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衣神算子

返回首页麻衣神算子 > 第931章 多事之秋

第931章 多事之秋

  次日,我们刚吃了早饭,徐铉就带着银狐和赤狐进山去了,他要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去给两只老狐狸封名,我问了一下徐铉准备给它们册封的名讳,也就没有跟过去了。

  徐铉说:“银狐的话,就叫上保银狐大仙,赤狐的话就叫上佑赤狐大仙。”

  怎么听都是很随便的两个名字。

  徐铉走后不久,半夜就出发往这里赶的蔡邧、海懿、素月和秋辰川等人也是全部赶了过来。

  只不过两只老狐狸跟着徐铉外出了,暂时没有在这边,我无法向它们介绍。

  蔡邧则是道了一句:“圣君,先不急,我们有些事儿要向你汇报一下。”

  蔡邧等人在成都耽搁了一天,他说的事儿应该就是其中的因由吧。

  在场都是我们自己人,所以我便让蔡邧直接说吧,这里的人都不用回避。

  这里西南分局的外人也就是王俊辉和林森,李雅静和小柽瀚在秧墨桐的房间。

  蔡邧点头直接说:“初一,我们在成都耽搁了一天,是我们在成都又抓了一只鬼物,那鬼物来自昆仑鬼宗,是长鬃鬼道的手下。”

  我不禁有些惊讶,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鬼物又是怎么处理。

  蔡邧就给我讲了这么一个故事。

  事情发生在成都的某条街上,在那里紧挨着有几家按摩房,而且是非正规的,主要从事财色的交易。

  这种按摩房在很多城市都有,电视上也经常报道,本不是什么稀奇的事儿。

  不过最近我们分局接了一个这样的案子,一个女人找师父看自己的丈夫,说是自己的丈夫有一天晚上出去,然后回来之后就变得傻乎乎的,魂不守舍的,怀疑是中邪了。

  处理这个案子的人正好是齐海洋和齐欢两个人,调查中齐海洋就发现那个男人少了一魄。

  他施展术法进行调查,最终发现那个男人少的一魄在一间按摩房里,而且那按摩房阴气很重,仿若里面从事财色交易的不是人,全部是鬼物似的。

  齐海洋四下打听了一下,也才知道,那家按摩房是最近新开的,老板是一个张月姣的中年女人,据说是这一行的老鸡头了,先后几次被铺入狱,出狱后又开始重操旧业。

  这已经是第三次重新干这行了。

  为了一探究竟,齐海洋当晚就去那边进行了调查,结果他就发现晚上那个屋子里阴气更重,有成年男人走到那按摩房门口的时候,就会忽然愣一下,然后转头呆呆傻傻地走近按摩房。

  有些男人从里面出来,虽然看起来三魂七魄不少,可是阳气却瞬间少了大半,甚至有些人精元还会受损。

  但是出现丢魄的人却是没有。

  不管怎样,那里面有鬼,齐海洋自然不能坐视不理。

  所以等到深夜,街道上没什么人的时候,他就捏着几张符走了过去。

  这按摩房里都是一些小鬼,几张符箓下去,就被齐海洋全部给收拾了,同时齐海洋也是找到了那个男人丢失的一魄,是被其中女鬼放到自己的身体中进行饲养。

  听到这里,我不由好奇问:“鬼养魄!?”

  蔡邧点头说,是!

  鬼物本身是不能产子的,不过有些鬼物死之前是孕妇,其发生意外死亡后,胎儿没有形成鬼物。

  而孕妇的母性极强,没有了孩子心里就多出一种执念,所以她就会勾去别人身上一魄,然后放到自己的体内去养,等养够十个月后,魄有了形,那便成了一个只有魄的鬼物。

  魄能形成鬼,我不是第一次听说,不过我都是听说魄和地魂,或者命魂结合取代其中一魂形成鬼物,可是直接由魄养成的鬼物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所以我就有些好奇,蔡邧指着秋辰川说:“这些都是辰川前辈告诉我的。”

  秋辰川也是点头道:“没错,鬼生鬼这种事儿很少见,可以说十分之一鬼物中可能才会出一个,就算偶尔有那样的孕妇鬼物出现,它们孕育魄鬼也都会失败,成功的很少。”

  “可是一旦成功了,那魄鬼成长将会极其逆天,将来必成大害。”

  我点了点头,然后问这件事儿是怎么处理的。

  蔡邧继续讲,齐海洋把这些鬼物抓起来后,本想着这个案子就完结了,却不料有只更厉害的鬼物出现,把孕妇鬼给抢走了,而且还把齐海洋给打伤了。

  那天正好秋辰川在成都,他感觉到异样后就飞快赶了过去,并拦下了那个鬼物。

  结果秋辰川就发现,对方是来自昆仑鬼宗,而且是一个鬼王级别的神通。

  秋辰川也没有手下留情,一番恶斗下来,他把两个鬼物全部给斩杀,并救回了那个男人的一魄,当然那一魄受损很严重,依旧彻底变成傻子了,救不回来了。

  为了确定成都没有其他昆仑鬼宗的爪牙,所以蔡邧就在成都进行了一次大搜索,这才耽搁了一天。

  听到这里,我不由皱起眉头道:“这鬼宗的人是怎么回事儿,竟然不顾我上次的警告,还敢来我们西南闹事,是当真不把我这个五鬼圣君放在眼里啊。”

