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915章 银狐和酒

第915章 银狐和酒

  那个道士带着张二亮上班的时候,自然不会穿道士袍子,就穿了一身酒厂的工作服,张二亮自然也是一样。

  酒窖在地下,入口位置有一个小房子,张二亮每天就在那边睡,白天的时候那个道士就和张二亮在小屋里面聊了很多的闲话,聊的话题太多,太碎了,张二亮也没有记下什么。

  张二亮为了能胜任这份工作。表现的很认真,可那个道士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除了和张二亮聊天根本没有教他什么。

  可到了晚上的时候,道士就说领着张二亮到酒窖里巡逻,一番巡视后,那个道士带着张二亮走到一个酒桶旁边,然后把酒桶的盖子拧开。

  张二亮当时就想,那个道士不会是想试探自己意识够不够坚定的吧,张二亮虽然爱喝酒,可还没到了偷酒喝的程度。

  所以张二亮心中就打定主意,不管那个道士一会儿对他说什么,他都要拒绝偷酒。

  过了一会儿,那个道士并没有喝酒,只是把那个酒坛子给掀开了。

  之后他领着张二亮走到一边,好像是在等什么东西来喝酒。

  这酒窖虽然是在地下。不过却是有一节漏在地表外面的,那一部分就留了几个换气的口。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换气口位置就“嗖”的一声蹿进一只银色的狐狸来,那狐狸四下看了几眼,然后又往道士和张二亮这边看了看。

  那个道士说:“喝吧,以后他会代替我在这里看着酒窖,他每天都会给你把一坛酒打开,让你喝个痛快,你只要记住别惹事就好了。”

  那狐狸点了点头,就直接拿开着口的酒坛子旁边喝酒去了。

  喝了一会儿,它的肚子就鼓了起来,无法再从换气口出去了,所以那道士便引着那狐狸从正门走。

  出了正门,那狐狸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在酒窖顶上爬了下去,它的身体懒洋洋的,泛着银色的光晕,怎么看怎么漂亮。

  那银色的狐狸在酒窖的顶晒了一会儿月光,大概十来分钟的样子,它就站起身,然后对着道士和张二亮这边点了点头,然后纵身一跳,就往酒厂外面跑去了。

  它跑的很快,宛若一条银色的弧线。

  正当张二亮自己惊讶的时候,他就回头看了看那个道士,结果那个道士也不见了。

  事后,张二亮就成了那酒窖的库管,那银色的狐狸每天都会来喝酒,有月光的时候,会在酒窖的顶上晒一下,没月光的时候,它就直接对着张二亮点点头离开了。

  张二亮也没有敢太过亲近那个狐狸。

  故事听到这里,我忍不住的打断徐铉问:“这些都是东北分局安排的吗,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你有问吗?”

  徐铉说:“自然有问的。他们的回答是这样的,当初东北分局的人在解决秦老遇到的那个案子的时候,曾经得到那只银色狐狸的鼎力相助,才得以脱险,暂时镇压住了正主。后来那银狐就提了一个条件,每天晚上给它准备一些高粱酒,让它足足喝上三十年,好像是用来治伤用的。”

  我又问徐铉,那正主儿到底是什么。他却摇头道:“东方分局给我开口要一张金符换这个消息,而且他们要的金符比较珍贵,所以交易失败,他们遇到的正主儿是啥,我一直不知道,需要我们自己去调查。”

  王俊辉在旁边也是问道:“那银狐喝了三十年酒之后呢?还有它的下落吗?还有这三十年里,难道从来没有人发现银狐偷酒吗,除了张二亮,还有对偷酒这件事儿,没人追究吗?”

