所以变得这么热血沸腾,和刚才知道帝君仙圣关注这里也有一点的关系。
  
  我内心好像想要证明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