  蔡邧在旁边道:“的确,如果昆仑鬼宗隔三差五就在咱们西南这么闹上一下的话,肯定会大大增加咱们西南灵异事件的发生量,到时候咱们西南可能会成为最不稳定的地区,对我们西南分局的名誉影响很大。”

  素月在旁边补充说:“成都是咱们的大本营,那鬼宗尚且敢如此猖狂,那其他的地方呢?我觉得其他地方肯定还有鬼宗的爪牙,我甚至觉得这鬼宗在向我们西南分局宣战。”

  宣战?

  如果真是这样,那我这次上昆仑定要灭了那鬼宗。

  我说,让蔡邧、海懿和素月加紧西南各个地方的排查,一旦发现昆仑鬼宗的鬼物,而且还做了歹事,那便格杀勿论。

  蔡邧说:“我已经吩咐下去了。”

  这还真是一个多事之秋啊。

  王俊辉也是在旁边道:“那鬼宗竟然纵容鬼物危害人间,实在是悖逆大道!”

  我从王俊辉的眼中也是看到了一些杀意。

  我们正在说这些事儿的时候,田士千就到西川这边,来人通报之后,田士千就到了大厅这边。

  简单打了招呼,那便问我:“徐铉呢?”

  告诉了田士千之后,他也没细问,就问我们在商量什么事儿,一副很严肃的样子。

  我也是把事情给田士千又说了一遍。

  听我道完,田士千“嘶”的吸了一口凉气说:“看来你们西南分局和昆仑鬼宗之间必有一战啊。”

  我苦笑了一声没吭声。

  没过一会儿徐铉带着银狐和赤狐就回来了,我也是赶紧把两只老狐狸介绍给了蔡邧等人。

  这两只老狐狸回来的时候,都是化人过来的。

  银狐依旧是白衣书生的装扮,而赤狐这次则是穿了一身蓝衣,容貌没有多少变化,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多出了一份娇羞,而不是之前红色衣服那般张扬和泼辣了。

  打了招呼之后,我脑子里闪过一些灵光,便对两只老狐狸说:“正好,我们西南现在有一个大任务,需要两个大能神通者,我交给你们如何。”

  两只老狐狸问我是什么任务,我就把刚才昆仑鬼宗在我们西南做的一些恶事说了一遍。

  之后我才道:“所以我给你的任务就是带着一些我们西南的精英弟子,在全西南的范围内搜捕鬼宗的鬼物,凡是做过恶事的直接灭杀,还算善良的直接送走,送不走的也直接灭杀了。”

  “我让那鬼宗的鬼物在我西南再无立足之地。”

  听我这么说,两只老狐狸相互看了一眼,然后同道了一句:“谨遵圣君法旨!”

  额,我怎么忽然觉得自己又成了魔教教主了?

  东方不败?任我行?

  我看,我还是任我行好了。

  事情都吩咐好了,该办的事儿我们也都办完了,便准备动身再去东北。

  这次去东北徐若卉肯定是要跟着,我答应过她,以后案子都要带着她。

  至于秧墨桐,有孕在身,自然不能再跟着四处颠簸,所以就要留在西川。

  李雅静带着小柽瀚也是留了下来,在这边陪着秧墨桐。

  所以我们东北之行的人选就确定了。

  我、徐若卉、贠婺、徐铉、田士千、王俊辉林森,当然还有我的五鬼、康康和真龙。

  在去东北之前,我也是给萧正又打了一个电话,他就给我们说了一个地址。

  一听那个地址,我不由怔住了,因为萧正现在住的地方,竟然和徐铉是一个小区。

  当晚在小区附近找了一个偏僻的地方落下,然后步行回小区,此时萧正已经在徐铉的楼下等我们了。

  他的背后背着一块石头,我知道那就是装着我混沌之火的那个石盘。

  所以我心里立刻动了心思,现在好不容易见到萧正,正是我把那混沌火凰给熄灭了的好时机。

  萧正似乎也是看透了我的心思,对我笑了笑道:“初一,我们现在可是合作伙伴,你打我身上东西的主意似乎不太好吧。”

  我经过一番探查,就发现,我的混沌火凰似乎已经不在那个石盘里了,所以微微一笑说:“看来你早有防备了。”

  萧正道:“初一,我很了解你,所以我早就有了防备。”

  接着萧正又道:“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直接出发吧,这件事儿宜早不宜迟,在路上我会把事情给你们详细讲一遍。”

  萧正虽然看起了很平静,可在我强大的心境之下,我却发现他心中已经迫不及待了,我觉得萧正想要的不只是解厄之水。