  徐铉说:“这些肯定都是安排好的。不过还真有人发现过银狐偷酒的事儿,而且那人发现之后,偷偷的把酒架上的酒都往高处放了一点。”

  “那晚张二亮也是正好尿急,搬下一坛子酒放在地上敞口后,就去上厕所了。结果那个把酒放到高处的人偷偷回来,把酒又放了回去,然后在张二亮回来之前,就离开了。”

  “当晚那银狐过来,怎么也够不到那酒,在地上只打转,嘴里还发出‘呜呜’的声音,好像十分痛苦似的。”

  “见状,张二亮赶紧把酒又搬了下来,然后打开酒坛子赶紧给银狐说对不起。”

  “经历了这么多事儿。张二亮已经知道银狐是有灵性的,自然不敢怠慢。”

  “那银狐喝完酒,和张二亮一起出去,又在月光下晒了一会儿,就懒洋洋的离开了,好像根本没有生气了。”

  “第二天,那个阻止银狐偷酒的人,还去厂长那里打了小报告,结果处理结果是,那个人被开除了,而张二亮继续坚守工作岗位,直到三十年到期后,那银狐就再也没有出现过,那个酒厂也就慢慢地衰落,最后没过多久产业改革,然后酒厂倒闭了。”

  “张二亮也那会儿也正好赶上退休,就一直待在家里享清福了,现在他的身体还特别好,估计和照顾那银狐喝酒也有一点的关系。”

  听到这里我心中满是好奇,这是我最近听的故事中最完整的一个了。他把张二亮比较离奇的一生都讲了出来,不过这个故事还是会有很多的疑点。

  要解开这些疑点,就需要我们的后续调查了。

  说到这里,徐铉就问我和王俊辉:“怎样,这个故事是不是很离奇?”

  我说,是很离奇,不过离奇的事儿多了,该从何查起呢。

  徐铉笑了笑道:“不用担心,我们明天一早出发,前往北大荒,老田刚从那里回来,给我找到了不少线索,银色的狐狸它没找到,不过他却找到了一直赤色的狐狸,而且当地还有人见过那个赤色的狐狸在夜间炼珠。”

  炼珠?

  听到这里,我不禁怔住了,一般精怪类的东西可以炼珠,那就预示着其已经有了仙级的实力,是仙子或者妖仙之类的存在。

  那么那只赤狐,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狐仙了。

  其实所谓炼珠,就是嘴里吐出一颗珠子,让珠子吸收日月精华,到时候再把珠子吞回肚子里,以提升自己的修为。

  王俊辉在旁边也是好奇道:“本来以为是小案子,可现在看来都牵扯到妖仙了。事情不简单啊。”

  徐铉说:“如果简单我一个就搞定了,还让你们两个高手过来干嘛。”

  我这边则问徐铉:“你让我凰火气息感染那个杜立巴族公主的腿骨是何用意啊,故事讲完了,也没见你说这个啊。”

  徐铉道:“这个啊,因为我查到,我们要找到的那一部分骨架上面布满了火属性,而且极有可能是凰火属性,所以找到他们之后要拼接到一起,肯定也要一样属性的,到时候再慢慢养,不然先给你,让你养着,到时候我们找到了直接拼接在一起就好了。”

  我道:“可是我们还少了一个头骨,那头骨可是一副尸骸中最重要的部位了。”

  徐铉苦笑说:“这个我自然知道,不过现在还没有那头骨的下落,所以我说这次我们上昆仑,怕是凑不齐这杜立巴族公主的骸骨了,到时候我们只能试试运气,看看仙极洞里面的那个杜立巴族国王认不认这个了。”

  “如果认,我要不要那些宝物不宝物无所谓。能换回我的亲人,我就知足了。”

  显然在徐铉心里,他的亲人远比那些所谓的宝贝要珍贵的多。

  接下来我们没有再说下去,而是随便聊了一会儿,就准备休息了。我们明天一早出发。

  这次出发的时候,徐铉拒绝坐我的龙去,说要是开车过去,所以我们就要等到第二天早起出发,这段时间,徐铉正好能和秧墨桐多相处一会儿。

  徐铉也借机和秧墨桐这个孕妇好好告别一番。

  银狐、赤狐、内火、杜立巴族公主的遗骸,这个案子难不难暂时不知道,不过肯定十分的复杂。

  希望我们能顺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